640 (5).jpg


【逃離北上廣】是一個不退流行的熱門話題,近日此文甚為火爆,兩天之內從北京延燒至全中國。


此文也引出了大量的反駁文,有趁熱搭便車也有認真反駁者,不少正規媒體也發文批判。


下圖可見,在中國大陸一旦某個詞彙火了....

640.jpg


(本文文末,附上幾篇反駁文。)


以下內容就是這篇爭議文,來自微信自媒體【張先生說】(微信id:zhangxianshengshuo) 


作者:張五毛


(原文已遭刪除)


1、北京沒有人情味


經常被外地朋友批評:北京人錢多裝逼不熱情。都到了同一個城市,幹嘛不一起聚聚?幾十年的交情,還不把我送到機場?事實上,北京人很難像外地人一樣熱情——來去接送,全程陪同,北京人真的很難做得到。


北京人很忙,忙到晚上11點,還在三環路上堵著;北京社交時間成本真的太高,高到從石景山去通州吃飯,還不如去天津來得快;北京真的太大,大到根本就不像一個城市。


北京到底有多大?它相當於2.5個上海,8.4個深圳,15個香港,21個紐約,27個首爾。2006年,張先生來北京,地鐵只有1號,2號,13號線,現在的北京地鐵到底有多少條線,不用百度還真記不住。10年前我坐著公交去找工作,拒絕去四環外的公司面試。現在,京東、騰訊、百度這些大公司都在五環外。


外地朋友來了北京,以為我們就很近了,實際上咱們不在同一個城市,咱們可能是在若幹個城市,它們是中國海澱,中國國貿,中國通州,中國石景山……如果以時間為尺度,通州人和石景山人談戀愛就算是異地戀,從北五環來趟亦莊就可以說是出差。


十年間,北京一直在控房控車控人口,但這塊大餅卻越攤越大,以至於西安的同學給我打電話,也說自己在北京,我問他在北京哪裡?他說:我在北京十三環。


北京是個腫瘤,沒有人能控制它的發展速度;北京是一條河流,沒人能劃清它的邊界。北京是一個信徒,只有雄安能將它超度。


北京的人情淡簙不只是針對外地朋友,對同處一城的北京朋友同樣適用。每次有外地同學來京,聚會時外地同學會說,你們在北京的應該經常聚吧?我說,你們一年來幾次北京,我們差不多就聚幾次。


在北京,交換過名片就算認識;一年能打幾個電話就算至交;如果還有人願意從城東跑到城西,和你吃一頓不談事的飯,就可以說是生死之交了;至於那些天天見面,天天聚在一起吃午飯的,只能是同事。


2、北京其實是外地人的北京。


如果要讓中國人評選一生中必去的城市,我相信大多數人會選擇北京。因為這裡是首都,這裡有天安門,有故宮,有長城,有幾百家巨巨小小的劇院。話劇歌劇傳統戲,相聲小品二人轉,不管你是陽春白雪,還是下裏巴人,都可以在北京找到屬於自己的精神食糧。但這些東西其實和北京的人沒多大關係。


走進北京各大劇院,十個人裡面有六個人是口音各異的外地人,還有三個是剛來北京,沒新鮮夠的文藝青年,最後剩下一個是坐在角落裏刷手機,熬時間的北京地陪。


來京11年,我去過11次長城,12次故宮,9次頤和園,20次鳥巢。我對這個城市牛逼的建築,悠久的歷史完全無感。登上長城,只會想起孟姜女,很難再升騰起世界奇跡的民族豪情;走進故宮,看到的只是一個接一個的空房子,還沒我老家的豬圈生動有趣。


很多人一提北京,首先想到的是故宮後海798,是有歷史有文化有高樓大廈。這些東西好不好?好!自豪不自豪?自豪!但這些東西不能當飯吃。北京人感受更深的是擁堵霧霾高屋價,是出門不能動彈,在家不能呼吸。


3、北京是終歸是北京人的北京。


如果說北京還有那麽一點煙火味的話,那麽這煙火味屬於那些祖孫三代都居住在這個城市的老北京人。這煙火味是從老北京人的鳥籠子裏鑽出來的,是從晚飯後那氣定神閒的芭蕉扇裏扇出來的,是從計程車司機那傲慢的腔調裏扯出來的……


老北京人正在努力為這個城市保留一絲生活氣息,讓這個城市看起來,像是個人類居住的地方。


老北京人的這點生活氣息是從基因裏傳下來的,也是從屁股下面五套房子裏升騰起來的。當西城的金融白領沉浸在年終獎的亢奮中時,南城的北京土豪會氣定神閒地說,我有五套房;當海澱的碼農們敲完一串代碼,看著奶茶的照片,幻想自己成為下一個劉強東的時候,南城的北京土豪會氣定神閒地說,我有五套房;當朝陽的傳媒精英簽完一個大單,站在CBD落地窗前展望人生時,依舊會聽到南城土豪氣定神閒地說,我有五套房。


沒有五套房,你憑什麼氣定神閒?憑什麼感受生活氣息?憑什麼像北京大爺一樣逗鳥下棋,聽戲喝茶?


在北京,沒有祖產的移民一代,註定一輩子要困在房子裏。十幾年奮鬥買一套鳥籠子大小的首套房;再花十幾年奮鬥換一套大一點的二套房,如果發展得快,恭喜你,可以考慮學區房了。


好像有了學區房,孩子就可以上清華上北大,但是清華北大畢業的孩子依舊買不起房。那時候,孩子要麽跟我們一起擠在破舊的老房子裏,要麽從頭開始,奮鬥一套房。


4、2015年,電影《老炮兒》熱映,朋友圈裏有好多人吐槽電影裏六爺的北京味。我深有感觸。


來北京十多年,我拒絕去五棵松看首鋼,拒絕去工體看國安,因為沒有發自肺腑的熱愛,也學不會京腔國罵。但在北京久了,你會和老北京人達成某種和解。對他們有了更立體的了解,就沒法再把他們簡單地標簽化。


事實上,不是所有的北京人都排外,我身邊就有很多友好的北京土著;也不是所有的北京年輕人都不求上進,坐享其成,大部分的北京年輕人和我們一樣勤奮。


你可以不喜歡《老炮兒》,不喜歡北京人的自大京罵吹牛逼,但你得尊重他們,就像尊重東北人戴金項鏈,尊重山東人吃大蔥一樣,這就是人家的文化和學性,不能入鄉隨俗,至少也得敬而遠之。


有一次打車去林萃路,怕師傅不認識路,我打開導航準備幫師傅找路。師傅說不用導航了,那地方我知道,30年前那裏是個面粉廠,十年前面粉廠拆了,建成了保障房。我說,你咋這麽清楚?師傅滿臉憂愁地說,那是我老家。


我從師傅的話裏能聽出一絲鄉愁和怨恨,北京對於新移民是站不住的遠方;對老北京人卻是回不去的故鄉。


我們這些外來人一邊吐槽北京,一邊懷念故鄉。事實上,我們的故鄉還回得去。它依舊存在,只是日益落敗,我們已經無法適應而已。但對於老北京人而言,他們的故鄉才是真的回不去了,他們的故鄉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生物理上的改變,我們還能找到爺爺當年的房子,但多數北京人,只能通過地球經緯度來尋找自己的故鄉。


有人說,是我們外地人建設了北京,沒有外地人北京人連早餐都吃不上;是因為大量的外來人口抬高了北京的屋價,造就了北京的繁華。但是你想過沒有?老北京人也許並不需要這繁華,也不需要我們來抬高屋價,他們和我們一樣,只需要一個說青水秀,車少人稀的故鄉。


5、今年,北京核心城區開始治理開牆打洞,越來越多的小商店、小飯店、小旅館被迫關門,越來越多低端行業的從業者被迫離開,這種脫衣服減肥的管理方式讓北京在高大上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但它離生活便利的宜居之都卻越來越遠,離包容開放的城市精神越來越遠。


那些追夢成功的人正在逃離,他們去了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美國西海岸。那些追夢無望的人也在逃離,他們退回到河北,東北和故鄉。


還剩下2000多萬人留在這個城市,假裝在生活。事實上,這座城市根本就沒有生活。這裡只有少數人的夢想和多數人的工作。

640 (3).jpg



以下摘錄一篇也很紅的反駁文,來自微信自媒體【四九城】(微信id:sijiucheng2014)。


標題:你欠所有的北京孩子們一人五套房


作者:H.L.

(前略兩個作者寫的案例)

他們在你們的眼中,應該是悠然自得的扇著蒲扇,鬥著蛐蛐兒,提拉著鳥籠子,每天都能吃得上烤鴨子的北京土著吧。

 

他們,我的意思是,輝子、傑哥、我、還有那位口音清澈悅耳的的哥...我們,應該都有祖上傳下來的五套房。那樣的話,我們半夜三點起床的唯一原因,應該是去夜店消費,而不是工作;我們玩兒Freestyle的每一句話,應該都帶著Money,rich,pussy,法拉利和蘭博基尼吧。

 

說實在的,作為一個微信公號的運營者,我能理解(雖然不能認同)某些公號的文章刻薄而無恥的原因:為了表達和論證某種立場,你必須給自己論據的全體貼上標簽。就好比我想說蘋果不好吃,那可能是因為我的個人偏好原因,甚至可能因為蘋果砸了我的頭惹得我生氣,我就必須要把「所有的蘋果都是不好吃的」這樣一個完全不合乎邏輯的觀點加以證明。所以,你顯然無法說服那些喜歡蘋果的人,因為他們應該比你更加了解蘋果一點。

 

很久以前,當四九城還是一個偏激,狂躁,希望操天操地操空氣的公眾號的時候,我也幹過以同樣偏激的腔調Diss某篇文章的事情。關於北京和外地,關於國安和申花,關於拆遷和改革,關於什麼A和什麼B。但當我們開始假裝溫情脈脈地講故事的時候,我想說的是,這世界上本沒有那麽多的兩極,全他媽是被腦子有病的人瞎扇乎出來的。

 

這就好比——我不論你想說明什麼,似乎你的說法,只有存在「每個在北京有追求,有歸屬感和情懷的北京孩子,家裏必須有五套房」的事實才成立。

 

那麽,你真的欠所有還在半夜起床就工作,為著生計而奔波的北京孩子們...每人啊,我是說每人,五套房。


640 (4).jpg


以下是新華社引用的一篇反駁文,原文來自微信自媒體【叔的刀法】(微信id:lifang19680320)。


標題: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 爭論背後都有什麼?


作者:李方


北京到底是外地人的還是「有五套房的老北京」的,這話題有足夠理由成為爆款。爭論我就不摻合了,但想說說北京未來是誰的。


北京現有常住人口2200萬,有北京戶口的估計有1400多萬。這次爭論,並不是針對所有北京戶口的,而是老北京,也就是祖輩傳下「五套房子」那些人。其實也是偏見,並非所有老北京都有好多套房。太太這兩天跟我念叨她的朋友家裏拆遷的事好多遍了,只能置換一套房,七大姑八大姨還都要插一腳,那姑娘每天早晨上班都先哭一鼻子。無論如何,這樣的老北京人數,據統計剛解放的時候有400萬,現在滿打滿算估計七八百萬吧。還有同樣數量的北京戶籍人士,像我這種,要麽幾十年前父母那一輩分配到北京的,要麽是自己奮鬥來的,很幸運這次沒在被懟之列。其實我們這些人也一樣會想,北京到底是誰的?


空談無益,還是從前幾天廣州一條消息說起:廣州將實行租售同權政策,擁有住房和租房的同等享受入學待遇。這個消息當時也是瞬間引爆了,雖然還只是廣州,但上海北京翹首以盼啊。期待很快也會推廣到所有一線城市。反對者認為將會推漲房租,更要命的是教育資源將不再按照戶籍來分配,而是給到任何出價高者——只要你付得起學區房的房租。


還記得發生在春天的爭吵和哭喊嗎?北大清華的畢業生居然買不起一套北京的學區房!以後應該不用哭喊了,你買不起沒關係,只要你租得起。未來政策往這方面調整應該是大機率事件,你只須等待。


這說明什麼?說明解決北京戶口問題的大方向:淡化北京戶籍制度,代之以經濟杠桿,只要你有本事,或者自信未來會有本事,你就可以逐步享有過往只有「北京人」才有資格享受的各種資源和便利。


具體來說,其實核心目標只有一個:教育資源不再以戶籍來分配,而是由支付能力再分配。至於北京戶籍的其他便利,醫療、社保、養老等等,只要解決了教育問題,這些都是容易解決的次要問題——誰讓我們中國人這麽在乎孩子的。


因此,「北京未來是誰的」,答案也就很明顯了:北京將是所有人的,但終歸屬於更有能力、更能奮鬥因而也更有錢的那些人。


這是古往今來世界各地的普遍趨勢啊!有野心肯奮鬥對未來充滿信心的家伙們,不斷湧入資源最集中機會最多收入最高的大都市,難道不是萬古不變的事情嗎?白居易的故事咱們就不講了,紐約倫敦什麼時候說過沒有戶口你不能來啊,否則人生奮鬥還有什麼意義?


如果不行,那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改變它難道不是必須的嗎?雖然我是北京人,享受戶籍帶來的種種便利,但我知道,這種不公平不合常理的事情,終究要改變的。


同時,「有五套房的老北京人」必然會在變革中受到衝擊。他們中間能力強肯奮鬥的也就罷了,倒是那些能力差些、運氣差些的,恐怕會被逐漸擠出城市核心。因為經濟杠桿取代戶籍便利,必然持續推高北京的生活成本,很大可能未來你還真的就住不起北京了,哪怕你手上握有祖傳房產。靠祖輩吃飯的老北京很可能就這樣被擠出被分流,為更野心勃勃對未來更自信的新人讓出位置。


或許,這就是未來十年二十年北京、上海、深圳將會持續發生的故事。沒什麼可以爭吵的,這是大趨勢,也是人類歷史上一直在發生的事情,只不過我們要讓它重新發生。

640 (2).jpg



以下是中國新聞周刊的反駁文。


標題:在北京的我,從不假裝生活


作者:田納西


去年周刊君做過一場名為「我所理解的善意」徵集,有一位網友是這麽說的:

 

我所理解的善意,是不隨意給別人貼標簽。

 

收獲點贊無數。

 

「貼標簽」就像是一種簡單粗暴的人臉識別,在無法深入了解一個人或一件事的情況下,用最快的速度,把人或事物歸入一個名類。

 

這兩天,在朋友圈裏刷屏的《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就是這樣一篇粗暴式貼標簽的文章。

 

根據統計,截止到2016年,北京市常住人口達到2172.9萬人。也就是說,這篇文章一下子把90%生活在北京的人都拍死了。

 

它給這2000萬人以及這座城市,生搬硬套貼上的標簽有:

 

北京南城土豪有五套房,老北京人氣定神閒的生活氣息,是從屁股下面五套房子裏升騰起來的;


長城不好玩,故宮沒意思;


北京沒有人情味,你看北京太大,交通成本太高,同處一城的朋友一年都聚不到幾次;


這座城市根本就沒有生活,只有少數人的夢想和多數人的工作。

 

光是第一點,很快就有北京人跳出來反駁。一個北京人撰文《你欠所有的北京孩子們一人五套房》瞬間成為10萬+的爆文。他說自己半夜起來工作,為生計奔波著;以及還有很多生活在大雜院的北京人,他們的夢想特別樸素,就是「搬進大高樓」。

 

我的同事裏也有北京人,她說環視下周圍,包括祖傳、拆遷、炒房,有五套房的北京土著簡直是鳳毛麟角。

 

不管是不是北京人,大家更為憤怒的是,文章裏提到在北京「沒有五套房,你憑什麼氣定神閒?憑什麼感受生活氣息?憑什麼像北京大爺一樣逗鳥下棋,聽戲喝茶?」

 

悠然自得的提鳥籠溜狗子,是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的生活,有五套房不用上班的北京人可以這麽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也可以早起這麽做,和有沒有五套房有半毛錢關係?

 

再說第二點,原文裏說「走進故宮,看到的只是一個接一個的空房子,還沒我老家的豬圈生動有趣。」想必作者肯定不怕臭氣沖天,不怕滿腳豬屎,既然如此,不是最應該好好待在老家的豬圈裏玩耍,哪兒都別去。

 

往下推斷,豬圈也肯定比作者眼中的北京更有人情味。豬還會拱人,見到人哼哼叫,但在北京的人會因為交通時間成本太高,「外地的朋友來了,都不願意接送機」;「只有生死之交,才可能願意從城東跑到城西,和你吃一頓不談事的飯。」人情淡薄啊。

 

可是作者忽略了一點,難言聚首不僅僅是因為物理空間的距離,心裡的距離才是真正的距離。當你抱著功利的心態,計較著見朋友的路上又消耗了多少時間,又怎能贏得純粹的情誼呢?

 

我和好朋友,一人住西城,一人住房山,兩地地鐵需要一個小時,但我們會選擇一個中間地聚會。你看,對於想見面的兩個人,辦法總是會有的。

 

不是北京沒有人情味,而是你沒有人情味。更不用說北京的計程車司機,地鐵引導員,胡同裏的大爺,廣場舞上的大媽,隨便向他們問個路、請教個事,都能和你侃上半天。

 

最後,文章讓北漂的我,憤怒得想拍桌子的是這句話:

 

追夢成功的人去了國外;追夢無望的人回到了故鄉。還剩下2000多萬人留在這個城市,假裝在生活。事實上,這座城市根本就沒有生活。這裡只有少數人的夢想和多數人的工作。

 

作為兩千萬分之一在北京的人,

 

憑什麼說我們假裝在生活?

憑什麼說我們根本沒有生活?

憑什麼把負能量無限放大?

 

或許我們當中的許多人,都曾對北京冗長的上班旅程、高昂的屋價、糟糕的空氣感到失望。但我們依舊相信,相比於小城市,北京有更公平的機制,讓努力的人獲得他夢想的資源。

 

我們從來不相信有什麼錢多、活少、離家近的工作,更願意選擇認真打拼的生活,甚至為此加班到深夜。我們的心裡還有一團火。

 

只有那些喜歡抱怨又沒有能力改變的人,才會被《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所渲染的情緒所觸動,並從文章中得到安慰。

 

白巖松說,有時候我們活得很累,並非生活過於刻薄,而是我們太容易被外界的氛圍所感染,被他們的情緒所左右。

 

對於那些來到北京,又不接受北京運行規則的人,我們想說:

 

別矯情了。選擇什麼樣的生活都是自己願意,沒人拿著槍逼著你就範。

640 (6).jpg

以下重點摘錄微信自媒體【撕蛋】(微信id:stud178)


標題:北京,有2000萬人在勇敢生活


作者:小日


與其說《北京,有2000萬人在假裝生活》,

不如說,北京,有2000萬人在勇敢生活。

 

在我眼中,生活與活著最大的不同,就是熱情、希望、夢想,和認真的工作。

 

事實上,我見過很多人的認真,雖然這個城市不是那麽讓他們滿意,但他們卻是很認真,他們從來不對北京失望過,而是積極尋求更優質有效的解決辦法。

 

在我眼中,北京,有2000萬人在勇敢生活,他們很不容易,但他們從來沒有放棄。

 

這些堅守北京、留駐北京的人,沒有一個是對北京失去信心的。

而那些天天抱怨卻不曾離開的人,本質和立牌坊的婊子沒區別。

 

所以,我最想說的是:

 

恰恰是我們還能愛這個城市,

恰恰是我們選擇繼續生活在這裡,和糟糕的氣候對抗,和擁擠的交通對抗,和笨拙不堪的城市病對抗。

所以,這個城市,才依然有希望。

 

畢竟,人在,一切都在,方法永遠比問題多。

因此,我恰恰覺得那些願意把生命浪費在北京的人、那些把青春獻給北京的人、那些願意在北京生活一輩子的人,那些有骨氣的老北京人們,簡單、清澈,又可愛。

 

因為他們心中始終堅信城市會有好轉的那一天,他們日以繼夜地體驗著這個城市的變化,他們與這個看起來有點老卻等待重新復活的城市同呼吸共命運,他們雖然偶爾吐槽,但依然馬不停蹄地希望這個城市好點,他們始終期許著和等待著一個很遠或者很近的未來。

 

所以,有什麼比與這個城市同生死更讓人覺得驕傲的呢?

這樣的驕傲,來自一種底氣。

這個底氣就是:

 

這個時代、這個世界再他媽糟爛,北京再差,依然有人用100%的熱忱投入這個城市的建設中,用100%的能量維護這座城市的體面與尊嚴。

 

只不過,在每一個深夜無眠的夜裏,我們總是自己給自己鼓勵。

生怕,稍微一鬆懈,這個城市的新生之光就來得要晚一點。

 

我們特麽就是很愛北京,怎麽了?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