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70801124852.jpg

本文來源:新京報

本文作者:胡印斌(媒體人)

與其限制菲傭進入,使之只能以「打黑工」的狀態存在,進而滋生諸多管理難題,還不如轉換思路,開放家政市場,允許菲傭進入。這樣既能滿足國內家庭的需求,又能促進家政服務水準提升。

據新加坡媒體報導,菲律賓勞動就業部7月30日發布一份報告稱,中國打算聘請菲律賓家政服務人員前往中國5個大城市就業,並承諾給予這些菲傭很高的工資,月薪或高達1.3萬元人民幣。這5個城市中包括了北京、上海和廈門。

新京報記者向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電話求證,得到的答覆是:我們還沒有得到這個信息。

儘管尚無明確消息,而且,要保證菲傭達到1.3萬元的消息,也不靠譜,但菲傭要來了的消息,還是迅速引發輿論關注。

近年來,陸續已有不少菲傭進入國內,只是囿於相關法律規定,這些人並未取得公開身份,而是以「打黑工」的方式為雇主提供服務。據媒體報導,早在2011年,在深圳從事高端家政服務的菲傭就達到千人之多。


菲傭「地下市場」的紅火,與菲傭在業界的良好口碑有關。

作為菲律賓的「國家名片」,菲傭被稱為「世界上最專業的保姆」,不但精通插花、清潔、烹飪等基本家政服務,還掌握了各種急救知識,有的還專門學習了心理學。菲傭還能流利地用英語與雇主進行溝通,並從事少兒英語早期教育,這也是菲傭的最大優勢。

此外,國內市場的剛性需求,也是菲傭受歡迎的重要原因。當下,不僅在華外籍高層次人才願意請菲傭,國內富裕階層也越來越需要高層次的家政人才。

特別是,不少家庭希望從小就培養孩子學習英語,願意花錢為孩子營造一個英語交流的環境。很簡單,如果本土保姆也具備相應的職業素養和職業技能,誰願意花高價找一個菲傭呢?

事實上,中國家庭的「保姆之痛」遠不止此。此前引發廣泛關注的杭州保姆縱火殺人一案,儘管只是一個極端事件,卻也暴露出國內保姆市場的諸多痛點。當下大城市的保姆,一定程度上存在著價格高、技能低、服務差、流動性高、專業性缺失等問題。不要說英語,不少保姆連普通話都說不好。

一邊是巨大的市場需求,一邊卻是並不成熟的產業供給。這種「不均衡」狀態的改變,有待於從業者自身的努力、行業的整體提升,也需要政府的引領、扶持與規範。

而在這個過程中,具有專業化、職業化優勢的菲傭,或將成為攪動市場的「鲇魚」,刺激國內家政行業積極行動起來參與競爭,從而提供更優質的服務,滿足市場需求。

其實,早在這一消息公布之前,上海市已經有所行動。據報導,2017年3月,上海浦東警方就為一名菲傭辦理了該區首張加註「家政服務」的居留許可證。儘管這項便利只是「允許外籍高層次人才聘雇外籍家政服務人員」,但其所傳達出來的市場開放信號令人期待。

與其限制菲傭進入,使之只能以「打黑工」的狀態存在,進而滋生諸多管理難題,還不如轉換思路,開放家政市場,允許菲傭進入。這樣既能滿足國內家庭的需求,又能促進家政服務水準提升。

當然,也該看到,以往只出現在影視劇的「菲傭」真的要來了,種種「不適」也會如影隨形。不僅國內家政行業會出現變局,相應的社會生態也隨之會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這是未來需要面對的。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