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ncn-20170530023956112-0530_05011_001_01p.jpg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記者:定軍

根據民政部數據,中國市轄區數量從2000年的787個,增至2014年的897個,縣級市則從400個下降到361個。

新一線城市正在擴城。

繼8月11日浙江省公布杭州臨安撤市設區後,又有青島即墨撤市設區的消息傳來。

8月15日上午,即墨市副市長宋宗軍作客青島廣播電視台行風在線時明確表示:「關於即墨撤市設區,已遞交國務院,但是目前未收到批復文件,有最新消息會第一時間通過媒體向社會發布。」

近年來,中國大城市縣(市)改區步伐進展很快,根據民政部數據,全國市轄區數量從2000年的787個增至2014年的897個,縣級市則從400個下降到361個。而在2016年,就有西安戶縣、成都郫縣、上海崇明縣、大連普蘭店市,分別改為城市市轄區。

此前,成都、長沙、武漢、西安、杭州、青島等城市,因為經濟增速比較快,發展潛力大,被稱為新一線城市。在撤縣設區的熱潮中,這些城市也走在前列。

陜西省城市經濟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寶通表示,國內大城市,尤其新一線城市發展到目前階段,越來越受發展空間限制,具有對外擴張的客觀要求,市(縣)改區將為城市發展提供更大的空間。

「新一線」城市擴城

一線城市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均已實現「無縣」大都市。其中,北京到2015年下屬的縣均已改區,上海最後一個縣崇明,也在2016年改區。

而「新一線」城市中,這一節奏也在加快。

其中,中部唯一的副省級省會城市武漢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就實現了「無縣化」,目前武漢共轄有13個區;2013年2月,南京行政區劃調整方案獲批,溧水縣、高淳縣撤縣設區,南京由原11區2縣,精簡為11區。

成都於2015年至2016年,實現郫縣和雙流撤縣設區,並在2016代管簡陽。2016年西安撤戶縣設鄠邑區,2017年代管西鹹新區。

更多城市撤縣(市)設區正在推進。

近期除了青島傳出即墨撤市設區的消息,山東也在推進濟陽縣改為濟南的市轄區。2016年5月,山東省城市工作會議明確未來4年將積極推進撤縣設區、撤縣改市等措施。會議提出,山東的兩個副省級城市:濟南和青島要做領軍城市,通過撤縣(市)設區形成組團型城市,從而提高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

而湖南省人民政府公開的一份2017年6月的答復指出, 長沙市已經向省政府提交長沙縣撤縣設區申請,改區後,長沙縣能更好的融入長沙市大都市圈,邁向城市化和工業化發展新台階。

中國社科院城市所研究員牛鳳瑞認為,一些特大城市將縣或者市改區,會大幅增加用地空間,為產業發展提供了布局條件,這些城市規模和經濟總量擴大,則話語權也增加了。

比如臨安面積3124平方公裏,即墨面積1780平方公裏,長沙縣1749.9平方公裏,改為城區後,可以大幅增加所在城市的發展空間。

各個城市也是不斷通過擴大城區面積範圍,使經濟總量做大,對外輻射能力增強。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有的地方沒有改變行政區劃,但是實施了代管,比如西鹹新區為西安代管,簡陽為成都代管,這使得這些地區地區生產總值和人口可能會算入西安和成都。


中心城市輻射力是關鍵

各地撤市(縣)設區後,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做大區域核心城市群。

華東師範大學城市與區域規劃研究院院長曾剛認為,縣和區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規劃權和建設權,改成區後,把規劃權和建設權上收,有利於大城市在自己的轄區內進行統一規劃。

同時,大城市城區面積增加,對於新型城鎮化水平提升也有幫助,可以實現更協調的發展。「比如縣改區後,基礎設施和教育等公共服務水平都可以得到提升。」曾剛說。

張寶通認為,是否改區應該因地而異。一般來說,縣主要有廣大的農村地區和農村人口,而區則按照城市化管理,契合城鎮化發展的要求。在這方面,一些大城市像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和杭州、武漢等新一線城市,本身市中心經濟發達,具有強大的輻射力和擴散力,周圍的縣改區之後,發展遠遠大於縣域自我發展的利益。

也有專家指出,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直轄市可以將更多的撤市改區,這可促進經濟平穩增長。但是一些三四線城市,經濟並不發達,人口總量少,對外輻射能力差,特別是一些地級城市,這些城市撤市(縣)改區,對經濟的促進作用有限。

曾剛認為, 一些縣(市)改區,並不一定要搞大開發。比如上海的崇明島,從縣改為區後,堅持生態優先的發展思路,不一定是要搞大規模的土地開發。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