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互為手眼,在荒灘栽樹萬棵的河北殘疾老哥倆嗎?

他們的故事:

>CNN報導了兩個中國農民引發迴響;一盲一殘卻種出十多萬棵樹(附影片)。



以下內容來源:網易新聞

去年(2016)一場大洪水,將哥倆15年苦心栽下的上萬棵樹全部沖毀,損失數十萬元。

15年苦心經營,不料毀於一旦,哥倆也曾幾近崩潰。

但在現實面前,他們被迫選擇接受,選擇重頭再來。只是這一回,他們幾乎拒絕了所有媒體的約訪。

他們正試圖以一種低調的姿態,淡出輿論。以便能在下一次大樹長成之時,自由、從容地將之砍伐變現。
CS4H95MM00AO0001NOS.jpg
▲2015年在河灘植樹間歇,賈海霞為賈文其餵水。
CS4H95MK00AO0001NOS.jpg
▲河灘上大量被洪水沖毀的樹木痕跡。
CS4H95MC00AO0001NOS.jpg
▲植樹過程中賈海霞扶著賈文其,憑感覺越過一條水渠。
CS4H95MA00AO0001NOS.jpg
▲賈海霞正在樹上砍樹枝。相較於16年前,賈海霞拖著五旬的身體,爬起楊樹來已有些吃力。他的身形在慘白的光線和高大的楊樹的襯托下,顯得有些渺小。
CS4H95MB00AO0001NOS.jpg
▲賈文其扛起賈海霞砍下的樹枝,賈海霞拉著他空空的衣袖,趕赴荒灘栽植。這是二人互為手眼的標誌性動作。賈文其的衣袖,賈海霞已牽了至少16年。
CS4H95MD00AO0001NOS.jpg
▲途中二人停下休息。不遠處,即是被洪水沖倒的大樹。身旁矗立他們前些天剛剛栽下的樹枝。在曾經被沖毀的大樹旁再次栽下樹枝,待樹枝長成大樹後是否又會被洪水沖毀?他們都不得而知。
CS4H95MG00AO0001NOS.jpg
▲他們將這一輪植樹,視為某種“賭博”。因為沒有人知道,在大樹長成之前,會不會再次遭遇大洪水。這些被植入石塊和泥土中的樹枝生死未卜,卻再一次飽含賈文其和賈海霞的希望。
CS4H95ME00AO0001NOS.jpg
▲稍事休息過後,二人淌著齊膝的河水,前往另一荒灘植樹。
CS4H95MF00AO0001NOS.jpg
▲倆人抵達河灘後,先由賈海霞用鐵鎚敲擊鐵棍打好洞,再由賈文其用腳夾著樹枝栽入洞中,最後填土澆灌。
CS4H95MH00AO0001NOS.jpg
▲二人也曾試圖僱用機械來減輕負擔。賈海霞曾專門僱挖掘機在河灘挖坑,以便種植。但因為他看不見,指引挖掘機將洞打在了別人的地上,這些被機械挖出的洞,都成了無用功。
CS4I7LOG00AO0001NOS.jpg
▲再度開始植樹的賈海霞和賈文其,不是沒有考慮過在河灘植樹再次遭遇洪災的風險。他們也曾試圖改由在山中植樹。但山中植樹需要引水,而他們有沒有錢興建引水設施,最終,在山中植樹的夢想,成為泡影。
CS4H95M800AO0001NOS.jpg
▲賈海霞表示自己和賈文其只是普通的農民,最初種樹只是為了補貼家用。但他和賈文其的事蹟傳開後,輿論裹挾著各種榮譽接踵而來,使得他們在動心砍伐時不得不有所顧忌。最終,為兒子結婚儲備的“樹林”卻化為烏有。
CS4H95M900AO0001NOS.jpg
▲賈海霞向記者展示“2014感動河北年度人物”獎杯時,露出傷痕累累的左手。因為需要他為植樹打洞,身為盲人的他,總難免將鐵鎚砸到手上,年積月累,左手已是累累傷痕。
CS4H95MI00AO0001NOS.jpg
▲臨近植樹節,賈海霞的電話再次忙碌起來。其中大部分,都來自約訪的媒體記者,賈海霞無一例外地予以了拒絕。他和賈文其已達成共識,這次重新植樹,務必要保持低調,以免重蹈之前的覆轍。
CS4H95ML00AO0001NOS.jpg
▲不種樹的時候,哥倆就坐在一起聊天。相差僅1歲的年紀,相同的命運以及十多年互為手眼的經歷,讓他們各自成為對方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CS4H95MJ00AO0001NOS.jpg
▲入夜,冶里村陷入一片黑暗,全村最大的光亮來自路邊不時通過的汽車。遠處星星點點的微弱燈火,示意著這裡的貧瘠與荒涼。賈海霞和賈文其的故事,仍將在此繼續。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