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2017年8月上旬,發表後不到一週,中國人民銀行(央行)旗下武漢分行傳出禁止使用「無現金」宣傳詞,央行總行雖在事後否認有書面指示,這項規則已成約束。


參考:


>中國央行澄清:沒有「書面」要求支付寶刪除「無現金」字眼;被大陸網民酸爆了。


>中國央行對支付寶提出三要求,「無現金」宣傳詞從此禁用。


timg (3).jpg


「無現金」的背後,意味著我們的生活和消費,正在被阿里騰訊更加赤裸地記錄下來。


在兵荒馬亂的年代,人們總有很多種辦法藏著他們的財富和糧食,以應對一波又一波的掠奪。但在如今,財富全面數字化之後,國民們幾乎藏無可藏,躲無可躲。


這會是一場「數據吃人」的圈地運動嗎?


本文來源:新金融瑯琊榜(微信id:finrank)、全天候科技(微信id:iawtmt)


作者:董雲峰


無現金社會,在今年成為一個熱詞。最近,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分別推出了「無現金城市周」和「無現金日」,讓它變得如日中天。


所謂無現金社會,概言之,就是移動支付社會。這個概念的興起,代表了中國移動支付市場開始向縱深推進,從商業交易到公共事務,從線上場景到線下場景。


這是騰訊和阿里兩家互聯網公司全力爭奪的高地。對這兩家市值4000億美元的巨頭來說,無現金社會建設,是一場大數據盛宴。這意味著它們的電子帳戶,將成為中國人的大數據身份證,線上線下,無孔不入。


就像某一天,從你出門打車、地鐵口買早餐、午餐訂外賣、星巴克下午茶、路邊攤買水果到露天吃燒烤,這一切的消費行為都無現金,通過移動支付解決,由此產生一批又一批的交易數據。日復一日。


通過這些數據,你的消費記錄與生活習慣被騰訊和阿里牢牢掌控。它們比你的家人和朋友更了解你,甚至比你自己更了解你。在它們面前,我們很可能是裸露的,並且無處可藏。


如果你看過《黑鏡》,會更明白我在說什麼。


DSC0000.jpg


到目前為止,這兩家公司掌控數據的行為,以及如何合理保護我們的隱私,似乎並沒有實質性的監管。


當然,所謂的監管者,不過是比騰訊和阿里更為龐大的超級系統。我們所面對的恐懼和威脅,並不會由此減少。


這就是無現金社會的另一面。某種意義上,我們無路可退,也無處可去。


回望歷史,近代英國的圈地運動,因紡織業擴張驅動,出現了「羊吃人」;如今,在無現金社會的口號下,這會是一場「數據吃人」的圈地運動嗎?


「無現金」熱潮


2015年,微信支付首次提出「88無現金日」,時間定在每年8月8日,倡導社會公眾使用非現金支付工具。


DSC0001.jpg


不過,無現金真正成為熱詞,要拜馬雲所賜,一如「techfin」一詞。


從公開信息來看,馬雲最早一次提及無現金社會,在2016年11月;當時馬雲在與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會談時,建議馬來西亞建設無現金社會。


2017年2月28日,支付寶對外稱,希望用5年時間,推動中國率先進入無現金社會。為此,螞蟻金服發起成立了無現金聯盟,並稱未來兩年將提供60億元來幫助聯盟成員推進無現金進程。


螞蟻金服積極與地方政府達成合作,除了阿里系的大本營浙江,它還搞定了天津、武漢和福州。


5月17日,浙江省商務廳發出了關於推進生活服務領域電子支付應用的通知,要求進一步發揮螞蟻金服的支付結算優勢,在全省範圍推廣生活服務領域電子支付,推動「無現金支付城市」建設。


6月15日,武漢市和螞蟻金服聯合宣布,要把武漢打造成「無現金城市」標桿。武漢28家機構和企業加入「無現金聯盟」,表示將推薦使用無現金支付。


6月28日,天津市和螞蟻金服簽署並合作協議,宣布共同推進天津「無現金城市」建設,年內將逐步實現交通、醫療、教育、社保等領域的無現金化。


同樣在6月28日,福州市和螞蟻金服聯合宣布,要把福州建設成「無現金城市,將從商務、公共服務和政務領域全面推動無現金支付。


亦有地方政府全面主導的無現金社會建設。今年6月16日,貴陽市召開推動便捷支付工作動員大會,部署向全市推廣應用集成受理二維碼、市民雲卡和便捷支付塊數據系統建設工作,正式啟動新型無現金城市的建設。


另外,今年兩會期間,來自杭州的人大代表虞純在建議中呼籲,從國家層面「全面推動中國進入無現金社會」。



不只是中國


盡管中國的移動支付浩浩蕩蕩,但在無現金社會建設上,歐洲的丹麥和瑞典等國,走在了前面。


從2014年開始,丹麥中央銀行決定停止印刷紙幣,取而代之的是電子支付;2016年起,丹麥政府允許零售商拒絕現金支付,僅接收移動支付和金融卡支付。


流行於丹麥的一款支付應用名為MobilePay,於2013年7月發布,目前覆蓋了丹麥全國一半的人口。MobilePay由丹麥主要銀行共同推出,在芬蘭和挪威也被使用。


DSC0002.jpg


瑞典,2016年11月,該國央行表示有信心經過兩年評估階段後禁止流通實物現金,成為第一個完全使用「數字現金」的社會。據統計,瑞典十大銀行在全國共有1400個營業網點,截至2016年,其中852個網點已全面取消現金業務服務。


早在2012年,瑞典的主要銀行聯合開發了一款名為「Swish」的支付應用,到去年11月成功覆蓋500萬用戶,相當於瑞典一半的人口。這款應用主要用於個人之間的支付交易,今年起其支付場景拓展到在線購物。


與中國不同的是,丹麥和瑞典的無現金社會,其主導者是傳統銀行,而非新興的互聯網巨頭。


與中國相似的案例是印度。


2016年11月,印度政府宣布「廢鈔令」,呼籲實現印度「無現金社會」的目標。此舉對該國的移動支付機構形成了重大利好,尤其是Paytm,該平台目前擁有超過2億用戶,阿里巴巴及螞蟻金服是其主要股東。


無現金,有數據


無現金有著很多積極意義:提高交易效率,節省交易成本,通過減少鈔票發行降低社會成本;無現金支付與消費金融產品的結合,還能起到刺激消費、促進經濟發展的作用。


如果只是上面這些意義,無現金不可能成為兩大巨頭廝殺的主戰場。


這是因為,移動支付,是移動互聯網最具革命性的產物,也是連接新生活與新金融的工具。


DSC0003.jpg


無現金,有數據。他們盯著的,是數據。我們的生活和消費,更加赤裸、固定地被記錄下來,這意味著一個更徹底的大數據時代。


通過移動支付,反映用戶消費軌跡與生活習慣的數據,就源源不斷地產生了,用戶畫像越來越逼近真人。掌握了數據,就掌握了用戶,這也是大數據徵信和風控的基石。


新金融的奧秘正是在於此。


無現金社會有著便利、高效的一面,但是技術往往有其另一面,它並不像我們所想像的那樣美妙。


在無現金社會,最大的受益者是政府及數據持有者。對普通個人來說,福禍難料,因為這些交易數據的保管、使用和流轉,是我們無法掌握的,正如監控錄影頭的數據。


黑鏡之惑

數據即權力。


從政府的角度來講,通過無現金支付,由支付清算系統記錄交易,能夠及時全面地反映市場主體的支付行為,提高經濟交易的透明度,堵塞現金交易的漏洞。


畢竟,現金交易無需經過第三方,具有實時性、隱蔽性等特點,客觀上為偷稅漏稅、貪污腐敗、下潛犯罪提供了便利。


正如高盛的一份報告所言,各國政府是無現金社會的最大受益者。因為電子化交易具有更大的透明性,經濟經營會因此而更加「正規化」,稅務收入也會更高。


對政府來說,還有至關重要的一點:無現金社會將使負利率政策真正成為可能。在當下,如果面臨負利率政策,人們可以選擇將現金存儲在家裡作為應對,但在無現金時代,人們沒有現金可以存儲,只能眼睜睜看著財富縮水。


美國金融博客Heisenberg Report更為直言不諱:無現金社會裡,政府收稅更加容易,監控民眾的經濟活動也更加簡便。


就像在兵荒馬亂的年代,人們總有很多種辦法藏著他們的財富和糧食,以應對一波又一波的掠奪。但在如今,財富全面數字化之後,實際上藏無可藏,躲無可躲。


在數字化的掠奪者面前,我們更加手無寸鐵,不堪一擊。


本文的最後,又想起了馬雲同志的那番言論:大數據讓預判和計劃都成為了可能。因此,我們需要對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進行重新定義,市場經濟不一定會比計劃經濟更好。


所以,無現金社會的極致,也就是大數據的極致,難道是計劃經濟?


這是你我想要的未來嗎。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