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岸都引起激烈議論的產婦跳樓事件爆發後,大陸網上湧現大量的、發生在中國各地的悲慘案例,許多人爭相訴說自己的痛苦經歷或目睹的慘案。

兩個明顯的問題被指摘出來,正引起各路媒體和知識份子的議論。

一是惡劣的醫病關係。

一是當事人無法為自己的身體作主,或因父權社會封建思想,或因有疑慮的法律限制。

以下內容分別摘自微博、知乎、微信等輿論陣地,相關論述極多,僅摘錄部分供參考。

下圖為近日大陸網上流傳的文案。
E3B6F2C98EFF298D85716C139DA1AEF85BE39ADB_size22_w633_h225_meitu_3.jpg

以下內容來源:微博

作者:記者馬建軍

產婦跳樓的悲劇,大V們都在關注產婦的簽字權。怎麽說呢,太文明了,一看就沒去基層醫院待過。

是啊,產婦可以中途撤回授權,但剖完了呢?跟家人一起反咬醫院,稱產婦當時意識混亂,沒有行為能力,最後醫院還是要賠錢。所以,如果認為產婦家庭情況復雜,醫院方是絕不肯松口變通的,他們不是傻,是要保全自己,但沒想到還有跳樓選項。放心吧,以後醫院所有窗戶都會被封死的。

這件事症結不在產婦有沒有簽字權,而是對自己的人生沒有決定權,剖完了就高興了?用上無痛分娩就高興了?剖宮產和硬膜外麻醉要花錢啊同學們,哪怕只讓病人承擔幾百塊,產婦回家照樣被罵賠錢貨,為什麼別人能忍你不能忍,你以為自己是大小姐嗎?

即便這個產婦沒有跳樓,醫生同情她,實施了剖宮產,但是,假設生的是女孩。那麽月子裏婆婆也不會放過她的。產後抑郁在等著她。

至於為什麼產婦親媽在場也沒用。在很多農村家庭裏,娘家除非地位高於婆家,或者有哥哥弟弟之類男丁在場,不然女方家女眷是沒有話語權的。如果生女孩,親媽還要負責現場道歉,寬慰親家婆婆。說生孩子時要有親媽在場維護產婦,其實是建立在現代社會城市生活的語境下。

所以,悲劇的根源在哪兒呢,是女人沒有被當成人。



以下內容來源:知乎

作者:平驤

《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33條:醫療機構施行手術、特殊檢查或者特殊治療時,必須徵得患者同意,並應當取得其家屬或者關係人同意並簽字。

根據上述規定,醫院要做手術不但要經過病人同意,還要經過家屬同意。

涉事醫院在沒取得家屬同意的情況下,不肯給孕婦做手術,這一決定看似沒有毛病。

那麽我們翻翻看上位法《侵權責任法》是怎麽規定的?《侵權責任法》第55條: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應當向患者說明病情和醫療措施。需要實施手術、特殊檢查、特殊治療的,醫務人員應當及時向患者說明醫療風險、替代醫療方案等情況,並取得其書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說明的,應當向患者的近親屬說明,並取得其書面同意。

這裡我們就可以發現《侵權責任法》中的規定非常明確,要進行手術必須取得病人本人同意。只有在不方便和病人明說的情況下,才應取得親屬同意。

而陜西榆林的事件中,媒體已經報導了:「檢查後醫護人員就向產婦、家屬說明情況,並建議剖宮產。」可見,並不存不宜向病人說明的情況,所以根據《侵權責任法》的規定,醫院在取得病人本人的同意後就可以進行手術了。

不難發現,這裡出現了法律和法規的衝突,兩部不同的法律法規就同一事項出現了明顯衝突的規定,那麽醫院在處理時應當以哪個為依據呢?答案非常確定:以《侵權責任法》為準,徵得病人本人同意後即可手術。

因為《侵權責任法》是由人大常委會制定的,屬於法律。而《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則是由國務院制定的,屬於行政法規。行政法規在效力位階上低於法律,屬於下位法,在下位法和上位法發生衝突時,應當以上位法的規定為準。

為什麼在上位法《侵權責任法》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國務院的《醫療機構管理條例》還要規定病人手術必須家屬同意呢?其實,在國務院的行政法規制定過程中,作為主管部門的衛生部和相關的醫院等醫療機構是有一定的話語權的。

在醫鬧頻出,醫生利益無法保障的大環境下,出於保護自己的同僚,加入這一條,也是個很無奈的選擇。究其目的,還不是為了增加醫生的存活率嘛。

醫院出了聲明,說孕婦提前授權丈夫全權負責。很多人來留言說事態反轉了。到底反轉沒有呢?還是貼法條。

《民法通則》第六十九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委托代理終止:(二)被代理人取消委托或者代理人辭去委托;翻譯一下:委托人可以隨時撤銷委托。

其實大家看到聲明後,稍微花個一兩分鐘想想也可以想明白了,授權又不是賣身契,撤不撤銷還不是自己一句話的問題。至於醫院和家屬知不知道,怎麽考慮,那就不好揣測了。



以下內容來源:為你寫一個故事(微信id:raistlin2017)

作者:雷斯林

在1982年衛生部發布的《醫院工作制度》第四十條「施行手術的幾項規則」中明確規定,實行手術前必須由病員家屬或單位同意簽字。《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33條亦規定,醫療機構實行手術,特殊檢查或者特殊治療時,應當取得其家屬或者關係人同意並簽字。

這一方面是特殊歷史時期下的產物,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防止之後的法律糾紛。畢竟如果完全聽病人的,有的病人因為病痛神誌不清醒,會做出不理智的決定,之後勢必會造成家屬的醫鬧事件。

這樣的制度合理嗎?

這樣的制度確實有,確實屬於有法可依,但卻不一定合理。畢竟身體是患者自己的,如果患者對其沒有決定權,怎麽都談不上合理。

比如《健康報》報導過,有一名29歲的女患者在換藥後突然發現自己的右側乳房被完全切除了,患者頓時嚎啕大哭,指責醫生在沒經過她同意下就切除乳房。雖然醫生解釋如果不切除乳房,可能會有危險,而且她丈夫也同意了,但該女患者堅持認為,她對她自己的身體應該有完全的決定權。

還有更極端的情況是,如果患者不做手術就會死,患者自己又明確要做手術,但是家屬不同意的情況下,醫院應該如何抉擇。

在美國,在醫生需要對病人進行手術時,病人頭腦清醒時,只要病人簽字即可,家屬的簽字只能起輔助作用。若遭到家屬反對,便由醫院設立的「道德辦公室」作出最後決定,一般辦公室都會采納醫生意見。

在德國,對有判斷能力和簽字能力的患者,醫生在手術前會詳細說明手術的一切風險。如果患者同意簽字,醫生便能為他實施手術。

針對這種情況,中國衛生部在《病歷書寫基本規範》第十條也明確規定,對那些按照規定需要取得患者書面同意才可進行的醫療活動,應該由患者本人簽署同意書,在患者不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時,才由其他人代簽。

中國《侵權責任法》第55條也明確規定,患者應有權知道病情和醫療措施,並有權自主決定。

這顯然比那些一刀切,讓患者必須聽家屬的,絕望地躺在床上等待自己命運的制度要來得科學。

但問了國內幾個醫生,如果家屬明確反對,病人同意的時候,他們會不會堅持手術,回答多半是模棱兩可的「很難說」。

E3B6F2C98EFF298D85716C139DA1AEF85BE39ADB_size22_w633_h225_meitu_1.jpg

這件事裏的醫院並沒有采取這樣尊重患者意願的做法,而選擇了更保險的做法。

真的很可惜。

為什麼選擇更保險的做法?

為什麼有相關法律,醫院還是不敢鋌而走險。

醫生朋友說,別說那個基層醫院,法律根本不管用,就算是很多北上廣的大醫院,有時也不得不在暴怒頑固的患者家屬面前低頭,采取更保險的做法。

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的一篇論文顯示,隨著近年來醫療糾紛增多,醫患關係緊張,產科醫生面臨各種壓力,存在較強的法律意識。

於是無原則地尊重孕婦和家屬意見的成為多數,醫囑成為毫無意義的一件事。

有個在婦產科工作的醫生朋友表示,婦產科的家屬最喜歡大喊大叫,裡面的種種矛盾,糾紛也往往是最多的。

有想要二胎連蒙帶騙,讓產婦一定要順產的。

有到了生產那天丈夫都沒來,產婦氣得要自殺的。

有產前問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寶寶是男孩/女孩的。

還有一大堆哭求醫生,跪求醫生的,如果醫生不依他們就堅決不起來的,甚至還有對醫生的警告不滿,然後就對醫生大打出手,覺得醫生是在騙他們的。

總之每個人對那個孩子,對那個產婦都有意見,有時候真輪不到醫生插話。作為醫生,有一次稍微強硬了一點就被全家人一起懟。

所以有時候說清楚了利弊之後,有的家屬依然執拗,有的醫生性格軟一點,也只能依他們的。

「畢竟現在醫患矛盾這麽緊張,我們也害怕啊。」

微博上的陳嵐還舉了一個例子。

碰到過這樣的案例,產婦在產床已經昏迷,娘家就媽媽一個人,哭著喊著讓趕緊簽字輸血剖宮等等搶救,夫家人多勢眾,婆婆不讓丈夫簽字,把拿來的血袋搶過來扔在地上踢,撒潑大罵醫院是騙錢。誰家生孩子不淌血,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還有個逼用」已經是我們能寫出來的最文明的話。

最後產婦死了。孩子產鉗拖出來的,頭部有血腫,顱內有出血,新生兒窒息。

產婦死不瞑目,娘家媽媽哭得死去活來,夫家一擁而上,在醫院產科門外燒紙敲鑼打鼓

索賠醫院百萬(當地人均收入一年才兩萬)。

當你跟他講道理,他會跟你講法律,當你跟他講法律,他會跟你講風俗,當你跟他講風俗,他會跟你講流氓。

「人都死了」——只要人死了,他們就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哪怕這人,是他們間接或直接害死的。那不重要,「人是死在你們醫院的。」

所以為什麼選擇更保險的做法?

還不是因為在中國做醫生太危險,收入不高還老被人恨,你聽他們的尚且如此,不聽他們的,根本不知道會成什麼樣。

你看2007年李麗雲那件事,一切證據都顯示,是肖志軍他自己明確表示「堅決不做手術,後果自負」,但最後他還是大吵大鬧說「是醫院害死了我的老婆」。

你看榆林這件事,孕婦兩次都跪下來了,都因為對家屬的失望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了,家屬依然一口咬定是醫院的錯。

要不是醫院有監控錄像,要不是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誰知道這個醫院又要被訛多少錢的賠償?

在中國做醫生,實在是太弱勢了。

你應該相信的是,最不想你出事、希望你活下來的人中,一定有醫護人員。

一個建議是,希望每一個神志清醒的人,如果不想自己在病危時,不得不跪著乞求自己的家屬為自己治療,都應該在清醒的時候明確的告訴醫生,任何時候以自己的生命健康安全為準。

中國的患者普遍不夠信任醫生,患者家屬普遍認為自己比醫生更懂,還有更多人寧可相信民間偏方也不相信醫生,但事實上,無論是緊急狀況還是一般狀況,醫生其實才是更懂的那一個。

畢竟在中國,成為一個大醫院裡的醫生要經過八年的苦讀,能成為決定的那一個人,還要經過無數次的歷練,在生死場上,醫生就是最有判斷力,最專業的那一批人。

雖然醫生也會判斷失誤,但判斷失誤的機率還是遠比沒有相關知識,自作聰明的家屬要低得多。

所以病人們應該更多的去選擇相信醫生的判斷,畢竟你去醫院,就是讓專業人士去處理事情的對不對。


一個事實是,在中國,至少在公立大醫院裡。

可能你的兒子希望你死掉好分你的家產。

可能你的丈夫,婆婆不在乎你死活,只在乎你肚子裏的孩子。

甚至極端情況下,可能你的父母都有可能並不那麽真的關心你,在乎你,比如這次事件裏,女方的父母全程在場。

但無論如何,醫護人員一定是希望你不要出事,痊愈出院,好好活下來的那個人。這並不是因為醫護人員有多高尚,純粹是因為如果你在醫院出事了,他們也會蒙受巨大的損失。

說難聽點,在這個層面上,其實你們才是真正的利益共同體。

還有一個事實是,每當你醫鬧一次,每當醫生被患者打傷,打死的新聞曝出來一次,這些醫療工作者就更不敢堅持自己一點。

如果說一定要給「產婦清醒到能跳出五樓自殺,卻無法決定自己要做什麼手術」的悲劇找一個原因的話。

一個是中國的患者普遍不信任醫生。

一個是緊張的醫患關係,頻繁發生的醫鬧讓人人心惶惶。

還有更重要的是,我們沒有一個足夠明確的法條,法律給醫護工作者提供支持,讓他們可以堅持自己專業的判斷。

希望有一天,在謹遵醫囑並且患者神志清醒的前提下,國內所有產房裏,選擇剖腹產還是順產,都能由媽媽和專業的醫生共同決定。

而不是由丈夫,由婆婆,或是由連丈夫都算不上的「同居男友」決定。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