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她刊(微信id:iiiher)、創日報


2017年8月,一條「女首富200億買和平分手」的影片刷了屏。曾於2012年勇奪中國女首富頭銜的吳亞軍,和前夫離婚,被分走200億港元!

DSC0000.jpg


分出200億後,她的身價縮水近一半。


曾於2012年當上中國女首富的她,在2016年的胡潤女富豪榜中,掉到了第四。

DSC0001.jpg


離婚還賠給男方分手費的女人,並不多見。


可是沒有吵吵鬧鬧撕破臉皮,沒有千方百計討價還價,更沒有烏煙瘴氣的花邊新聞。


用200億換來一場真正意義上的和平離婚,不心疼不跳腳,吳亞軍幹得太漂亮。


one_20170905065400039.jpg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她。


她太特殊了,從女記者一路跳到女商人,在充滿男性荷爾蒙的地產江湖裏撕開了一道口,兩次坐實世界女首富。


她的臉上始終保持著一種得體的微笑,但對著自己曾經的記者同行,卻用毫無商量餘地的口氣說,「對不起,我不接受任何採訪。」


所有人看著她把30億的生意做到了300億,不到四年翻了十倍,又看著她為了離婚,甩出200億和30%的股權,買下與前夫的和平分手的結局,號稱是商業帝國版圖上的最殘忍的切割。


跟那些殺氣很重,鬥氣很強的房地產老炮兒相比,女人和商人,這兩個身份雜糅在一起,她的確太特殊了。


她是龍湖地產的掌門人——吳亞軍。


綠城宋衛平說:「做品質全國比我們做得好的地產公司最多只有一家半家,這一家呢就是龍湖,吳亞軍有男人氣魄,又有女人的細膩,我不吝嗇把所有溢美之詞送給她。」


今年(2017年)吳亞軍53歲,還留著披開的長波浪捲髮,當她個人事業的成功越來越不容置疑的時候,她仍然獨自生活。可在她眼裏,這種戰爭,也許注定單槍匹馬。


1906335953.jpg


地產江湖的峨嵋派,一個指得準,一個炸得狠!


1964年,吳亞軍出生在重慶市合川縣城,骨血裏有重慶人天生的麻辣勁。


吳亞軍的童年裏,都是縣城大院的嘰嘰喳喳的聲音,10多戶家庭共用一個廚房和廁所,做飯洗澡全都要排隊。


父母的工作跟房地產根本搭不著邊,父親是供銷社普普通通的一名員工,母親做了一輩子裁縫。


▼70年代供銷社

one_20170905065405499.jpg


家境並不富裕,為了培養女兒,夫妻倆經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吳亞軍呢,也沒讓父母失望,一路從縣城重點,殺進全國重點,考進西北工業大學,學的專業相當麻辣,導航工程,研究魚雷控制系統。


而她後來的丈夫蔡奎,這時候正在南京航空太空大學研究導彈制導,這對夫妻絕對是「一個指得準,一個炸得狠 」。


學習之外,吳亞軍的愛好也是想象不到的麻辣,在校籃球隊的打了四年前鋒,還打出了籃球三級運動員。這在當時,放到哪兒都是寶貝疙瘩。


1984年那會兒,大學畢業還包分配,20歲的吳亞軍被分到重慶前衛儀表廠做技術人員。廠長特別愛才,覺得她光做個技術人員根本發揮不出實力,就安排她在廠裏的電大當老師,現在還有人喜歡叫她 「小吳老師」。


有一次,廠裏引進技術,要與德國方面談合作。吳亞軍毛遂自薦,那天,她回想著母親教她的手藝,給自己做了件讓所有人眼前一亮的旗袍,又搖身一變成了談吐得體的女翻譯。


廠長喜歡的不得了,每個月給吳亞軍開了100多的高薪,在當時絕對金領級別待遇。要知道在那個年代裡,女孩子能擁有這樣一個旱澇保收的鐵飯碗,簡直能讓所有人都嫉妒到噴血。


可這時候的吳亞軍,雖然距離女首富還有一萬步,可她卻在摸爬滾打中不知不覺地擁有了為女首富的前提——無比清醒的頭腦,於是,她摔了這個鐵飯碗,辭職了。



女記者逆襲成女商人,用最擅長的低密度住宅撕開市場,四年吸金300億!


路要一步一步走,身為一個女人,吳亞軍知道論豪賭和廝殺,她贏不了,可論周到和細膩,這幫大老爺們兒誰也贏不過她。


1988年,吳亞軍去了《中國市容報》做記者和編輯。當記者,吳亞軍並不突出。可就是借助這個平台,她默默地為今後創業織好了各種人脈關係,了解著這個山城的動向與風口。


六年後,她借助報社平台,成立了重慶佳辰經濟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正式「下海」經商,做建材生意。然而再一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記者和建材生意都是鋪墊,吳亞軍真正盯上的是——地產江湖!


但在隱秘、險詐、兇猛而充滿雄性荷爾蒙的,要站穩腳跟,並且豎起一桿大旗,談何容易?吳亞軍卻用了三年時間做到了。


1. 第一把利劍——品質。


在當開發商之前,吳亞軍自己有一次糟心的購房體驗,房屋延遲一年交付,入住之後天然氣不通,客廳沒有窗戶采光差,氣的她直拍桌子:如果連最基本的問題都解決不了, 那還談什麼,扯犢子呢?


1997年4月,龍湖花園南苑動土,作為龍湖第一個項目,吳亞軍把全部心血都壓了上去,「任何一個決策都反復推敲討論,本想第一個項目少犯點錯誤,結果一不留神居然成了精品」。


廣告語也充滿了這個女掌門人的氣質——「善待你的一生」,錯落有致的庭院和空中花園,樣板區像夢中騎著白馬的高富帥一樣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敢溢價,有氣質,造夢能力一流,樓盤一面市便成搶手貨,市民通宵達旦排隊等著放號,買龍湖房子的過程就像艷遇一樣刺激。逼的同行咬牙切齒的吐槽,「吳總那房子賣得比白菜還快!」


園林景觀和物業服務在國內迅速建立起口碑,「別墅專家」的稱號當仁不讓。一年零兩個月的時間,1683套房全部銷售一空,火到什麼地步?中央領導來重慶視察,一定會被帶著去龍湖南苑參觀。


640 (8).jpg


2. 第二把利劍——細節。


除了樓盤品質過硬,龍湖的物管和服務也藏不住這個女掌門人的細膩、溫婉和周到。


每個新項目在開盤前,別人還在想如何造勢,這個女人卻腦子裏敲定著所有細節:客戶來了坐什麼地方,中午客戶餓了,該預備什麼樣的午餐,甚至連口味都要考慮到。


在龍湖小區,保安夜間巡查,要換穿布鞋,就為了走路聲音更輕,不影響業主休息;下雨時候業主忘記關車窗,就會有保安打著傘遮住車窗等業主回來;


每年春天龍湖都會組織老人去登山,了確保老人的安全,出行前的半個月內,負責活動的小組至少要到現場踩點三次,考察路途中有多少個陡坡,預測老人走多長時間會覺得累,現在的旅遊團都沒這麽盡心。


這些細微體貼的服務比任何廣告都有效。萬科林少洲來到龍湖參觀之後,撂下一句話:龍湖這個企業可怕!


3. 第三把利劍——耗得住的耐心。


吳亞軍管理企業跟孫瘋子這種天生的賭徒不一樣,絕對屬於特別穩紮穩打的,她邀請聞名國內房產行業的策劃人做戰略規劃,請國內一流的顧問公司做品牌規劃,像經營一家百年老店一樣打磨龍湖。


頭腦清醒,加上非常有耐心,不急於擴張,這才開始走出重慶——可以說一下山就是高手。2009年在香港上市後,這個女人只用了三年,就從100多億元翻到了400多億元。


很多人把龍湖和萬科比,和綠地比,和碧桂園比。但唯獨沒有想過,龍湖並不想和這些同行比快,他想和同行比的是穩。可以長生不老,練就一番不壞金剛體的「大仙」。



她的胸襟有片海,女首富的角色演繹的滴水不漏,可婚姻卻容不下她。


多年來,吳亞軍一直精心又刻意地打磨著龍湖,也打磨者自己的個性,以至於她的大學同學老感到狐疑:這還是我們大學時候認識的那個姑娘嗎?


吳亞軍不是鐵娘子,反而帶著些江湖氣質。她堅持刻意消除上司與下屬的差別,她跟員工說,你們別老叫我吳總,就叫我吳亞軍吧,員工覺得別扭,她就拍著人家肩膀叫「兄弟」,如果發現員工有錯,她就一個打電話來:「餵,兄弟,你糊塗了吧?」


她的辦公室只有十幾平方米,裝修也很普通,她沒有私人秘書,重要的講話稿都是自己寫;員工論壇裏員工可以匿名發表言論,甚至找她吵架。


但只要是觸碰到專業和品質上的事情,這個女人又認真的可怕。


她曾經親自去深圳拜訪萬科,虛心向王石討教做房地產的門道,十三年後,龍湖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越了萬科。萬科成本系統的數據誤差在10%左右,而龍湖新的成本系統,誤差不超過1%。


她甚至隨時可以說出,什麼樣的土壤適合種什麼樣的花草,密度多少,怎樣搭配出層次,搭配什麼花草樹木能夠既美觀又實用,甚至用多少號鋼筋。


她也會因為質量問題把一幫大老爺們罵的面紅耳赤,一口氣發了200多字,用了2個驚嘆號:


「剛才看了項目,很失望,建築不及格,粗陋,門廳很小,本來可以做得精細雅致一點,但從壁紙、線條、燈光來看很潦草,景觀無記憶點,這種不講究我不相信是這個城市人民的審美,也不相信是成本的限制(許多細節是因為水平和不走心)。不知道政府看了這樣的項目還會給你們地嗎!這樣的團隊讓我深深的失望!」


9AOGH4QA5H0U0007.jpg


吳亞軍作為領軍人物的角色,演繹得幾近滴水不漏:原本計劃2011年上市的龍湖,將進程提前至2009年;而金融危機期間,各路資本紛紛力挺龍湖,吳亞軍的員工說:「她太努力了,你幹不好就覺得對不起她。」


2011年,她是女首富;2012年,她又以57億美元的家產蟬聯中國大陸女首富。可同年,她為了離婚,又甩出200億和30%的股權,買下與前夫的和平分手的結局。


可誰又有資格拿這個女人的婚姻當作笑談呢,沒人知道為了自己的事業她到底闖過了多少關、邁過了多少坎,她依舊是龍湖的掌門人,53歲,獨自生活,卻神采奕奕。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她。


當一個人把自己的事業推向極致的過程,同時也是不斷找尋自我的過程。


她,太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了。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