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此文最近在中國大陸引起很大的議論,有人認為這位洋人就是辱華,有人認為如果完整看完影片或演講稿,很難漠視這項殘酷的現實。


作者羅斯高是美國史丹福大學學者,精通中文(他演講就是全程中文),在中國泡了數十年;本文是他和多個中國大學研究中心合作的項目成果。


早在2016年他就提出類似觀點:


>中國西部農村兒童的智力偏低?未來僅適合低端勞力工作。


在日前(2017年9月)這場比較完整的演講中,羅斯高指出:中國農村低水平的高中入學率,將讓中國走不出中等收入陷阱。


入學率低的原因,一方面是營養與健康問題,另一方面是心理層面的認知發展問題;這都和著名的「中國留守兒童」問題有關。


他和研究團隊對部分留守兒童,進行為期半年的干預(包括講故事和玩玩具),發現兒童的認知發展恢復了正常水平。他表示,如果讓媽媽留在農村養育孩子,未來中國就可望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本文有大量數據和專業用語,很硬,興趣不高的人可以往下拉,文末附上近日陸媒對羅斯高的訪談。


QQ截图20170922214838.jpg


以下內容來源:一席(微信ID:yixiclub)


本文為演講稿:羅斯高(Scott Rozelle 美國史丹福大學國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發展經濟學家。主要研究中國經濟,包括農業政策、農村教育、貧困與不平等的經濟問題等。)


「馬上就要想想,怎麼讓媽媽留在農村,讓她怎麼教她的孩子。」


以下是影片,來自騰訊視頻,一開始有很長的廣告,請忍耐。


【農村兒童的發展,怎樣影響未來中國?】


大家好,我們之前一直討論要用中文還是英語來演講,後來我說,到今年9月1日,我已經學了50年的中文,所以還是用中文講吧。


我今天希望跟你們分享一個,我覺得中國面臨的最最最大的大家不知道的問題。


我想,我講完了以後,你們會覺得我說的這句話是對的。這個問題,我覺得是可以解決的,而且為了中國很健康地發展,必須得很快解決。


我已經在中國做了37年科研,我們團隊的主要的目標——我們是經濟學家,我們想縮小城市跟農村教育的鴻溝。


你可能會說,經濟學家為什麼要做農村教育呢?因為我認為,農村的教育水平太差的話,會影響到整個中國的發展,所以必須得解決。


我們的團隊是在史丹佛大學的各大學院——醫學院、教育學院。在國內,我們合作的機構是陜西師範大學的一個教育部支持的中心,我們在那裡有100個研究生、10個老師。中科院、北大、清華也都有我們的合作機構。由於我們是下到基層去做項目的,必須得有當地的合作人,所以基本上每一個省都有一個合作的學者。


我先講一講為什麼中國應該關心我要講述的這個問題。


這個圖表可以說清楚什麼叫作「中等收入陷阱」。


其實很簡單,縱軸是現在的收入,橫軸是五六十年以前的收入,每一個點是一個國家或地區。

DSC0000.jpg


左下角的這些點,是非洲、南亞的國家,原來窮,現在仍然很窮。右上角的點是OECD(經合組織)國家,它們原來是高等收入,現在仍然是高等收入國家——歐洲,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日本。


我關心的兩個群體,第一個是圖中藍色的點,我叫作「畢業生」,「畢業生」是什麼呢?50年前,這些國家或地區是中等收入,這50年來,它們已經從中等收入階段「畢業」,變成了高等收入的國家或地區。

DSC0001.jpg


注意兩點,第一,你數一數,只有15個國家跟地區畢業了,包括中國台灣,香港,還有以色列,愛爾蘭,韓國。第二個要注意的是,最近20年,沒有一個國家或地區畢業。


第二個我關心的群體,是「陷阱」裡的國家和地區,「陷阱」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DSC0002.jpg


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到現在,已經70年了,它們一直都是中等收入。這些國家跟地區往往不是很平穩,經常是又革命了,又犯罪了。一旦恢復穩定一段時間,經濟又會開始上漲。而且你看,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其實都在這個「中等陷阱」裡面。


我們就看看這兩個群體,就是「畢業生」跟「中等陷阱」有什麼差別。


這個是高等收入國家——加拿大、美國,北歐,他們勞力力的將近75%,也就是4個人裡有3個人,至少是高中畢業的。高中畢業我覺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水平——你已經會算數了,會認字,批判思維都已經提高到了一定的水準。

DSC0003.jpg

你看那些「畢業生」國家或地區,就是韓國、中國台灣、愛爾蘭、紐西蘭這樣的地方,它們中等收入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高等收入國家的人力資本的基礎。


我們有一個非常漂亮的片子,是在韓國拍的,拍的是一些在工廠裡面做衣服的女孩子。20年以後再拍她們,她們在辦公室做會計員,做網絡相關的工作——做這些不同的工作的,是一樣的人,她們是可以轉型的。


但是「陷阱」裡的國家呢?平均3個勞力力裡,只有1個人是高中畢業的。

DSC0004.jpg

當一個國家或地區從中等收入變成高等收入,薪水漲得很快,低薪水的工作都走了,新的工作機會也來了,如果你的勞力力沒準備好,就會出現非常明顯的兩極分化——有的人發展得非常非常快,賺很多錢,他們的未來很好;可是還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或者失業。


失業以後就開始犯罪,犯罪又開始亂,亂的時候投資的人都不投資,他們到別的地方去投資,然後這些地方就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70年一直這樣周而復始,無法從「陷阱」裡出來,變成真正的高等收入國家。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問題很重要。


現在講第二個,中國。


中國在這張圖的什麼位置?中國就是在這個「中等陷阱」裡面。


DSC0005.jpg


可是你看,它在圖上的位置是靠左邊的——50年以前它很窮,是低收入國家,現在它已經跑上來了,基本上是以一個45度線的軌跡跑上來的。


中國發展得非常快。我第一次來中國是1983年,1983年的中國那麼窮,現在你看怎麼樣,對,中國真的是跑上來了。我們現在想的是,它能不能跑完這條路,變成高等收入國家。


我可能所有的人都希望中國跑到這條線上來——因為如果中國垮了,不走了,整個世界都會受到影響。如果哥倫比亞或者秘魯垮了,只是哥倫比亞或者秘魯的人很倒霉,世界其他地方不會受到影響。但是中國不一樣。


可是,中國的人力資本情況怎麼樣呢?我們先來看三個中國。這是三個中國,這個現在是3歲的孩子,是以後的勞力力。我們都知道中國的城市戶口占37%、38%左右,可是因為城裡人生孩子少,只有24%,也就是不到1/4的孩子是城裡的孩子。

DSC0006.jpg

大部分的孩子在哪裡?是在貧困農村——中部60%的農村,還有西部的農村,都屬於貧困農村。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農村。


所以現在我們看看這三個中國是怎麼樣的。我們先看高中。


實際上,跟別的國家比,在所有中等收入(的國家)裡面,中國的教育,中國的人力資本是最低的。這個不是我算出來的,是2010年人口普查的結果。

DSC0007.jpg


根據勞力力的定義,20歲到60歲的人口都算作勞力力人口。

DSC0008.jpg

上過高中和高中以上的人口占24%——4個中國勞力力裡面只有1個上過高中


跟別的國家比一比:


DSC0009.jpg


你就看這個,土耳其,31%,南非,28%——我們比南非還低,越南是33%。中國24%,是所有中等收入國家裡面最低的。


這個是現在還在上學的人數。

DSC00010.jpg


最近進步很多,不是說沒進步,但是現在也只有一半的人上高中。


這個問題是哪裡的?


這個是城裡的數據,中國的城裡93%的孩子是上高中的。在美國,這個比例是92%,所以中國的城市比美國還好,更好。

DSC00011.jpg

但是你看貧困農村——接近1/3,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沒上過,包括職中、職高。所以這個很明顯是一個農村的問題。


這個是一個典型的「畢業生」,韓國。那個時候是80年代,薪水一塊錢一個小時的時代——現在中國的薪水是兩塊錢、三塊錢一個小時。

DSC00012.jpg


但是你看,早在80年代的韓國,就有將近100%的農村孩子上高中,幾乎每一個孩子都上高中。


你再看80年代的墨西哥,再看看現在的中國。

DSC00013.jpg


墨西哥,中國,墨西哥,中國——中國跟墨西哥完全一樣,你分不出來。


可是墨西哥現在怎麼樣了呢?80年代的時候,它的收入開始上漲,就出現兩極分化了——有很多沒有上過高中的人,他們只有三個選擇:一個是打雜工,做玉米餅啥的,這些工作是沒有福利、沒有未來的;第二個就是跑到美國去,很快他們就不能跑了(特朗普要修牆了);第三個就是做犯罪組織,現在犯罪組織100%的人是沒有高中畢業的——是的,因為他們沒有別的選擇,他們只有這三個選擇。


所以這麼多年來,墨西哥仍然只是一個中等收入國家。


實際上,問題是高中之前開始的。


這個是北大跟陜西師範大學做的研究,我們去175所初中,做了一個很大的調查,有兩萬個人的樣本。


初中的第一個星期,孩子們穿得乾乾淨淨的,頭髮也理得很精神的,他們非常興奮,我們就做一個調查,問他們,你三年以後想幹什麼。

DSC00014.jpg


一半的孩子——47%的孩子,說我想上高中;然後一半的孩子說,職高,或者直接去工作——這在中國是允許的,初中畢業就可以直接去工作。最後還有一些說沒想好。


所以我們就根據他們想不想上高中,把他們分為兩類,給他們做一個考試,這個考試很特別,叫IRT-scaled測試,用於測試學習到的絕對知識。學年頭尾做兩次這樣的考試,我們就能測出來這些學生到底今年有沒有學習到新的知識。


這是剛剛開學時候的測試結果。


DSC00015.jpg

想上高中的學生和不想上高中的學生,分數差別很大。這個數據並不讓人驚訝。


可是,第二年的6月份,我們又給他們做了一個測試,那個時候他們已經是快要上初二的學生了。結果卻是這樣。


DSC00016.jpg

藍色是要打算上高中的學生的分數,他們知道自己以後要中考,非常認真,學得很多。但是你看,那些不想上高中的學生,他學習到的絕對知識的值是負的——他有負面的學習,不但是沒學好,而且是把小學六年級學到的東西還給了老師,他是往回退步了。


為什麼初中沒學好?這已經是教育的第三個階段,我要看那個根源。


我要看兩個東西,第一,是不是小學階段沒學好?是不是上初中之前沒準備好?另外一個是更早的。



我先說第一個——小學這個階段。


我剛開始做教育問題研究的時候,中國農村的學校環境是特別差的——黑黑暗暗的,有的學生沒書,還有些三三兩兩集中在一邊,亂七八糟,有時候老師也不來。現在不一樣了,最近十年政府投資很多硬體,老師的薪水也提高了,中央的財政直接髮,所以這個不是最核心的問題。


我覺得今天最主要的問題,是營養跟健康問題。


今天中國農村孩子真的是生病了嗎?我們要依靠最近十年的數據。

DSC00017.jpg


我們在全國收集了13萬個學生的資料。


我們給他們抽血,看看是否貧血,是不是營養不足、缺鐵——如果你貧血,你腦子不會轉,想學都集中不了精神。


第二個,我們檢查他們的大便,看裡面有沒有寄生蟲。第三個,我們篩查,看看有多少小學生近視可是沒有佩戴眼鏡。這個是今天的中國農村。


DSC00018.jpg


27%的學生貧血。33%——3個學生裡面就有1個,肚子裡面有蟲子。最後,還有25%的學生是看不到黑板的。你想一想,他怎麼能學?


這個問題其實非常好解決,天天他們都集中在一起,非常好篩查,發眼鏡,發驅蟲藥。我們的團隊是做行動研究的。


我們會選100個學校,50個學校發維生素,50個學校不發。一年回來就看看成績的變化,有很大的變化。發眼鏡也會有變化,這是當然的結果——如果你看不見,我給你眼鏡,你的成績會提高。


所以是不是小學沒學好?yes,這個答案是非常明顯的。


但是我覺得更嚴重的,最大的,沒有人知道的問題,是小學之前,認知能力低下的問題,而且這是0到3歲的嬰兒階段就開始的。


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1000天假設」,「1000天假設」非常簡單——我們的腦子,我們的認知,我們的IQ,90%是0到3歲的發育決定的。

DSC00019.jpg


3歲之後有很多其他能力的發展,你的非IQ能力會發揮出來。但是到了3歲,基本上我們的腦子已經定型了,不能再提高,或者說很難再提高了。


James Heckman,他是美國的經濟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他算出來,國家和家庭投資0到3歲,回報率是最高的。

DSC00020.jpg


在0-3歲,你投資1塊錢,有18塊錢會回來;3到4歲投資1塊,是7塊錢的回報;小學是3塊錢;大學裡投資1塊錢是1塊錢的報酬;成人是負的。


城市的家庭花很多錢給他們0到3歲的孩子。這個是城裡的IQ的分布,這是智力分數低於90,也就是智力發展慢的學生的百分比。

DSC00021.jpg


上海是14%——它是在上海交大醫學院抽出來的城鎮居民,很健康的群眾樣本。


北京也是一樣的,還有安徽的城市,廣州——不管你在舊金山,在倫敦,還是在雪梨,去做這個調查,這個數據也都是15%左右。上帝就是這麼安排的,有些人的智力發展就是比另外一些人低。

DSC00022.jpg


那農村呢?農村是怎麼樣的?你去查查看,我給你我的史丹佛帳號,能在全世界的網絡資源庫裡查——沒有一個團隊測過0到3歲農村孩子的認知水平——一直到我們的團隊,我的同事開始做。


這個怎麼測?其實很辛苦,他們要差不多3個小時去測他的IQ。你測到一個小時以後,那個寶寶就困了,要拉屎了,要換尿布了,睡覺了,非常辛苦。這是在全世界,從1967年來時用過一千萬次,ten million times的一個IQ測試,是比較準確的。


DSC00023.jpg


我們做得怎麼樣?我們第一步是在陜南,從山區的農村隨機抽樣的1800個嬰兒,每6個月我們測一次。24到30個月,已經超過1000天,超過一半的寶寶發展緩慢。也就是說,一半的農村寶寶一輩子沒有一個很好的IQ能夠去用於學習。

DSC00024.jpg

後來我們又在在河北跟雲南做了這個測試,得出來的數據是45%和51%。

DSC00025.jpg


或許你說,那是山區。那麼下面這個是浦東的農民、民工,北京的民工,鄭州、西安的民工。這個是縣城的農村。這個是中部大村——河南、安徽。這是搬遷村,反正到處都是40%,50%,一半。

DSC00026.jpg


你想這個是不是一輩子的問題?


這個是甘肅跟陜西的初中生,我們給他們另外一個測試,一半的學生是發展慢的。還有小學生——北京郊外,蘇州打工子弟學校的學生,河南、安徽、江西——也是一半。


DSC00027.jpg


因為你要是3歲IQ慢,你就是到最後IQ慢——幾乎一半三歲的小孩生在中國農村,所以是幾乎一半的一半,幾乎是1/3的中國未來勞力力,IQ是低的。


IQ低,做這個東西(流水線)不重要,你坐在那邊對著機器重復同一個動作,可能甚至比IQ高的人做得更好。但是這些工廠走之後,這些人要幹什麼,他沒有學習的能力的。


為什麼會認知能力低下?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基因,基因是不能改,這個是定下來的;可是第二是營養;第三是養育。養育跟營養,如果0到3歲缺少,它會影響到大腦的發展,影響到IQ、行為跟以後的學習。


所以是不是0到3歲的農村兒童有營養問題呢?所以我們下去做貝利測試的時候,也帶西安交通大學醫學院的護士跟我們下去測血——我們不單是測一次,我們先測這邊,再測那邊,讓寶寶哭兩次,然後再跟他玩貝利測試,他會很開心。


後來你就看,這個是6個月到18個月的嬰兒,一半以上的中國農村的寶寶是貧血的,比小學生的貧血比例更高。

DSC00028.jpg

你再看浦東,現在你去浦東看,我們可以讓農民從農村出來,可是他喂孩子養孩子還是用農村的辦法——饅頭、米飯、鹹菜。

DSC00029.jpg


所以,營養不良是一個問題。但是我們覺得更大的問題是養育問題——怎麼養孩子


問題不是不愛孩子,而是怎麼養孩子。我們問父母,你喜歡跟孩子玩嗎?你喜歡跟孩子交流嗎?如果你可以花錢讓你孩子的未來好,你會不會花錢?100%是yes。每個人都說,當然,當然。


這是我第二喜歡的數據——95%。我們問抱著寶寶的媽媽,你以後希望孩子會上學到什麼程度?95%的媽媽、奶奶會說,我希望我的孩子上大學。95%的農民希望孩子上大學,但是現實裡只有8%的農村人上大學。


我最喜歡的數字,是17%——17%的媽媽說我希望我的寶寶以後拿博士學位。她們是希望寶寶好的,但是到初中,1/3的孩子就輟學了。


她們是愛孩子的,那麼問題在哪裡?問題就是,我們問他們,你昨天有沒有講故事給你的寶寶聽?大部分的回答是否,只有10%的人是肯定的回答。


我們問,你昨天有沒有讀書給你的孩子聽?這個比例只有4%。


我們問媽媽,昨天你有沒有讀書給你孩子聽?她們的反應是什麼?她們會笑。



你們想像,你小時候,或者現在你的孩子,在魚缸裡面養一個小魚或者養一個烏龜,那你是不是天天晚上讀書給你的烏龜聽?你看,你們笑了,我告訴你,你問農村裡面的媽媽有沒有讀書給孩子聽這個問題,她會發出同樣的笑聲——就沒想過應該讀書給孩子聽。


原來的孩子,她們就只要他健康,要他種地,可是現在她們想要他上到大學,要上博士學位。她們不知道應該要給孩子讀書。

DSC00030.jpg


你們看,將近80%的農村家庭只有一本兒童書或者沒有一本書,他們沒有書。


她們愛孩子,非常愛孩子,到處都帶著孩子。

DSC00031.jpg


這個小孩子她只會說一句話——碰。好吧,開個玩笑。


我們可以做什麼?我們團隊跟幾個其他的團隊在中國推廣一個課程,這個課程就是教媽媽怎麼跟孩子玩——提高智力,提高語文,提高運動能力,提高社會感情。一個星期上一次課,有玩具,就是每一個星期給她兩個玩具一本書,第二個星期來收,然後再去發新的玩具。

DSC00032.jpg

我們用誰來講這個課?計生委。因為現在計生委是沒事情幹。結果怎麼樣?左邊的是我們給他們干預的,就是給他們上課,右邊的是控制組。

DSC00033.jpg

DSC00034.jpg


請注意這個圖帶給我們的兩個信息。第一,我們的干預是有用的,有影響的;第二,還有很多家庭沒有做到。問題在哪裡?答案是一個詞,叫作奶奶——因為有一半的孩子是奶奶帶大的。


我覺得真正的留守兒童問題,就是0到3歲期間,父母把孩子給奶奶帶,自己回去工作。所以就看看這個圖,首先,沒有干預的對照組,孩子平均IQ是88,53%的孩子IQ低於90,智力發展緩慢。但是我們教了6個月,上26次課,如果媽媽在家,孩子的認知發展完全正常。

DSC00035.jpg


僅僅是6個月的干預,就起到了這麼好的效果。


因為中國農村什麼都有,安全,家人的寵愛,什麼都會給孩子,就是不知道怎麼養孩子,你一教她怎麼養育,就有很明顯的作用。


很多媽媽第一個星期、第二個星期的時候還很猶豫,不想做,但是到第三個月、第四個月,她已經看到孩子的變化,她們變成了最相信要跟孩子交流的人,所以見效非常快。就是幾個月。


所以中國結果會怎樣?

DSC00036.jpg


我們當然希望它可以往上走,跳出「陷阱」。


正如之前所說,中國3歲孩子,有一半在農村。


如果中國一半3歲孩子中有一半都是發展慢的,而在另外一半三3歲孩子中,認知能力低下的比例是15%,加起來也就是超過30%的中國的未來的勞力力可能會有永久性的認知能力缺陷。


中國的財政很有錢,可是不夠養1/3的人,那是4億。低薪水低技能的工作沒有了,4億人要幹什麼?


在美國,發展慢的人是國家最大的負擔之一,我們要給他們特殊教育,10%的孩子消耗了40%的教育財政——我們要提高他們的認知能力,因為如果你不幫助他們提高,你不給他們工作的能力,他們會犯罪、吸毒、失業、造反。在美國,12%的人是發展慢的,但是你看中國,這個數字可能是4億。對此,我是特別特別地擔心的。


但是我們有辦法解決,我覺得這個問題必須馬上解決。馬上就要想想,怎麼讓媽媽留在農村,讓她怎麼教她的孩子。這個不便宜,但也不貴。


我經常說我希望中國援助非洲,但是現在每年給非洲1000個億,我覺得就是一個月的錢,80個億,拿出來,做小學裡面的健康項目,做養育的項目,就夠了,30萬個村子的村民能給他養育好。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


我講完了,如果政府、企業家、社會知道這個問題,就能很好地解決。這個是我們的網站,要跟我聯繫的話,非常歡迎,我們有實習生的項目,有志願者的項目,非常感謝,謝謝大家。


DSC00037.jpg

DSC00038.jpg


閱讀原文


以下內容來源:新京報、剝洋蔥


記者:陶若谷


這些人現在初中畢業,找工作是沒問題的。中國目前還需要大量建築工人、做iPhone手機的工人這些,他們一年掙四五萬塊是沒問題。但這些工廠以後就搬走了,搬到非洲、孟加拉,搬到其他第三世界國家。


等到2030年,這些不讀高中的人,他們要幹什麼?


DSC0000.jpg


演講人羅斯高(Scott Rozelle)。他喜歡別人叫他Scott,或者老羅。他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想了半天用英文還是中文來講,還是決定用中文。」1983年,他從康奈爾大學畢業,由於學過中文,跟著一個老教授到南京農業學院(現南京農業大學)做助教。


這一來,就是34年。三十多年間他一直同中國學者合作,足跡幾乎踏遍了中國大陸所有省份的農村地區,進行了大量的調查研究。


大概五六年前,他無意中看到韓國的一個影片。制衣廠裡,一群20歲的女工坐在縫紉機後面重復作業。


20年後,導演再去拍她們時,她們正坐在計算機螢幕前處理文件,給會計師做助理。片子拍得很一般,但每個鏡頭都印在羅斯高心裡。


他忽然意識到,80年代的韓國,農村高中入學率達到90%以上,中國的經濟要想發展,農村孩子也得走這條路——上高中。


為解決這個問題,他和他的研究團隊深入秦巴山區、西部地區的村子,挨家挨戶做試驗。從貧血到近視,從寄生蟲到無意識早教,他發現了很多問題。他從年齡上一步步倒推,希望找到孩子不念書的根源和解決方案。


文章發布後,有人說:「一個外國老人家卻對中國的教育殫精竭慮。」


同時,也有教育學、心理學的研究人員對他的某些觀點提出爭議和質疑。


這個來自美國史丹佛大學的經濟學教授,他講的那些到底靠不靠譜?他擔憂的問題,會真的實現麼?


剝洋蔥:知道自己的演講火了麼?


羅斯高:最近這兩年,這樣的講座我講了不下100次。每次都有三五十人來聽,加一起也就5000來個人。上星期六,我剛坐飛機到香港,正在見朋友,突然收到兩三百封郵件,他們告訴我有幾百萬人看到我的講座,我很吃驚。


剝洋蔥:演講中提到的數字63%,是指貧困農村中沒上過高中的人數比例麼?貧困農村是怎樣界定的?


羅斯高:對。貧困農村我們主要指的中部和西部的農村,不包括東南部那些非常不錯的農村。那些地區收入高、社保做得也好。


在我的研究裡,把中國分成三部分——沿海地區、城市地區、貧困地區。但這裡說的貧困農村,也不是雲南、貴州那些最窮的地方,僅僅是去掉了東部富裕的地區,大約占到農村人口的三分之二。


剝洋蔥:數據主要來源是哪裡?


羅斯高:這些數字不是我算的,是2010年全國普查得到的基層數據。我們合作30年的一些大學、研究所裡的學者朋友,他們提供的一手數據。就算把全國所有城市和農村都加上,18歲的孩子裡,上過高中的也只有53%。


2015年有一個模擬普查,但確切的數字還沒出來,我聽到消息是比這個又增長了一些,但現在還不確認。其實是一步步提高了,我要給中國政府一千個表揚。


剝洋蔥:但你對這個研究結論還是很擔憂,為什麼?


羅斯高:這些人現在初中畢業,找工作是沒問題的。中國目前還需要大量建築工人、做iPhone手機的工人這些,他們一年掙四五萬塊是沒問題。但這些工廠以後就搬走了,搬到非洲、孟加拉,搬到其他第三世界國家。


等到2030年,這些不讀高中的人,他們要幹什麼?不會念書,不會算術,不會計算機,你想他們會幹什麼?他們會乖乖地待在家裡種地嗎?我整個研究想要表達的最核心問題,就是中國要開始想這件事情。


剝洋蔥:你研究的發展經濟學主要解決哪些問題,通過什麼方式去解決?這種研究對中國發展的作用在哪裡?


羅斯高:我們的工作就是做行動研究。發現問題,然後看解決了之後會帶來什麼影響。主要做大社會的隨機干預試驗。要看看怎樣提高人力資本?人力資本怎樣促進經濟發展?這是我們的目標、方向。


DSC0001.jpg

▲羅斯高在農村調研。受訪者供圖


「多上一年,少掙三萬」


剝洋蔥:高中入學率裡包括了職高和中專,這兩個並不難考,你們調研的地區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不上?


羅斯高:對,不難考,甚至有些農村的職高是沒有考試的,百分之百能上。我當時想,是不是高中學費太高導致的?想推行免費的高中教育政策,現在有些地方已經做了,很好的。


我們就去175所初中,到初一的班級裡找最貧困的學生,每個班找4個,其中2個給他承諾,如果你上高中,所有學費我們來出。和他簽合同,把錢壓在銀行裡。剩下的2個不承諾,只跟蹤。


初三畢業的時候,我們就一個一個問,只剩60%多的人留下,剩下的已經到深圳、廣州、上海、溫州、西安打工去了。承諾給錢的學生,有39%考上高中,不承諾的有34%,只相差5%,並不多。


剝洋蔥:所以這個試驗算是失敗了?為什麼?


羅斯高:成績好想讀書的人,雖然上高中要花錢,但家庭想辦法借錢也要繼續供他念書。成績差的不想讀的,怎麼刺激都沒用,他也不讀。只有中間的那一小部分,你給他錢他就上。那5個百分點就是這部分人。


剝洋蔥:那會沮喪麼?下一步怎麼辦?


羅斯高:這個不算沮喪,效果不好我們就想,會不會是他們不了解高中很重要?


我們就給初中生開培訓課,給他們講,作業不會做要上補習班,下課之後不要去網吧這些。100個班培訓,100個班不培訓,結果培訓的輟學率反而更高。


他們說,上課之後發現,上高中是好,但多麼困難,我們永遠都做不到,還不如不上了。他們就去打工。多上一年學,少賺三萬塊。


哎,這我就有一點難過了。做行動研究,不知道什麼成功,不知道什麼不成功,這就是為什麼做這個評估。


我想知道為什麼學生能力不夠,他覺得難。在兒童和幼兒階段,我們發現很多孩子貧血,就發放維生素片。我們會進行營養干預、心理干預、養育干預這些。


剝洋蔥:涉及到很多社會層面,不僅僅是經濟領域,怎麼能保障項目可以順利進行下去?


羅斯高:出了經濟學的領域,其他的我就不懂了。每次試驗是有各個領域的專家一起參加,有國內的也有國外的。比如和中山大學眼科中心合作發放眼鏡,25%的農村孩子看不清黑板,他們就來篩查、配眼鏡的技術就是由他們來做。

DSC0002.jpg

▲羅斯高文章中公布的數據,中國幾乎一半的三歲小孩在貧困農村成長。



「0-3歲」是目前最重要的項目


剝洋蔥:沒有一個團隊測過0-3歲農村孩子的認知水平麼?你為什麼要去做這件事?


羅斯高:對,我們是第一個做的。當時一位營養學專家是我在史丹佛大學的同事,他一直跟我合作,解決貧血的問題。我們做得不錯,提高了孩子的成績。可是有一天他跟我說,Scott,你的試驗對象可能不應該是這批人。現在全世界都很重視「0-3歲」這個年齡區間的孩子,我們就打算做這個項目。


剝洋蔥:你論文裡提到「生命最初1000天的假說」 ,這個理論主要是說從懷孕開始1000天內的干預,對一個人會產生很大影響。但也有人說這個站不住腳,你為什麼相信這個?


羅斯高:這是很多科學家都公認的一個東西,他們研究發現0-3歲的IQ,會影響後面(3-15歲)非IQ因素的發育,比如耐力、耐心、社會交流等等。


這兩個因素加起來,那你的學習就會變好,你上學的年份會增加,你的工作就會更好,你會掙更多的錢,然後你的孩子也會有更好的早期教育。學得不好,就吸毒、犯罪、失業、領社會救濟,對社會是一個負擔。


這不是我們發明的。亞洲銀行、世界銀行也都提出過,他們20%的錢在南美是投資給0-3歲的孩子,投資回報率是最高的。我演講裡的有個表格非常重要。你投一塊錢給0-3歲的孩子,它的回報率是18塊,這都是那個表算出來的。


剝洋蔥: 你研究中提到的貝利嬰幼兒發展量表(BSID)測評智力發展指數,和我們通常說的智商(IQ),兩者之間是什麼關係?


羅斯高:是測一樣的東西,只是測法不一樣。成人智商測驗比如瑞文(智力測驗)需要自己答題,9歲到70歲的都可以測。而貝利測評是針對嬰幼兒,因為嬰兒狀態不穩定,通常要考四次。但我們有1800個嬰兒,做不過來,所以只考一次,最終算平均數。


剝洋蔥:也有新的理論說,脫離干預實驗之後,孩子們提升的智商又會回落,你知道這個麼?


羅斯高:我知道這個,這是今年上半年Science出的一篇文章,非常有名。他針對的是幼兒園時期,3-6歲。我覺得這個文章還是值得看,我會再去看一下。


我們第一批干預的0-3歲的嬰兒,現在已經5歲了,我們一直在跟蹤觀察。(智商)或許會提高,或許會減退,這樣的試驗非常稀少的,我們一直在做。最好的方法是,6個月之後我們再聯繫,我可以告訴你試驗結果。


DSC0003.jpg

▲羅斯高和參與干預試驗的家庭合影。受訪者供圖


「我覺得我是中國農村專家」


剝洋蔥:你們目前做的農村早期教育,提到撫養人都是媽媽和奶奶,爸爸去哪兒了?


羅斯高:爸爸98%都在外地,掙錢給孩子蓋房子。照顧孩子的基本上奶奶和媽媽,比例是一半一半。


爸爸走了,很多媽媽也跟著走,我希望媽媽走之前能知道,留下和離開對孩子有什麼區別,她再選擇走不走,不能盲目地走。


留守兒童的經濟條件並不是最差的,如果媽媽在外打工一個月掙3000,爸爸掙4000,一家一年的收入八九萬,是當地農民家庭收入的4倍。


剝洋蔥:那這種情況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羅斯高:有個人曾經跟我說,你知不知道這裡的媽媽和奶奶可能有抑鬱症,讓她們來養育孩子很困難,她們沒有心思。


後來我們搞了42個問題,比如會不會覺得生活沒有意義,是不是晚上一個人就哭了這些。結果37%的奶奶和25%的媽媽分數都超線了。按理說,她們要考慮精神治療,但不會有人去的。


這些奶奶很偉大,給老大看完孩子,老二又把孩子送過來,然後老三,這樣生活七八年。但是她們不會教孩子,她們都不跟別人交流。


剝洋蔥:你們在當地做的早教機構效果怎麼樣?


羅斯高:我們在100個村子做試驗,50個設置早教中心,50個不設置。當地政府很支持,計生委、衛計委的醫生、婦幼保健的醫生免費過來工作。


現在這裡變成村裡很熱鬧的地方,小朋友之間建立友誼,奶奶和奶奶之間也交流。一年項目周期完成後,我們會公布數據。


剝洋蔥:有人說你比中國人還中國人,你怎麼定位自己?


羅斯高:我覺得我可以算中國農村專家。以一個學者的身份,從1983年開始,我看著中國農村從人民公社到鄉鎮企業,到糧食補貼、村村通路,一直到現在發展起來。我最好的朋友是中國人,也是我的同事,這些年輕的、肯吃苦的學者,特別好。


剝洋蔥:你今年62歲了,打算退休嗎?以後還有什麼打算?


羅斯高:誰想退休呢?80年代我去過的村子,我現在還經常回去,差不多每半年去一次,有人還認識我,「你是不是羅斯高?你看你的頭髮都變白了。」我想把這些故事寫下來,以後寫本書。


DSC00039.jpg


閱讀原文


推薦閱讀:


>大陸「留守兒童」一直是個無奈的社會議題,新華社做了這個關於「新年願望」的專題。


>安徽雜技學校專收農村「留守兒童」,既算托兒所,也讓孩子鍛鍊身體。


>中國大陸有所謂的「留守兒童」,他們放暑假的日子過得比上學時還苦。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