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快手,還可以參考以下文章:


>微信、QQ、微博後的中國第四大社交工具、風靡四億中國農民的【快手】,怎麼回事?


>被各種嫌棄的中國農民社交APP【快手】,獲社交第一騰訊、流量第一百度投資,估值150億人民幣。


>在農村待了五天,終於知道為什麼快手能橫掃四億中國人。


640 (10).jpg


以下內容來源:新世相(微信id:thefair2)


作者:世相君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Sayings:


去年有一篇引起巨大爭議的文章,說 「快手」 上有一個人們不知道的中國農村。作者說那些激烈的表演是 「殘酷底層物語」 。


當時我寫文章反駁過。我覺得那只是一個自行運轉的世界,有殘酷有溫暖有生活的努力。


今天這篇文章,故事的主角來自一個叫做 「快手看中國」 的微信群。群裡一共 11 個人,包括知名演員、文化公司總監、企業高管。我的同事採訪了群裡的人。


他們熱愛快手,鄙視看不起快手、「精英意識」 濃厚的人。他們通過 「快手」 了解了一些地方的文化,懷著崇敬的心情想去朝聖。


他們財務狀況很好,生活在大城市 ,事業有成。不願被稱作精英,但其實就是精英。


其中一位女高管,和一個男主播談了場戀愛,但以不快收場。


他們相信自己在新事物上深刻挖掘的能力。他們認為自己在快手上看到了更大的東西——整個中國。


我卻覺得,他們和 「快手」 一起,才構成了整個中國。


他們刻意放低姿態,但這種低姿態事實上卻很像是高姿態的變種。他們和他們觀看的人完全是兩個世界,這兩個世界平時毫無交集,各以自己的方式生長。


而他們試圖在其中製造交集時,就顯出了兩個世界的不協調。




有錢人如何用快手 | 戀愛、朝聖和試圖拯救

by Pi




聽說趙明明和勝哥談戀愛的時候,我很吃驚,完全不敢想。


趙明明快 40 歲,企業高管,北京人,開一輛價格大約300 萬元的賓士 G65。


勝哥是 「快手」 上的主播,18歲,生下來沒有左胳膊。在 「快手」 上,他以直播 「生吃」 聞名。曾啃過鴿子頭、吃過活雞和蛇。


他們是通過 「快手」 認識的。


DSC0000.jpg

趙明明很愛 「快手」 ,她建了一個群,叫 「快手看中國」。


群裡都是和她一樣有錢、喜歡看 「快手」 的人。


剛聽到我要和她聊 「快手」 的時候,趙明明是拒絕的。


「 快手不需要你們評判。」


去年有一篇關於 「快手」 的文章很火,《殘酷底層物語:一個影片軟體的中國農村》。這篇文章被丟進趙明明建的 「快手群」 裡,群炸了:「就他們聰明,就他們高級。


沒刷過3萬塊以上的人,沒資格寫快手。」半年多時間,趙明明在 「快手」 上花了接近10萬元。


可她卻說:「我在快手上體驗了多種人生,只刷10萬太少了。」




2016年,趙明明在微博上看到了萬小菊的影片。


萬小菊罵人特別臟,「你捂捂喧喧好像個寂寞的大 X 眼子,我這頓死亡大勾拳想把你打成無奈的胎盤……」


趙明明覺得很可樂。


DSC0001.jpg


為了看更多萬小菊的影片,她找到了 「快手」 。


趙明明極力建立和萬小菊能有的一切聯繫,她和萬小菊成了朋友,互相寄禮物。


她讓朋友的內褲店拉上萬小菊的影片打廣告,「 褲衩就賣出去3、4條,我們不在乎這個,就想讓他發一個(廣告),我發朋友圈高興高興。」


有段時間裡,精英批判 「快手」成了種共識。


但在趙明明建的微信群裡,大家都是某個領域的精英:知名演員、文化公司總監、企業高管。


他們每天花大量時間討論快手。因為趙明明喜歡東北漢子,有幾個人和她組成了「團夥」 作案 。


一遇到趙明明喜歡的東北主播,趙明明負責撩,知名演員王傑負責刷錢,文化公司總監小 B 等人負責起 「在一起、在一起」 的哄。


趙明明和勝哥就是這樣好上的。


勝哥的影片相當獵奇:咬活鴿子的頭,咬下來那鴿子還能動。街上賣給小孩的雛雞,勝哥買了兩只,拿起來就往嘴裡塞。


DSC0002.jpg


勝哥家裡條件不好,父母喝酒打架,還有個弟弟,全家靠他騎三輪車賣豆腐養活。


他早期錄的影片都是賣豆腐,大冬天拿牙咬著袋子,一隻手往裡裝豆腐。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發現 「生吃」 可以賺錢。


趙明明對他挺好。因為鏡像,直播時老有人問:你到底哪個胳膊殘疾了、是不是假的。勝哥一遍一遍解釋。


DSC0003.jpg

勝哥的帳號被封了,「社會久爺」是勝哥父親開的直播帳號。


趙明明立即給他做了件T恤寄去,上面寫著:我叫XX,左胳膊天生殘疾,今年18歲,家住蘇家屯。


她為了和勝哥的頭像挨在一起,有次給勝哥一下刷了3萬元。只有「榜一」才能和主播的頭像挨著。


勝哥的爸爸得了肺病,趙明明趕緊托人在澳洲買了清肺藥,給勝哥寄去。


戀情沒維持太久,趙明明和勝哥分手了,原因她不想說。勝哥的爸爸開始天天在直播間罵她,說她騙了自己的兒子。趙明明覺得,這家人太翻臉不認人了。


DSC0004.jpg


「中國農民有 8 億(其實2016年的數據是6 億),一些人本身生活狀態就特別極端,你不沾快手,不代表農民就不在你身邊。」


趙明明覺得,她通過 「快手」 參與了現實中永遠沒法參與的生活。在她和群友眼裡,這部分生活,「不接觸是你的損失。」




知名演員王傑(化名)是這群裡最有錢的人,他喜歡看社會生活類影片。尤其是瀋陽市紅番區一帶的社會大哥直播。


在瀋陽,像紅番區這樣的迪吧,晚上11點一開場,「小搖子」(混社會的小年輕)就進去了,發泄火力或是看場子,這是東北娛樂文化的特色。


社會大哥們的直播都發生在一條街上。那條街讓王傑覺得親切,像是自己每年過春節回家鄉一樣。


「是種鄉土氣息,也是一部分的中國。每次打開,我就像蹲在了瀋陽的街角街頭,特別有代入感。」


DSC0005.jpg

混紅番區的三眼(佳偉)被抓,聶帥帶著一幫兄弟,在夜店外為三眼發影片。


一度,紅番區成了 「快手看中國」 群裡的烏托邦,大家做夢都想去瀋陽,想去紅番區朝聖。


王傑把看這類影片當成另一種體驗生活。「我不可能有機會經歷每一種人生,但我得演那些我沒經歷過的人生。」


只要不拍戲,他就抱著手機看 「快手」 。


「簡直可以叫 ‘快手見眾生’。」 趙明明和王傑曾想把群名改掉。 「快手」 一開始「百花齊放」的狀態,讓他們覺得自己對世界的想像力太有限了

一個叫小梅的主播,是安徽某縣城人,不會化妝,但長得特別好看。


DSC0006.jpg


她在一個小零件廠的流水線上做焊接,工作時直播,每天都會焊錯元件。有時她下班回家也直播。家裡條件很差,家徒四壁。


有次直播時,她坐在只有四面牆的房間裡說:「下班了,加班!掙大錢!不過回來只能吃泡麵了。」說完後她自己發出一串笑聲。


在焊接廠,小梅每個月的薪水只有 800元


「太可惜了。」趙明明想幫她,於是和群友商量了幾個方案:要麼去給群裡的某雜誌主筆當助理,要麼介紹到自己公司當前台,這麼好看,還可以介紹到王傑的公司當群演。


然而,小梅拒絕了。她根本不信有這麼好的事。


小梅不是不想掙錢,她後來加入了微商,也拍了些廣告照。和趙明明們一樣,她對這個世界的想像力也很有限。




在 「快手」 上,這些有錢人還認為自己學到了為人處事的道理和實用技能。


目前,給主播刷禮物刷的最多的,是單人單筆500萬元。


大家管這樣的人叫「神豪」。


「神豪」們不僅在 「快手」 上給喜歡的網紅主播大手筆刷禮物,當網紅到了自己的城市,還全力接待,高級酒店、食宿全包。


「神豪」 們在直播間和別人說話,總是又客氣、又熱情。


一開始趙明明以為,這些 「神豪」 是想利用網紅打廣告,可過去一年了也沒有合作。後來她覺得自己悟到了,「神豪」的行為背後有她以前不明白的一個道理:就是要跟形形色色的人搞好關係,在人際交往上要特別勤奮。


群裡的另一個成員小 B在文化公司負責市場,她跟目前 「快手」 上排名第一的 「散打哥」學了不少活動策劃經驗。


散打哥很會進行預熱,直播當天,會替換幾次場景,讓直播高潮迭起。


DSC0007.jpg


小B還追看 「朝陽律師」 。他在 「快手」 裡分享各種法律常識,一個影片講一個主題:物業可以斷水斷電催繳物業費嗎?沒有房產證的房屋能買賣嗎?最快速的離婚方式是什麼?他分享過一個標準的欠條模版,小B保存了。


DSC0008.jpg




越來越多的人看 「快手」 。


這個APP成了中國流量第四大的手機應用,日活一千多萬。同時,「快手」 也進行了整改。


「有意思的都是小網紅了。大網紅太在意觀眾,每天的直播特別商業,像春晚。」趙明明覺得,「快手」 上的 「階級固化了」。


王傑喜歡的社會大哥 「進去了」 。留下來的那些 ,每天上節目前要特意用粉底把文身遮住,沒法遮全,看起來烏突突一片。


沒有爭執、撕扯、不再有讓人覺得生龍活虎甚至血淋淋的人生,趙明明說她覺得現在的 「快手」 興味索然。


對那些看不起 「快手」 的人,她曾這樣說:「 就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下去吧,就這麼一直愚昧無知下去吧。」


現在,「快手看中國」 群還在,但群裡的這些人包括趙明明,都很久不打開 「快手」了 。


我問趙明明,在 「快手」 上,你最大的收獲是什麼?


「愛過。」

DSC0000.jpg

閱讀原文


>微信、QQ、微博後的中國第四大社交工具、風靡四億中國農民的【快手】,怎麼回事?


>被各種嫌棄的中國農民社交APP【快手】,獲社交第一騰訊、流量第一百度投資,估值150億人民幣。


>在農村待了五天,終於知道為什麼快手能橫掃四億中國人。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