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2017年10月11日上午,阿里巴巴宣布成立【達摩院】,將在全球各地建立實驗室,並引入大學教授參與其中,未來三年投入人民幣1000億元,進行基礎科學研發。

首批「院士」有10人,被稱為「達摩祖師」,其中包含中國兩院院士、美國科學院院士,他們的組成全稱為「達摩院學術委員會」,名單如下:

高文:北京大學數字媒體研究所所長、系統晶片研究所所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多個國際標準委員會「中國代表團」團長

梅宏:青鳥系統主要創始人、北京理工大學副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

吳朝暉:浙江大學校長,之江實驗室副理事長

黃如:最年輕的中科院女院士,奈米尺度新型半導體器件、工藝技術及相關應用技術領域權威學者

Michael I. Jordan:美國三院院士,人工智慧領域世界級泰鬥,兩位根目錄人物之一,眾多知名AI科學家的導師

李凱:美國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提出分散式存儲設計思想

周以真:哥倫比亞大學數據科學研究院主任,定義了計算思維;

Henry M. Levy:華盛頓大學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美國工程院院士

George M. Church:「人類基因組計劃」領軍人物、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用新方法開創了「個人基因組」研究的時代 

Avi Wigderson:以色列數學家、計算機學家,美國科學院院士, 美國人文與科學院士

馬雲隨後發表演說,宣稱要讓達摩院比阿里活得長。

阿里巴巴帝國如今已經不用怎麼為錢煩惱了,馬雲想解決的是未來的問題。

他在演說中對此有詳細的論述(文末附上演講全文),從中可見這位不懂技術卻打造出全球數一數二電商帝國的中國文科生,對未來還有什麼樣的想像和壯志。

以下第一部分的內容是中國科技媒體的解讀。

640 (1).jpg


以下內容來源:黑智(微信id:VR-2014)


作者:楊潔


今天,阿里做了一件成立18年來都沒做的事:成立了研究室。


而且馬雲一投入,就是大手筆:三年內,阿里在技術研發上投入超過1000億人民幣,最新成立的這家阿里的全球研究院「達摩院」作為承載阿里NASA計劃的實體組織,進行基礎科學和顛覆式技術創新研究,初期招攬100名全球頂級科學家和研究人員。


量子計算、自然語言處理、機器學習,幾乎你想得到的高尖端技術都在達摩院的研究領域內。


不叫「研發中心」,不叫「研究室」,不叫「實驗室」。天下武功出少林,阿里出手,就是一個「達摩院」。


因此,以後你要再說互聯網公司裡,「文科生」馬雲率領的阿里不懂技術,小心馬雲爸爸調集「十八羅漢」,用整套「韋陀掌」和「拈花指」招呼你。


馬雲還說,他對達摩院下了三個原則,首先第一個就是,要比阿里活得長。「有一天即使阿里巴巴不在了,達摩院還要繼續存在,今天阿里巴巴已經活了18年,我們還有84年要走,達摩院至少得活85年。」


這是阿里的野望,或許和廣大中小企業並沒什麼關係。但是從中馬雲也告訴了我們一些其他的事情:為什麼等了18年,阿里認為這是個組建研究室/實驗室的機會?一家互聯網公司,到底需要研究室/實驗室去做什麼?


而即使是一家中小企業,也不得不思考下馬雲和阿里所描述的場景:這是一個無法脫離技術發展經濟的時代嗎?而未來,又屬於誰?


DSC0000.jpg


1


互聯網公司需要研究室麼?


首先來說說,阿里為什麼現在才組建達摩院?


昨天晚上,一張馬雲和多位科學家的合影在科技圈兒刷了屏。大多數吃瓜群眾不熟悉他們的成就,但是記住一點就夠了:他們都是信息技術等領域的大牛,全球頂級科學家。


「文科生」馬雲邀請他們來到阿里,引發了不少猜測。但今天,謎底揭曉,他們是為阿里的「達摩院」出謀劃策的。


DSC0001.jpg


在達摩院公布的首批公布的學術咨詢委員會十人中,有三位中國兩院院士、五位美國科學院院士,包括世界人工智能泰鬥Michael I. Jordan、分布式計算大家李凱、人類基因組計劃負責人George M. Church等。作為最高學術咨詢機構,學術委員會對研究方向、重點發展領域、重大任務和目標等學術問題提供咨詢建議。


DSC0002.jpg


成立研究室/實驗室,在互聯網公司中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不提百度和騰訊、今日頭條這樣的大型公司,就算是在中小公司裡,現在成立一個實驗室或科研中心,設立個首席科學家,好像也成了一種時髦。


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技術驅動浪潮,已經席卷了全球。


但這是不是每個公司都必須要做的事情?等了18年才組建達摩院的馬雲的回答大概會是:沒錢搞什麼實驗室。


在這個AI時代來臨之前,那些大公司尤其是跨國巨頭,也都有自己的研究室/實驗室。比如微軟、Intel、IBM,或者貝爾實驗室。


阿里成立七八年後,也有人有過類似的想法。但馬雲說,阿里成立前十年,不管誰,就別和他提這件事。「公司在還沒有立足之前就考慮研發是大災難」,原因就在於,這是件實在燒錢的活兒,「阿里巴巴那時候的利潤很低,這點錢說不定搞一次就沒了」。


馬雲不是工程師,但他是基於商業思維在考慮。而他提到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成立實驗室,要為什麼去「研」?


在他看來,微軟也好、貝爾也好、IBM也好,這些工業時代實驗室為主的模式,在當時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但是現在,時代已經改變,它們立足的經濟模式已經被顛覆,因此,它們也「不是未來」。


「我發現絕大部分的公司是研而不發,就是Research for fun(黑智註:為快樂研究),不可能走久;Research for profit(黑智註:為利潤研究),更不可能走久。那時候我去一家國外大公司,工程師跟我講這個產品怎麼賺錢,而不是告訴我將解決客戶什麼問題,我就覺得,這個問題出大了。」


這並不意味著中小公司可以放棄技術。


尤其是對於電商和互聯網企業而言,如果沒有數據和雲計算等的支撐,或許一個「雙十一」,我們都不可能擁有。


但關鍵是,你因為什麼去做技術。


馬雲對此的表述是:「BAT裡面,騰訊也好、百度也好,都是工程師出身。他們的判斷基於這件事情技術能不能完成;我的判斷是基於,這件事情不完成明天會不會死人。如果這件事情我們不這麼做下去,明天一定會倒霉,明天我們公司就跨不過去,那麼哪怕做不到,也得想辦法做到。」


正因為這樣,阿里巴巴九年前全面進入雲計算。


也正因為如此,阿里在滿十八歲後,決心組建達摩院。現在,阿里有了做這件事的足夠資本和底氣:資金、人才儲備,以及數據。


以及,知道研究院要做什麼。


現在,賺錢已經不再是阿里操心的問題了。BAT這個量級的公司,所要思考的都是,未來是什麼,而它們將如何在未來立足。


馬雲的定位是,解決問題。


「21世紀的公司,只有解決社會問題才能活下來。」


而對於大企業而言,就在於它能解決多大的社會問題,「解決的社會問題越大,責任就越大,利益也就來得更多」。


而一家研究院,為快樂研究太遠,為利潤研究太近,馬雲為它制定了一個非常長的表述,是「Research for solving the problem with profit and fun(黑智註:為解決問題研究並帶來利潤和快樂)」。


很難做到。所以,只有研究的是基於市場的技術和產品,才能存續的時間更久。


DSC0003.jpg



2


未來屬於利用互聯網公司最好的公司


第二個問題是,阿里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中小企業研發技術難。但是,這已經不是一個脫離科技能夠賺錢的時代了。


阿里在去年雲棲大會裡面提出五個新:新零售、新製造、新金融、新技術、新能源。而在這一年內,我們看到了大型商超和零售線下門店的關店潮、與之相映成趣的電商平台的線下開店熱,以及各種無人零售解決方案的出現、傳統餐飲零售與線上的結合與轉型……


整個新零售行業,都在發生著迅速且巨大的變革。


即使是個十八線縣城的零售點用戶,也可以在線下訂和支付,大型電商和物流企業的物流體系已經覆蓋到鄉村,而這一切,都將被納入它們的大數據體系和分析系統。


而這也許只是個開始。


在馬雲看來,將來的中小企業都是跨國企業,將來沒有中國製造、美國製造,只有Made in Internet。物聯網、計算能力、AI,都在倒逼著各個行業,從基礎上進行變革。未來衡量經濟發展的指數,或許不是電力,或者通了多少道路,而是要看算力、看數據是否打通、看互聯網的覆蓋能力。


從這個意義上講,未來的創新的現代服務業,將是經濟的支柱。


DSC0004.jpg


已經有先行的巨頭在嘗試,比如貝索斯打造的亞馬遜帝國。亞馬遜的Amazon Prime會員體系在美國擁有數千萬客戶,在英國達到數百萬;AWS與雲計算平台為亞馬遜提供了每年120億美元的收益;今年6月,亞馬遜以137億美元收購了連鎖超市Whole Foods以及其旗下400多個零售網點。Alexa語音助手通過面向第三方開發者和品牌開放,已經接入包括家庭、汽車、醫療等場景,並服務亞馬遜的音樂、電影、硬件、電商等。


而將亞馬遜的業務和阿里對比,不難看到兩個龐然大物的相通之處。它們都不僅僅想做一家電商平台,而是在聚攏了線下流量、又在流量紅利快要吃完的今天,想要全面成為一家為滿足客戶需求的企業服務提供商。


馬雲在2017世界物聯網博覽會上說:「我們(阿里、Facebook、亞馬遜等)才是真正的現代服務製造業。我們背後有強大的製造能力、設計能力,把服務當成產品的能力,它不是網絡上走來走去的一些Program。現代服務業本身就是真正的製造業。」


聯想到Amazon Go和阿里淘寶節上推出的淘咖啡,它們的重心,也並不是「炫技」或是想要在開店時節省掉幾個店員的薪水支出,而是在於為線上線下的零售商們展示,如何在線下展示產品、硬件、服務,而通過線下,又是如何獲取用戶的數據和體驗的。所謂新零售的核心,不過是把線上、線下、物流結合在一起,去掉中間環節,提升配置資源的效率。


所以馬雲說,阿里巴巴不指望靠達摩院賺錢,但是它自己要去掙錢。他希望,達摩院能夠解決1億人口的就業機會,創造1000萬企業的盈利發展空間。


機器不會取代人類,但是機器智能的發展,帶來的行業的變革,卻能讓很多以前的崗位消失,同時創造出新的崗位。或許AI創業的一波泡沫會在這個冬天破裂,但技術為服務體驗帶來的提高,以及商業效率的提升,一旦被人體驗到,就不會倒退回去。


傳統實業並不是就比互聯網差了。事實上,在國內賺錢的公司中,不乏實體經濟的身影。而對於國內千千萬萬實體企業和中小企業而言,或許它們要思考的,也是如何去面對下一代「服務」型公司提供的業務和產品了。


因為馬雲還說,未來並不屬於互聯網公司。未來是屬於,那些利用互聯網公司最出色的公司。


DSC0005.jpg



以下為馬雲與科學家座談及雲棲大會演講,經黑智編輯:


阿里巴巴研發技術的出發點是,能解決什麼社會問題?


在公司剛剛成立七八年的時候,我是堅決反對公司有任何研究室、實驗室的。前面十年誰都不能跟我談實驗室,絕對不能跟我談微軟研發部門、IBM研發部門,我認為這些研發部門走不長。


因為當時我們是一個初創公司。盡管我們很強調技術,但是公司在還沒有立足之前就考慮研發是大災難。我發現絕大部分的公司是研而不發,就是Research for fun,不可能走久;Research for profit,更不可能走久。那時候我去一家國外大公司,工程師跟我講這個產品怎麼賺錢,而不是告訴我將解決客戶什麼問題,我就覺得這個問題出大了。


此前我知道阿里巴巴還沒有Ready,我只希望通過技術解決很多問題,而不是一下子提升到實驗室。而且微軟也好、貝爾也好、IBM也好,這些工業時代實驗室為主的模式,在當時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但其實在前十年已經越來越萎縮了,它不是未來。什麼是實驗室的未來,在沒想明白之前以及自己公司沒有站穩腳跟之前,不得輕舉妄動。


阿里巴巴那時候的利潤很低,這點錢說不定搞一次就沒了。


但是今天的阿里十八歲了,我們要有擔當精神;今天的阿里也跟以前不一樣了,大家知道阿里是一個電商,其實電商只是阿里巴巴20%的東西,我們以電商出名,以電商作為切入口,但本質上我們不是一家電商公司,九年以前已經把自己定位成為一家數據驅動的公司,九年間阿里巴巴成為當今少數幾個能夠處理豐富數據源的公司。


今天就規模效應來講阿里巴巴是全世界最大的電商,其實亞馬遜、eBay,以及後面五個的量全部加起來,沒有阿里巴巴大。做到這個,背後是阿里巴巴強大的技術力量支撐。就光一個雙11,技術含量之高,也超過很多人的想像。


因此我很感謝阿里巴巴有一批前赴後繼努力的工程師。我是不懂技術的,但是正因為我不懂技術,我比誰都支持技術,我老是覺得不懂的東西要出事。


相反BAT裡面,騰訊也好、百度也好,都是工程師出身。他們的判斷基於這件事情技術能不能完成;我的判斷基於這件事情不完成明天會不會死人,如果這件事情我們不這麼做下去,明天一定會倒霉,明天我們公司跨不過去,哪怕做不到,也得想辦法做到。正因為這樣,阿里巴巴九年以前全面進入雲計算。


我們是以解決問題來判斷,而不是想當然去解決未來,更不以昨天的思路去解決未來。這是阿里巴巴和其他公司不一樣的地方。


阿里巴巴技術研發的擔當是為國家和社會創造未來。


阿里巴巴已經不是一家普通的商業公司,我們在這個國家、在這個時代擔當有巨大的責任。


十年以前我就在阿里巴巴講:中國電商發展得好,跟阿里巴巴沒有關係;但是中國電商發展得不好,跟阿里巴巴有關係。因為那時候90%的中國電子商務人才在我們公司,我們做得不對,就意味著這個國家做得不對。


思考到最後,我覺得阿里巴巴必須是一家創造未來的公司。


我們必須是一家創新的公司,我們要成為國家創新的發動機,而不是我們自己的創新;我們必須是一家時代的公司,The company of the century;我們必須是全球化的公司,我們必須代表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十年以來我從來沒有改變這個觀點。你只有這樣思考,這家公司的立意才會第一天就跟其他公司不一樣。


有人挑戰說阿里巴巴還有什麼不做的,你到處都在。但我覺得阿里巴巴本身就不應該只是一家電子商務公司,而是國家和社會乃至於世界創新的發動機。


就像電是沒有邊界的,你不能說工業可以用電,農業不能用電,我們各行各業都要用互聯網的技術、思想去影響和改變。阿里巴巴必須擔當起這個責任。


創立「達摩院」是為了支撐第五大經濟體、服務世界經濟


正因為貫徹了這個思考,也因為我們對於技術的欣賞和敬畏,阿里巴巴可能是跨界做得最好的公司,是商業和科技結合最好的公司。


到今天,賺錢對阿里巴巴來講不難。十八年來,我考慮的、召集的會議,關於討論賺錢的,沒有超過三個小時。我認為前面的事情做對了,錢自然多;事情沒做對,錢最終都會走。阿里巴巴現在有了錢,就要考慮未來的問題。阿里巴巴把自己定位為一家創造未來的公司,就必須為未來思考問題。


▼2017年6月,馬雲向投資人演說:阿里巴巴將會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


我們這個實驗室定位是什麼?我覺得不應該是Research for fun(為快樂研究),也不應該Research for profit(為利潤研究),而是Research for solving the problem with profit and fun(為解決問題研究並帶來利潤和快樂)二十一世紀的公司,只有解決社會問題才能活下來,不解決問題活不下來的。


For fun走得太遠,for profit走得太近,都走不長。一個企業做得多大,在於企業解決多大的社會問題。解決的社會問題越大,責任就越大,利益也就來得更多。這是阿里巴巴思考的邏輯。


今天阿里巴巴的規模已經等於全世界第二十一大經濟體,我們有五億多的月活躍用戶,有巨大的數據,無數的消費者,每天的麻煩遠遠超過大家想像。但是這些麻煩都是科學家們的機會。十年以前我就提出來,阿里巴巴缺的不是工程師,缺的是社會學家、經濟學家、心理學家、計算機專家等等。我們要孕育的是一個社會,而不是一個Company。


阿里巴巴未來二十年的目標是打造世界第五大經濟體,不是我們狂妄,而是世界需要這麼一個經濟體,也一定會有這麼一個經濟體。今天的阿里巴巴有錢,有資源,有人才,有影響力,還有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數據寶庫。這些資源、人才、數據不應該只為阿里所用,應該為世界所用,為未來所用,這是我們真心的想法。


我們建立這個經濟體要完成三個目標,第一個目標,讓世界經濟更加Inclusive,第二讓世界經濟更加Sustainable,第三讓世界經濟更加Happy和Healthy。達到這三個目標將為世界解決一億就業機會,服務跨國界的二十億人,為一千萬家企業創造盈利的平台。


這樣的第五大經濟體需要技術支撐,這中間有太多的技術問題要處理,所以這個實驗室是為未來二十年的經濟體打造的。經濟體不是屬於阿里巴巴的經濟體,實驗室也不是屬於阿里巴巴的實驗室。我不想把它變成阿里巴巴的實驗室,阿里巴巴的工程師解決自己的問題難是難,但是問題還不是太大。


DSC0006.jpg


「達摩院」要比阿里巴巴活得更長


我希望阿里巴巴有三樣東西可以傳承下去。我個人希望第一是阿里巴巴留下這個實驗室,它活得要比阿里巴巴長;第二留下一所湖畔大學,培養企業家,把自己所有的得失告訴人家;再一個,阿里巴巴的公益基金會活得很長。有一天阿里巴巴不在了,這三樣就是我們留給世界最好的東西。


但是要活得長,就未必活得好。蠟燭要燒得亮,那一定燒得很快;你要燒得時間長,一定是沒有那麼亮的。我直截了當跟王堅(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講過,這個實驗室絕對不能等資金,這個錢給你就是創業基金,這個實驗室是要掙錢的。要有掙錢的意識,才能活下去,靠撥款的話,那公司有錢你就活,沒錢你就死了,我要的是公司死了,實驗室還活著。這是可以找出好模式出來的,我希望不僅僅靠論文活下來,90%以上研究的東西,不能只在實驗室裡面,必須在市場上。只有這樣,這個實驗室才能走得長。


在成立實驗室方面,我考慮的時間比較長,所以才遲遲推出。真正的科學家和真正的企業家是共性的。第一我們都是樂觀主義者,我們是因為相信才看到的,絕大部分人是因為看到了才相信。如果不相信這個事情會發生,不可能Research for fun;第二我們有擔當精神,我們敢冒風險;第三必須有創新、創造、創意,必須走不同的路。在阿里巴巴做一件事情,我都會問:你有什麼辦法做得跟別人不一樣,如果做得一模一樣,憑什麼你做呢?


兩個禮拜以前我接到童文紅(阿里巴巴集團首席人力官)的電話,討論實驗室的名字。我說幹嘛一定要研究院、實驗室這樣的說法,幹嘛不能創造一個自己的名字,我覺得達摩院就很好。她說達摩什麼意思,英文怎麼翻譯,我說就叫Damo,叫著叫著就順了。Google一開始聽著也很奇怪,慢慢就叫出來了;英特爾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叫著叫著就習慣了。就叫達摩院這個名字好了,叫著叫著,養著養著,愛著愛著,就會越來越喜歡。


十八年過去了,我們現在決定成立這個實驗室,很多人說什麼才是你們的未來,學微軟的模式、還是貝爾實驗室的模式,這個問題探討了不少。上一個世紀的企業,抓住一次機會或者兩次機會,就會成為一家了不起的企業。但在二十一世紀,要成為了不起的企業,必須解決了不起的問題,想成為偉大的企業,必須解決偉大的問題。


所以阿里巴巴希望走出自己的模式,我們會學習IBM,學習微軟,學習貝爾實驗室,學習在過去人類歷史科技發展過程中取得的巨大的經驗和教訓,但我們必須走出自己的路。


我們中國很多的思考要填補世界什麼空白,美國以前有,我們必須有一個;蘇聯以前有,我們必須有一個,幹嘛這樣?為什麼中國人不能自己走一套出來?以今天中國的資源,中國的擔當、人材、資本,我們完全可以在科技領域走出自己路,打造自己的一流。我們必須思考達摩院一定也必須要超越英特爾,必須超越微軟,必須超越IBM,因為我們生於二十一世紀,我們是有機會後發優勢的。


以前看社會經濟發展好不好,看電力指數,未來我們是看計算指數;以前我們是否通電、是否通道路,今後我們是要看是否通數據,看互聯網覆蓋能力。我想未來的三十年,各行各業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未來將不屬於互聯網公司,未來將屬於利用好互聯網公司最好的公司。


現在對未來擔心的人也越來越多,擔心技術將會取代人類,技術將會消滅就業,技術將會拉大財富貧富差異。我相信這全是空擔心,因為技術、科技一定是為了人而存在的。對技術的擔心是因為缺乏對自己的自信,也缺乏對未來的想像力。任何一次技術革命,確實對傳統工業、對傳統技術、對傳統就業帶來衝擊,但是任何一場技術革命都帶來了新的就業。


IT時代是讓自己越來越強大,而DT技術是讓別人越來越強大,讓世界越來越共享。所以IT時代是28理論,DT時代是82理論。DT時代必須強調普惠、必須強調可持久發展,DT時代必須講究個性化,因為只有個性化,才有可能有Happy & Healthy,才有真正的快樂,電子商務將會變成真正的E-Business,將來的中小企業都是跨國企業,將來沒有中國製造、美國製造,只有Made IN Internet。達摩院要做的,就是真正要把技術進行普惠。如果不能把技術做得普惠,讓更多人分享、享受技術的紅利,我相信第一是一定走不久,第二走久了也會被推翻。


我希望這個實驗室的主管,要有強大的Business sense。我們的CTO(張建鋒)就有強大的Business Sense,他輪崗了很多部門,純技術忽悠他沒用,純商業忽悠他也沒用。一個科學家要有創業者的意識,一個企業家要有科學家的嚴謹態度,因為只有這樣才有未來。


五年內,我們對達摩院投入會超過1000億。阿里巴巴不指望靠它賺錢,但是它自己要去掙錢。當然掙錢是靠解決問題,我們有的是需要解決的問題。這是我對研究院定位的思考。


根據以上這些思考,我對我們的達摩院充滿信心。不僅僅因為我們要投入一千億,不僅僅因為我們有資源,更是因為我們有太多問題要解決、要跨過去。


DSC0000.jpg


DSC0001.jpg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