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吳曉波頻道(微信id:wuxiaobopd)


作者:巴九靈


(吳曉波為中國財經名嘴,擁有自己的廣播影視節目和自媒體,本文作者巴九靈為其團隊成員。)


貧富差距,是當今全世界面臨的最大難題之一。


前幾天,2017年的胡潤富豪榜發布,中國最富有的2000位人士,一定得到了舉國關注。


而今天,我們則應該關心另外一頭的一群人。


10月17日,是聯合國自1993年以來每一年的國際消除貧困日,2014年,中國國務院特地將這一天設定為「中國扶貧日」。


中國還有多少窮人


按照中國過去幾十年的語言體系,我們一直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一個欠發達的地區,言下之意也就是窮人比較多的國家。


1978年,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到處都是窮人,農村的貧困人口規模是7.7億,當時中國農村總人口才8億左右。那時候的窮,是真窮。有3億人屬於極其貧困人口,連基本的溫飽也沒有得到解決,吃了上頓,可能就要擔心下頓。


DSC0000.jpg


比如吳老師在書裡寫過,他在1990年大學畢業前的南疆考察之旅時,所見到的「真實中國」。


在江西,他們看到兩個缸埋在地裡,上面加兩塊木板,就是廁所。男缸和女缸中間只隔著幾根竹子,能互相看到,相互遞紙巾,下面全是蛆蟲,他們甚至都不敢上去。


在貴州的大山裡,一位30多歲、死了丈夫的女人,看上去有五六十歲的蒼老,帶著3個女兒,最大才9歲。打開鍋蓋,裡面只有番薯,沒有一滴油,牆上掛的全是辣椒。


母親用自己做的東西下山去換布和鹽,全家只有兩條褲子,三姐妹輪著穿,每天都有一個孩子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出來見人。


那麼到今天,中國還有多少貧困人口?


根據2016年中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的數據,農村貧困人口4335萬人,人口占比為3.1%。而上述赤貧的例子,則幾乎絕跡。


DSC0000.jpg


在這期間,中國的貧困人口從統計口徑上,經過幾次大起大落。


比如2000年,中國貧困人口是3209萬,第二年就增加到了9029萬。這當然不是因為天災或人禍導致大規模制貧。而是從2001開始,國家開始給自己調難度了,設立了絕對貧困和相對貧困兩條標準線,9000多萬是兩個級別的人口總和。


十年後,2010年,中國貧困人口,降到2688萬。第二年,國家又一次給自己調了難度,把貧困線從人均年純收入1274元提到2300元,翻了近一倍,於是,規模又突然擴大到1.22億。也是從這一年開始,中國的貧困線,與聯合國對貧困人口的界定,基本一致。


在聯合國對全世界貧困人口的界定中,日均購買力低於1.25美元,則屬於貧困人口,2015年增至1.9美元。中國2016年的貧困線標準大概在3000元左右,相當於1.2美元/天,低於聯合國標準;如果按實際的購買力平價標準看,則大約為2.2美元/天,略高於聯合國標準。


從1978年的7.7億人減少到2016年的4335萬人,堪稱「迄今人類歷史上最快速度的大規模減貧」。這一點也得到了認可,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在IMF2017年秋季年會的新聞記者會上就說,中國解決了8億人口的貧困問題,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故事之一。


中國毫無疑問正處在歷史上窮人最少的時期。



中國特色的扶貧


中國從根本文化上而言,一向來都是極世俗的國家,絕不安貧樂道。但有的時候,卻會出現反常,比如貧困縣,常出現以貧為榮、我窮我有理式的現象。


所謂貧困縣,就是貧困人口聚集的縣,中國目前一共有592個貧困縣,在中國地圖上一看,這些縣大多分布中國的中西部地區,也就是 「黑河-騰沖線」沿線或往西。


DSC0001.jpg

▲中國貧困縣分布圖


參考:


>中國大陸有一條「胡煥庸線」,把中國分成了兩個世界。


照理,「貧困縣」的稱謂,給一個縣扣上了一頂不怎麼好看的帽子。然而在中國,大多數情況下,一個縣如果被評上了貧困縣,卻會被視為「特大喜訊」。


小巴到幾個搜尋引擎上去搜一搜「熱烈慶祝國家級貧困縣」的關鍵詞,就會發現類似「熱情慶祝XX被評為國家級貧困縣」的新聞,絕不止一家兩家,百度搜尋上有26萬條新聞,而必應搜尋上更有178萬條。


DSC0002.jpg

DSC0003.jpg


相比於一縣經濟的名聲,真金白銀的政策顯然要受歡迎得多。


過去中國在扶貧上的政策導向,是略帶有簡單粗暴風格的,就是轉移支付,給貧困縣發錢。


光2016年,中央在扶貧上的專項財政投入就達到了670億元,累計至今則是4000多億。這意味著,只要在貧困縣名冊內的,平均下來一年能夠得到上億的中央補助,比很多縣的全年財政收入都要高,有的甚至達到數倍之多。


DSC0004.jpg

▲數據來源:財政部網站


除了財政補助之外,還有各種附加政策優惠和稅費減免。比如最近中國證監會就發布過592個貧困縣企業IPO免排隊的政策。


也因此,貧困縣名單,十多年來,從來只有增加,不見減少。


最後的攻堅戰


中國的脫貧,行百里者,半於九十。


這就像一個班級100個人,最初90個人考試不及格,經過老師的悉心輔導、大家也願意努力學習,不及格的同學學慢慢減少了,到現在只剩下最後3個人。但凡有點潛力自行解決的,都通過自己努力考合格了,剩下的3個人,看上去少,反而是難度最大的。


在中國這個班級裡,最後這3個人,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提升成績的難度最大。他們的天資不足、家境又差,基礎設施糟糕、物質資本短缺、商業環境惡劣、人力資本薄弱、生產率低下、心態上不夠積極。可以說是,既無能力,又無意願,躺在財政補助上,過一天是一天。


在其他人看來,這樣的生活,是好吃懶做,毫無追求可言,但這樣的指責其實毫無意義,多少有一點站著說話不腰疼。


最重要的,可能就是要讓這3個人主觀上,認同學習改變命運。


你覺得,這種想法是讓扶貧難度做增大了呢,還是降低了?自然是大大地增加了。


尤其是,這些地區的大量年輕勞力力已經離開,留下來的是老人、婦女、兒童,以為只靠錢就可以脫貧,是幻想。如果不能把當地人有效地組織起來,即使短暫有機會,未來還是很容易失去的。


DSC0005.jpg


想來想去,大概還是只有工業化、城市化和市場化。比如在今年3月份,河南的蘭考縣宣布摘掉貧困縣的帽子,這是具有象徵意義的一幕。就是在這個縣,55年前,焦裕祿調任為縣委書記,兩年後因肝癌病逝於任上。55年後,這個縣又成為第一個脫貧的貧困縣。


這樣的情況,未來數年,肯定不會是孤例。


在去年制定的「十三五」規劃中,明確到2020年,解決好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確保現行標準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脫貧,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有保障,貧困縣全部摘帽。不是部分,是全員脫貧,倘若3年後真的實現了,應當是值得歷史記載的一筆。


不過,在中國,如你我所感同身受的規律,一旦一項政策是自上而下推行的,執行過程中,動作變形是常有的事。今天我們跑去問那些做扶貧工作的同志,怕是怨聲載道。


當然,另外一項規律則是,千怕萬怕,最怕認真,當我黨決定幹一件事情的時候,最好不要低估這件事情最後完成的可能性。


閱讀原文


mmexport1508250739663_副本.jpg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