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提及的微信「小程序」,是2017年1月微信推出的應用大平台,開放給外部程式開發團隊,以微信為平台開發各式各樣的功能。類似於微信的app store。

參考:


甫推出時驚動整個中國互聯網,大家都想從微信巨大的用戶量和流量分一杯羹;但到目前為止,「小程序」發展有限,有人甚至以「失敗」稱之。

本文的遠距作證為其中一個作品。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

證人不出庭如何作證?2017年10月17日下午,廣州越秀法院303法庭上出現了特別的一幕:沒有親臨庭審現場的證人,通過微信小程式「數字越法遠程視頻平台」進行了遠程作證。

146007504.jpg

趁人不備偷手機 案發當場人贓並獲

據指控,2017年4月30日18時許,廖某與蔣某和同伙去到越秀區白雲索道公交站,乘被害人曾某上車不備之機,共同盜走了曾某放在褲袋內的1部Iphone6S Plus。正當廖某等人攜贓準備逃離現場時,被便衣民警抓獲。由於案發現場沒有監控錄像,廖某和蔣某矢口否認扒竊他人手機。

小程式亮相法庭 民警遠程作證

為查明案件事實,10月17日下午,越秀區法院開庭審理該起盜竊案,並通知一位現場執勤民警出庭作證。但該執勤民警並未「現身」庭審現場。

原來,這是越秀法院首次嘗試證人通過微信遠程作證!
146007505.jpg

庭上,當審判長宣布傳證人出庭後,法庭電視螢幕上很快便出現證人的頭像。兩名被告人當庭確認出現在螢幕上的證人即是抓捕他們的執勤民警,證人也對兩位被告人進行了辨認。

隨後,控辯審三方先後詢問證人關於案件的細節,整個作證過程信號暢通,畫面穩定,聲音清晰,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庭上還發生了特別的一幕,蔣某問證人:「你抓我的時候我明明看見你左肩上有執法記錄儀,怎麽會沒有錄像?」 「我抓你的時候是便衣執勤,戴個執法記錄儀還抓得到你嗎?」證人的回答猶如當頭一盆冷水,瞬間澆滅了蔣某囂張的氣焰。

「以前我們聽到要出庭作證就頭皮發麻,因為太麻煩了,來回奔波不說,還要等候庭審、等簽筆錄等,往往一折騰就是半天時間,而我們手頭上又還有其他本職工作」,證人龔警官表示,「現在有了微信作證,我們不用再路途奔波,就算天氣惡劣也不怕,還節省了時間,非常方便。」

「人臉識別+公安比對」

此次越秀法院推出的微信作證小程式,是全國範圍內首個利用微信進行遠程作證的先例,證人無需親臨庭審現場,只要登錄「數字越法遠程視頻平台」,進行「刷臉」及身份認證後,即可通過微信小程式進行遠程作證,既免去了繁雜的手續,也節省了證人的時間。

146007506.png
146007507.png

據了解,為確保系統安全,該平台實現「刷臉」的方式是參照「公安部居民身份證網路應用國家標準」,由騰訊公司與廣州中長康達信息技術公司聯合開發,證人、鑒定人在該平台通過「人臉識別+公安比對」校驗身份、認證通過後,即可進入作證視頻通道。

法院通過後台操作,將法庭畫面和聲音傳輸到證人、鑒定人的手機等電子設備,同時將證人、鑒定人的頭像和聲音傳輸到法庭,即可實現微信庭審。

法官還可根據庭審需要,在控辯審三方畫面之間進行自由切換。同時,證人微信作證將被全程錄音錄像,刻盤存檔。

146007519.jpg

越秀區法院院長、該案審判長萬雲峰介紹,越秀法院在全國範圍內率先推出微信作證小程式,該案是全國首例證人通過微信小程式作證的案件。「微信作證極大方便了證人作證,可以顯著提高證人出庭作證率,有利於法官及時查明案件事實,有效節約司法資源。」

越秀法院刑庭庭長李劍濤稱,「當前越秀法院正著力落實包括證人出庭作證制度在內的庭審實質化改革工作。改革以來,證人出庭案件54件91人,效果顯著。可以預見,越秀法院積極推進的微信視頻作證將進一步革新傳統書面質證方式,實現控辯雙方的當庭對弈,促進以庭審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

「司法改革和信息化建設猶如車之雙輪,鳥之雙翼」,萬雲峰表示,「我院將繼續探索構建與科技深度融合的司法運行新模式,努力打造智慧法院,讓司法服務更加透明便民,讓審判執行更加公正高效!」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