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5819b1732fc5d95206b4972b177974_副本.jpg

本文來源:揚子晚報

記者:楊甜子

2017年11月12日,江蘇省2018屆醫藥衛生類畢業生人才交流大會,在南京國際展覽中心舉行,300多家用人單位帶來了1.2萬個崗位需求。

雖然用人單位誠意滿滿,但畢業生卻依然「左右為難」。他們揣著本科或是碩士的文憑,卻表示自己很難找到稱心如意的「下家」。

一位畢業生直言不諱地表示,「熱門三甲醫院至少博士起跳,但回到縣級醫院當個小醫生又覺得不甘心,我該怎麽辦?」
  
畢業生:我碩士畢業,怎麽能簽年薪才8萬的工作?

「怎麽說也多讀了幾年的研究生,讓我簽一份年薪8萬的工作,我不幹。」招聘會現場,女生王敏(化名)抱著10份簡歷轉了一大圈,一份都沒投出去。

王敏畢業於蘇北一所高校的醫學院,專業是臨床醫學。「學醫很苦,學臨床更苦,所以肯定希望就業的時候給自己找一份能夠和付出相對等工作,獲得很好的回報。」

王敏首先將目光瞄準了南京的三甲醫院,江蘇省中醫院等王牌醫院門前,都被畢業生裏三層外三層圍了個遍。

「這些大醫院的簡歷需要網投,然後要參加統一的考試。而且我聽說,好幾家醫院連博士都不一定能給編制了,更何況我們碩士研究生?」

既然蘇南大城市的三甲醫院希望渺茫,為什麼不試一試蘇中和蘇北地區醫院,甚至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王敏立刻表示反對,「蘇中蘇北的發展肯定不如蘇南。至於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那就更不用說了,你想啊,在大醫院工作5年和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工作5年能比得了嗎?大醫院的5年能見識多少形形色色的病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呢,搞不好還原地踏步!」

記者在招聘會現場採訪時發現,像王敏這樣「左右為難」的學生並不在少數。而來自南京醫科大學的畢業生小徐卻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回到老家徐州的一所二級醫院。「在工資和崗位不能兩全的情況下,至少兼顧一頭吧。我是徐州人,選擇回家鄉工作,至少能在父母身邊了。」


用人單位:心態要擺正,回蘇中蘇北更容易脫穎而出

醫藥衛生類的本科和碩士,真的像王敏所說的那樣「左右為難」?蘇中和蘇北的大量用人單位估計會「表示不服」。招聘會現場,這些用人單位可是帶著滿滿的用人計劃和十足的誠意來的。

鹽城市射陽縣衛計系統針對優秀人才,制定了引進優惠政策,臨床、公共衛生類專業的本一畢業生,首簽8年服務期,可以一次性發放住房補貼5萬元,取得執業資格後服務滿8年的,再次給予住房補貼3萬元。

淮安市洪澤區人民醫院給出的招聘計劃裏,內、外、婦、兒等相關科室和系統,均需要大量臨床醫學人才,而且專業要求是本科及以上。

「畢業生可能需要轉變一下就業觀念。學生畢業後來到我們單位,單位會送他們去三級醫院做規培,能夠接觸的病例並不少。而且蘇中和蘇北的醫院相比蘇南,競爭壓力會相對小一些,學生們會更容易脫穎而出。」一家蘇北二級醫院的招聘負責人分析說。

記者了解到,江蘇省醫藥衛生類畢業生人才交流大會已成功舉辦了13屆,已成為省內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專業性人才交流會。

本次招聘會由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人才服務中心、省人才流動服務中心主辦,得到省、市、縣各級醫療衛生單位的積極響應,參會單位300多家,共設展位272個,覆蓋省、市、縣(區)、鄉(鎮)不同層級。招聘會提供崗位需求1.2萬個。

進場單位中,既有江蘇省人民醫院、江蘇省中醫院等省屬三級甲等公立醫院;也有南京明基醫院、泰康仙林鼓樓醫院有限公司等大型股份制民營醫院。

基層衛生行政部門不光組織下轄單位報名參會,自身也積極參與,本次交流會共有包括江陰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海門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等15家基層衛生計生委參會。

多說1句:人才不下基層,如何分級診療?

基層醫院招人難、留人難,是一個「老問題」。在中國正在大力推進分級診療制度的背景下,這樣的難題,到了必須攻堅解決的時候了。

實行分級診療,是緩解醫療資源不平衡的「殺手鐗」。分級診療提倡「小病在基層,大病去醫院,康復回社區」,應該說,這樣的制度設計是非常理想的。

可現實並沒那麽美好,最大的難題就是患者不願來基層醫院看病。你看,連醫學畢業生都一門心思往大醫院「擠」,你又有什麼理由說服患者「下基層」?

因此,分級診療的核心是人才,沒有人才的聚集,沒有基層醫療水平的提升,也就沒有患者對基層醫院的信任。

如何通過提高收入、政策傾斜等手段,讓基層能招到人、留住人,讓他們安心當好居民健康「守門人」,是分級診療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同時,聰明的畢業生也應該會意識到,推動醫療改革、推進分級診療是大勢所趨,留在基層,未來同樣是「廣闊天地大有可為」。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