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_meitu_10.jpg


本文來源:網易浪潮工作室(微信id:WelleStudio163)


本文作者:繆加 米爾頓


作為一線城市,「北上廣深」之間的明爭暗鬥,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而說起這幾個城市在經濟發展中的特長,相信很多人會滔滔不絕地說帝都優渥的文化氛圍,上海首屈一指的金融交易,和深圳海納百川的包容力與開放度。至於廣州,你問優勢,或許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是美食。


最近幾年,總有「廣州衰落了」、「廣州跌出一線城市」、「廣州被深圳杭州逆襲」的論調不絕於耳。


但廣州真的跌出一線城市了嗎?


最宜居的一線城市


最早說起中國的大城市,還是「京津滬」這三個直轄市。直到90年代,廣州經濟總量超越天津,於是中國最發達的城市,從「京津滬」變成了「京滬穗」、「北上廣」。隨後,深圳迅速躋身一線,與北上廣一起被冠上了「一線城市」的頭銜,逃離還是回歸北上廣深成了人們孜孜不倦討論的熱門話題。


但其實,官方定義中從來就沒有過「一線城市」這個概念,有的只是「京津滬」這樣的直轄城市,或是根據人口劃分的特大城市及巨大城市。


215624zya0122uyyy19aa6 (2)_meitu_11.jpg

▲廣東佛山,這裡的房價相對便宜,很多年輕人在這裡買房在廣州上班 / 視覺中國


「一線城市」這個神秘概念其實最早來自於房地產行業——2003年後房價大幅度攀升,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因為傲視群雄的房價而被歸為一線城市。而官方也只在房價統計中才使用「一線」、「二線」城市的稱謂。


就拿廣州來說,2004年廣州的人口為738萬,房價為每平方米4356元。到了2016年人口增長到了1404萬,房價則躥升到每平方米16627元。這比例遠遠超過了大部分中國城市不說,而且近十年來房價一直就沒掉下來過。


即便如此,廣州也依然是四個一線城市中,房價最友好的城市。


深圳早在2004年就超越了廣州,漲到每平方4952元,在2016年末甚至達到了每平方米54946元。北上廣深中,只有廣州的新建商品住宅均價依舊維持在每平方米兩萬以下,其他三個城市都突破了三萬。


因此,光憑房價就唱衰廣州,並沒有什麼說服力。從GDP總量上看,廣州似乎並沒有落後很多。


215624nw0gnngpb8w4bnpn (2)_meitu_8.jpg

▲如果只看房價,廣州恰是一線城市裡最宜居的城市 / 視覺中國


2016年北上廣深四個城市的GDP總量分別為26688億元、24541億元、20004億元、19300億元,廣州依舊位列第三,且與去年比增長了8%,這一增幅超過了北京、上海的6.7%。


再把時間標尺放寬一些,從2010年到2016年,廣州的GDP總量漲了120%,而北京、上海、深圳的增幅分別是79%,107%,137%。可以說,廣州的經濟增長總體是符合它的地位的。


再看其他城市,盡管這些年杭州、天津等城市都有躋身一線城市的勢頭,但稍稍分析一下,就發現遠沒有那麼生猛。


呼聲最高的杭州,雲集了阿里、萬向、娃哈哈等大企業,據統計,杭州市值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總市值加在一起僅次於北京、深圳,這樣耀眼的公司群,讓杭州在中國城市中存在感極強。然而,它的劣勢也很明顯——各項經濟指標遠沒有達到一線城市的標準。


215626gkjqy70d67dfyudd (2)_meitu_5.jpg

▲浙江,義烏國際商貿城聖誕用品銷售攤點 / 視覺中國


2016年杭州GDP只有11050億元,比一線城市中排名第四的深圳少了近一倍;人口總量上,杭州只有919萬人,遠非一線城市的體量;而3.3萬億的經濟總量,也比一線城市中的最低值少了一萬億。


杭州在一線城市的角逐中是典型的雷聲大,雨點小。而天津則與杭州完全相反。作為GDP排名第五的特大城市,天津的存在感似乎一直很低。盡管天津從數據上看一直逼近一線城市,但作為首都旁邊的直轄市,帝都的虹吸效應多少束縛了它的手腳,人才和資源向北倒流,讓天津只能尷尬地做一片襯托紅花的綠葉。


此外,天津過多的重工業也是個問題,石油化工產業、冶金產業使天津飽受污染困擾。而粗放的經濟結構又使天津的工業增加值連續6年下滑——從2010年的23.7%滑到了2016年的8.3%。如果天津不能升級產業結構,短時間內也別想挑戰一線城市。



深圳發展太快了


既然目前看來廣州尚未遇到合格的挑戰者,為何民間依舊會產生廣州衰落了的論調?這首先還是因為後起之秀深圳發展得實在太猛了。


改革開放後,作為經濟特區和計劃單列市,深圳在政策上享有的優惠本就比廣州多得多。當然,光有優惠政策還不夠,畢竟當初四個特區城市中,只有深圳最後發展成了一線城市。這得多虧它離香港近。


215627stypyydzfynekipe (2)_meitu_9.jpg

▲深圳前海深圳灣大橋黃昏美景 / 視覺中國


改革開放30多年來,香港一直是廣東省最大的靠山。


香港的工業資本源源不斷地滋潤著珠三角,讓珠三角成了港資企業的大本營。到2016年底,廣東省內香港直接投資的項目累計有約14萬個,吸引來了2559.3億美元的外資,分別占全省的72%和63.9%。


住在香港隔壁的深圳,因為離得近而得到了更多眷顧——1979年到1995年,香港對內地共投資35億美元,其中深圳占21.4%,居內地接受港資城市之首。從改革開放到現在,香港一直是深圳最大的貿易夥伴,深港之間的貿易規模從1997年的701.4億元攀升至2016年的6961.5億元,二十年間增長了近十倍。


入境方便也是港商更青睞深圳的原因。由於中國簡化了港人入境手續,又給香港入境的外國人72小時免簽政策,1995年從深圳口岸入境的人數比1980年漲了100倍。不少三資企業將工廠建在土地多而便宜的深圳,管理、技術人員平時住在香港,周末來深圳的工廠,來去十分方便。


215627hfa5h6df5dt8ttap (2)_meitu_7.jpg

▲2010年聖誕促銷季,從香港經羅湖口岸返回深圳的人們 / 視覺中國


另外,在內地-深圳-香港-國際的貿易通道中,深圳當仁不讓地承擔起了貿易樞紐的功能,香港成了深圳最大的進出口市場:深圳對香港貿易進出口一直以年均14.5%的速度增長,2016年深圳市進出口值2.6萬億元,其中對香港的進出口超過了20%。


短短36年,深圳借助天時地利人和,從一個小漁村一躍成為中國一線城市,年均GDP增速23%,不得不說是個奇跡。深圳的發展速度,廣州自然是比不了的——


先看人口。2010年到2016年,廣州常住人口從1270萬漲到1404萬,6年間增長了10%。 而排在後面的深圳,雖然面積只有廣州的四分之一,但常住人口從2010年的1037萬到2016年的1190萬,增長了近15%,速度遠超廣州。


人口流入速度跟不上深圳,經濟發展上廣州也跑得很吃力。論GDP總量,北京上海的領先地位尚不可動搖,與它們差了一截的廣州在老三的位置上卻一直如坐針氈:2010年深圳的GDP與廣州相比還有932億元的差距,而到了2016年這個差距縮小到了區區118億元,廣州被深圳趕超顯然只是時間問題。


工業上,廣州也不得不向深圳低頭。2016年廣州全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4877.85億元,已經落後於深圳的7199.47億元。再論起含金量來,又遠不及深圳。廣州全年規模以上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為664.55億元,深圳則達到了4762.87億元,是廣州的七倍。


215630tw641wh60zq6ludz (2)_meitu_6.jpg

▲2006年7月23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前的孺子牛 / 視覺中國


此外,廣州的吸金能力也明顯弱於深圳——2016年末全部金融機構存款餘額上,廣州比深圳少了16877億元;從上市公司看,全年在深圳上市的公司共有1870家,相比之下,廣州的78家只是深圳的小零頭而已。


金融和工業比不過其他城市不要緊,廣州從20世紀90年代的區域貿易中心,到「十三五」的國際貿易中心,一直主打對外貿易中心的名號。


然而2016年,廣州全年外貿進出口總額為8566.9億元,遠少於深圳的26307.01億元。再看外商直接投資合同項目,廣州在2016年新簽了1757項,和深圳的4132項相比,也略顯冷清。


其實,就發展速度上看,深圳不僅高於廣州,也明顯可以碾壓北京、上海。從這個角度來說,比起感慨廣州的衰落,或許人們更該驚嘆深圳的崛起。因此,關於一線城市的爭論,說到底不是廣州退步了,而是深圳的發展實在太亮眼了。


廣州的希望在哪裡


大呼「廣州已經跌出一線城市」似乎過於誇張。但深圳的後來居上,確實讓生活在廣州的人感覺,這個城市好像少了點朝氣。


廣州高校雲集,本不缺年輕血液,但剛畢業的高校才子,似乎願意留在廣州的並不多。


215632zwuuiuo8xw8d8czf (2)_meitu_4.jpg

▲畢業於武漢大學的小強,剛剛搬到廣州的出租房,即將開始他的公務員生涯 / 視覺中國


《第一批34所985高校畢業生去向城市統計》,有60%以上的北大、清華畢業生選擇留在北京,人民大學甚至達到71.8%;在上海,復旦、交大、同濟的畢業生留存率分別達到了82.96%、82.16%、78.63%。


而廣州,只有一半的華南理工和中山大學的畢業生願意留下,其他地區985高校願意來廣州的畢業生不到10%。


年輕人為什麼不願意來廣州?首先是因為賺不到錢。上世紀九十年代,廣州的居民人均收入水平還高於上海23%,高於北京44%,然而2005年起上海人均收入已經超過廣州,2016年,廣州居民人均收入已經遠落在北京上海之後了。


215632fc7tbp0cip5zcipc (2)_meitu_3.jpg

▲廣州的優勢美食業竟然沒有發展出來一個專屬吃貨的外賣app / 視覺中國


另一方面,因為這座歷史上一口通商的霸主,吸引大學畢業生的工作不夠多。手握高學歷文憑的大學生,最集中就業的行業如科技服務行業、金融、通訊、電商,都屬於知識密集型服務業,相對來說是有一定準入門檻的高薪行業。


2015年,廣州知識密集型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為27.42%,稍低於深圳(28.32%)、上海(34.20%)和北京(49.49%)。而專利發明量上,廣州不到北京和深圳的三分之一,也遠落後於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不過後知後覺的廣州也亡羊補牢,開始加大研發投入,去年專利數的增幅高居副省級及以上城市之首,即便如此,長期以來與其他一線城市拉開的差距短時間內也難補回來。


這裡的大公司也不夠多。2016年,創業十年左右、企業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獨角獸企業」,有115家位於「北上深杭」四大城市,占總數的88%,幾乎都是科技熱潮裡起來的互聯網企業,而廣州僅有兩家獨角獸企業上榜。


215633sdsorarj2xvahj2z (2)_meitu_2.jpg

▲廣東東莞,白領在減壓節上撕枕頭、打水槍釋放自我 / 視覺中國


廣州這兩家珍貴的獨角獸企業,一家是做旅遊產品的,另一家是賣服裝的,依然延續了廣東人傳統的經商優勢:靠販運發家,低調務實,相比北上廣的互聯網企業,都屬於悶聲賺大錢類型。另一家知名企業唯品會,作為國內第三大電商公司,相比阿里和京東,不知道低調到哪裡去了。


也是廣州企業的低調,讓互聯網行業朝氣蓬勃的杭州給人一種躍居一線城市的錯覺,而廣州卻被頻繁唱衰。


廣州更青睞什麼呢?作為最早開埠的港口城市,傳統運輸和貿易業才是這座城市最主要的經濟血脈。2009年,《第一財經周刊》就曾介紹過中國流行服裝業的地下鏈條,北京動物園和上海七浦路物美價廉的衣服大多來自於廣州的服裝批發市場。


昔日有「廣州白馬,服裝天下」之說,十三行、白馬、站西、紅棉市場,不僅是全中國的服裝中轉大倉庫,他們還設計和生產服裝。價格最低、款式最新的十三行市場,總面積只有 0.1 平方公里,卻聚集了超過6000家服裝商鋪,1萬多名業主和工人,中國女裝散貨零售價在200-500元的衣服,十件就有七八件來自十三行。


每天這裡來往著數十萬操著不同口音的批發商,成百上千萬件服裝在這裡被分裝在巨大的黑色袋子裡、打包,搭上去往全國各地的物流專線。


215633yzimrvibgczmu1ri (2)_meitu_1.jpg

▲廣州白馬的服裝批發市場 / 視覺中國


廣州的貿易並沒有衰落,廣州人依然務實低調、努力賺錢。盡管這裡所有的線上交易,都靠杭州的幾家電商公司在支撐運轉。


當然,現在就嚷嚷廣州衰落了顯然為時過早,畢竟當了這麼多年珠三角老大哥,憑著積累下的底子好好發力,不說超越北上,留在一線城市陣營的底氣還是有的。


參考資料:

[1]新中國60年,國家統計局 ,2009

[2]林彰平, 閻小培,廣東省外商直接投資業績與潛力的時空差異, 地理研究, 2005

[3]鄭天祥, 李郇,粵港澳經濟關係,中山大學出版社, 2001

[4]張西平主編 ,中國叢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8

[5]繆琦,外資撤離中國另一面:上海今年新增跨國公司總部32家,搜狐新聞,2015

[6]張寧銳 王靜,2017中國民企500強發布 全名單看這裡,中國網,2017

[7]智聯招聘:2017應屆畢業生就業力調研報告,智聯,2017

[8]2016年中國獨角獸企業發展報告,科技部,2016

[9]深圳市國家稅務局,企業所得稅

[10]中國廣州政府,廣州商務2016年發展情況和2017年工作思路,2016

[11]中商產業研究院,《2017-2022年深圳市高技術製造業市場前景及投融資策略研究報告》

[12]新華社,讓粵港合作成果更多惠及兩地民眾——訪廣東省省長馬興瑞,2017

[13]香港貿易發展局,香港經貿概況,2017

[14]文匯報,香港回歸20年 深港貿易增長近10倍,2017

[15]天津市人民政府,工業概況,2017

[16]魏安雄. 靈活變通:廣東人的商業精神[M].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5.

[17]梁綺惠. 嶺南文化與廣東民營經濟的發展[J]. 佛山科學技術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4

[18]閻小培, 冷勇. 深圳-香港雙城協調發展研究[J]. 地理學報, 1997

[19]新京報,北京新建商品房住宅價格22個月來首次環比下調,2017

[20]好奇心日報,從廣州十三行到淘寶網紅店,賣衣服的生意就這麼變了,2017


DSC0000.jpg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