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d178bfe6843a988e47378df9d290020180103165436.jpeg


推薦閱讀:


>熱文【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附上多個媒體的反駁。


本文來源:真實故事計劃(微信id:zhenshigushi1)


本期策劃 | 趙普通 馬拉拉


「大學畢業之後,我瞞著家人在北京過上了隱居生活。


從五百強離職之後,我就一直住在馬子家裡,打了半年遊戲。


沒辦法連續工作超過八個月,做一份工作我要蹲半年。和錢打交道太累了,但是回家和父母在一起更累。


這樣一群年輕人,高學歷、無業,既不熱血也不奮鬥。他們在一線城市裡租房混日子,回不去家也留不下來,終日無所事事。他們被稱作蹲族。


穿著短袖出門,發現已經是冬天了

@宅樞 作家蹲 一年


畢業後參加了一場招聘會,不是作業務就是薪水太低,不想去任何一家。


我開始有了全職寫作的念頭,想要韜光養晦一段時間,專心看書寫作。一畢業,我就住進了馬子家裡,她已經結束實習,做著我不願意去做的工作,每個月賺不到六千塊。


最開始的時候想靜下心來閱讀寫作。一個月後變成了只閱讀不寫作,兩個月後變成不閱讀不寫作,到最後乾脆不想掩飾自己什麼都不想做的本質了。我發現,自己在家是比參加工作更需要自制力的一件事。馬子搬到這個房子的時候,我甚至沒有幫她搬家。


每天早晨馬子出去上班,晚上回來一起點外賣、打遊戲。偶爾帶她去吃一頓人均50的飯她就會特別開心。


我通常一個人睡覺看書或者看動漫。每天中午吃的東西都很固定:可樂、花生米、煎肉飯、糖蒜。我必須要吃這樣有刺激性的食物才能感受到味道。


DSC0000.jpg

作者圖|幾乎是每天的定食


有次放在門口的垃圾馬子沒有及時丟,鄰居抱怨說:你男朋友不上班,也不扔垃圾的哦。自尊心還是過不去,我開始趁她不在的時候給一些公司投簡歷。要求很明確:幹得少,賺得多。發出去的簡歷往往石沉大海,只有騙子願意理我,哪有正經hr會半夜兩點多在網站上問你:「在嗎?」很快,我又放棄了。


那年過年我沒回家,不知道和父母聊什麼。有時候馬子想鼓勵我振作一點,我只會對她說:「我現在不需要人把我拉起來,我只想找個人陪我躺在泥潭裡。」


平安夜那天,我想下樓去接她吃飯。走出樓道的一刻,我看到外面正在下雪,而我還穿著夏天那件短袖。


「明明家裡很窮,可我卻打不起精神

@KOKA 療養蹲 一年


宅在家裡不算,家裡有錢的也不算。得像我這種,明明家裡很窮,但就是提不起精神的才算,也是一種平民階級的產物吧。


大學畢業之後第一份工作還不錯,一個月幹下來賺個不少。那時候,我是公司裡最拼命的。月月單休不說,為了完成 KPI 指標,我能一周熬兩個通宵。很快身體就不行了,一感冒就咳成支氣管炎,還提前得上了中老年疾病——三叉神經痛。發病的時候我整個左臉都是麻痹的,風一吹過來我就被人扯了腦核仁的疼。


我去看醫生那天,整個神經科全都是老年人,只有我一個二十出頭的姑娘。我問醫生這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他告訴我是保護神經束的外峭脫落了,可能是和用腦過度和疲勞有關。


我媽有個讀大學的妹妹,整個家族就她一個人讀出去了。在我媽在稻田裡喂水蛭的時候,她就在深圳的辦公室敲電腦。我媽也希望我能敲電腦,所以從小對我要求特別嚴格,小測沒上八十分我就不敢回家,因為她會用火鉗打我。她總說:現在吃苦,以後就輕鬆了。可我現在和媽媽有什麼區別?一樣是用身體換錢,我受傷的還是腦子。


連續生病請假太久,老板暗示我再這樣就要開除。一氣之下,我就辭了職。還好之前上班攢了一點錢,我就在深圳蹲到現在,每天睡到自然醒將近一年。上班的時候,爸媽打電話過來我們經常能聊個半小時,蹲的時候就心虛含糊兩句就想掛。


以前小姨一訴苦,我媽就在一邊怎麼舌:「一天到晚坐著都喊苦喲。」我自然不敢和他們說我不想上班。將近年關,剩下的錢越來越少,我要想回家繼續「人模狗樣」就又要開始找工作了。但是想賺錢又想要身體,是不是一種奢望?



「性生活麼?我可以自給自足」

@綠茶珍 養生蹲 半年


我家是青海的,考到北京後就沒想過回去。畢業前我想考考公務員當警察,最後考上了,但是要去做獄警,我就放棄了。


六月份我在北京租了個房,準備找工作,畢業期間家裡接連走了兩個老人,趕回家陪了父母兩個月,回來之後房子都快到期了。我乾脆玩了一個月,然後去了上海,住在一個56歲的姑姑家,做起養生家裡蹲,活得特別健康。(笑)


我用父母給的一萬塊撐了這半年,平均每個月花費一千五左右。姑姑做什麼我就吃什麼,偶爾出來改善一下夥食,吃個關東煮什麼的。衣服也不買新的,都穿她女兒試過不喜歡的。不出門也不用化妝了,我之前買了一塊粉,放了半年。


DSC0001.jpg

作者圖|養生家裡蹲


我雖然蹲到連性生活都可以自給自足,但其實我不相信什麼低欲望社會,我們這代人受到的教育根本不是這樣的。做人就是要有錢,結婚要有錢,過年回家也要有錢。人會滿足嗎,馬雲都不會。如果有錢的話我也想開好車,住大House,所有人都買得起Zara的話,美特斯邦威早就倒閉了。


這半年來,我的單筆最大支出是去隔壁的按摩館,那家的男技師手法很好,全套168塊。其餘的主要花銷就是買些零食、水果,討好親戚。


在親戚家寄宿不得不變得懂事,做家務變得很積極,洗澡都不敢洗太久,浪費水電會看臉色。收快遞買點小黃書之類的也害怕被發現,畢竟不是自己的父母嘛。


過完年我可能會出去工作,大公司挺難的,可能會去做中介,來錢比較快。


「競爭力太弱,在家裡才放鬆

@Keepfat 31歲 長肉蹲 八年


我也是蹲族吧,只不過我是北京人。想起來,我已經在家裡呆了8年了,這幾年,我所有生活很簡單穩定,唯一的變化是我的體重,差不多210斤。


自小我學習就一般,胡同孩子都皮,大學畢業後我也嘗試找過工作,我一直是公司裡的反面教材,不細心、工作不積極經常被主管掛在嘴邊,得表揚的都是外地來的。跟這些外地人比起來,我的競爭力不高,我的同學們找的工作也一般,後來我聽說,很多公司找前台特別喜歡北京本地女孩子,薪酬要求不高,男孩子就沒人願意要。


2010年,我辭職回到了家裡,反正家裡也不缺錢,胡同裡等拆遷,拆遷款大概2000多萬吧。有我們家在德勝門附近也有房子,租了出去。我平時就打打dota,看看劇,整個人也宅了起來,幾年就這麼過去了。現在父母唯一操心的就是我的婚姻,我就不搭理。一個星期裡,我唯一出門的機會是去朝陽,找個打遊戲的朋友下下象棋,然後再回家。


也有親戚說我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兒。等房子拆遷了,我就去跟朋友做點兒生意,出去走走。北京的競爭壓力太大,全國人都往這裡來,是好事兒也是壞事兒。父母總說不是好事,出去做事不容易,我知道,他們這麼說是怕傷到我。


「和阿姨們學了一身打毛衣的手藝

@吃雞少年 閒散蹲 兩年


高考是浙江省前200,從小我就一直有「別人家孩子」的光環。進了復旦大學的光科學與工程系。


大學期間有朋友問我,畢業去上班能幹什麼,用鏡子反射陽光晃老板眼睛玩?


從一開始就對專業沒什麼指望,一直混到掛了兩門課,延畢一年。快畢業那段時間我沒有去和大家拍畢業照,一個人跑出去旅遊。因為沒有畢業證沒辦法入職,我整天在宿舍窩著打遊戲,吃食堂。實在沒錢就頂著復旦學生的名號兼職做家教,同學們幾乎也沒有在做本專業的。明明都知道有些專業就是找不到工作,為什麼大學還要擴招那麼多人?


高中同學在浙大讀茶學專業,念了四年也沒有他爸對茶有研究。浙大畢業之後,他在百貨大樓做了一年管培生,和百貨大樓的阿姨們學了一身打毛線的手藝。


這兩年軟體開發很熱,很多朋友都辭掉工作跑去學編程,畢業有直接從之前的5K拿到15K的,這些轉行的名校生搞得編程行業已經接近飽和了。


去年夏天我終於拿到畢業證,以為終於回到了人生的正軌,之後的幾個月卻發現大多數企業都只要應屆生和有經驗的社會人士。沒有工作,沒有社保和去醫保,我就是一個社會閒散人士,生病我都不太敢去醫院。現在社會容錯率真的很低,一旦走錯路就很難回到正軌。


從小學高強度念到高考,選專業之前沒幾個知道自己想做什麼的,可一旦放棄了你的那個專業,你又會掉進更深的漩渦裡。



「住自己的房子,帳戶裡還有幾十萬

@雪糕 啃老蹲 兩年半


我在25歲前一直中規中矩,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父親出國工作了,沒過幾年就在國外成家,我等到高考後,父母才告訴我真相。其實沒什麼的,早點說我也不用盼著。從小家裡管得比較寬鬆,一直在更新迭代各種遊戲機,生活的重心漸漸轉移為了ACG。


去外地讀大學後,母親隨姐姐去外地做生意,我一個人能拿兩份生活費。不想跟著父親去國外,他就在老家的省會給我買了房和車。父母經濟條件都很好,不需要我擔心。


畢業後在一個外企做了兩年售後工程師,經常要出差到全國各地檢測設備。除了積攢了全國各地的「小卡片」以外覺得自己沒有任何收獲,最快樂的事情還是回到自己家看兩集動漫,打打遊戲。相比三次元的交流,我還是更喜歡二次元。


有一次請病假,病好了又覺得沒休息夠,就請了一周的假。一周休息完我下定決心,直接遞了辭職信在家全職宅。我發現自己絲毫沒有為失去工作而恐慌,反正工作能帶給我的只有薪水。


父母一直都會給我打錢,住在自己的房子裡,帳戶裡還有幾十萬,不工作也沒人沒說什麼。每天我的生活就是:日劇、動漫、遊戲、擼貓。偶爾也會學一些語言或者樂器,很充實。我對賺更多的錢沒什麼欲望,高中的時候每天我都有50塊錢零花錢,但是我總是花不出5塊以上。


DSC0002.jpg

作者圖|在家宅著看動漫


目前在和馬子同居,她每個月薪水五六千吧,夠她自己花的。每周我還會有一兩次接她下班,父母回這邊還可以來我這裡小住,挺和諧的。


如果有足夠的錢,還會有多少人會繼續做現在的工作?工作僅僅是無所事事者的遮羞布而已,還不如在家做自己喜歡的事。我這樣就只是順應了自己的情況,量力而蹲。


畢業後,我賴在同學的宿舍裡

@顧顧的老婆 宿舍蹲 一年半


剛畢業的那年,外公肺部出了問題。外婆摔斷了手,大人們都要上班,我便去醫院照顧他。外公過完新年的第四天突然胃口變得很好,吃飽飯就走了。照顧他的時間,再加上辦葬禮,這前前後後是將近一年。


也是這一年過去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找工作還有應屆生和非應屆生的區別。應屆生可以不講究經驗,像是學徒一樣有人帶著成長,這一般是校園招聘。而非應屆生,網站上總寫著要求1-3年的工作經驗,多的還需要3-5年,這叫社會招聘。畢業一年的我,不屬於應屆生,卻零經驗,在人才市場上顯得特別多餘。


我打開求職網站老家整個城市職位需求沒超過15個。便拿著自己最後一年的壓歲錢,大概是六千塊去了北京,聯繫找到一個還在讀研究生的同學,擠在她宿舍裡,0.9米的床睡兩個人。去一個校園創業項目幹了三個月,一共賺了4500元,入不敷出我就離開了。而和我同時畢業的好友們,一個在香港讀研的已經結業,找到了一個國際廣告公司的職位,一個已經在騰訊開始招自己的實習生。


放暑假的時候就我一個人在她宿舍呆著,那是我覺得最舒爽的一段時間。因為那意味著我可以不用等她們每個人洗完澡之後再洗澡,也能吹上頭髮。我悄悄買了一個79元的電飯鍋,每天呆在宿舍煮粥吃。


有天我正熬紅豆的時候,接到大學師弟打過來的電話,他問我現在在哪裡上班,學院正在做畢業生回訪。我第一反應是想掛電話,沉默了好久說了一句在準備考研。他好有禮貌地祝福我今年考研順利,鍋裡的紅豆一粒粒剛好炸開了皮。


現在回想起來,我一直都覺得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在以集體為單位劃分人群的當代,我不屬於前一腳的學校,也沒有後一腳的工作單位,甚至當路上推銷員需要我填單位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寫。在城市意義上,我還能算是一個人嗎?不知道。反正每次我走過樓下宿管的時候,總是不那麼理直氣壯的。


但也挺感謝那個暑假,當我龜縮在北京,卻什麼也不能做的時候,我才在極大的焦慮裡發現了自己真正喜歡並且擅長的事情。後來我通過給不同的媒體投稿找到了工作,一份正兒八經帶五險一金的工作,才存夠了租金,搬離了那段蹲在宿舍的日子。



那個當富太太的夢,留在了城中村

@一條魚 感情蹲 半年


在大學時,遇到了第一個說喜歡我的男生,和所有初戀一樣,我們把畢業結婚當成目標。還沒畢業的他創業拿到融資,原本夢想進投行工作的我,開始憧憬當有錢人的老婆。


慢慢的我變了。同宿舍的女孩們還在聊酸奶、衛生紙,他就帶著我出入會所,和那些身價幾十億的人談笑風生。課堂知識帶來的衝擊遠比不上有錢人的飯局。我知道燈紅酒綠的友好和繁華都是假的,商人們在飯桌上稱兄道弟,可是再見面誰也不認識。可我還是樂意跟著他從一個飯局轉戰另一個飯局,再也沒好好上過一堂課。


他從一個學生轉變成商人,我卻還停留在學生階段。畢業前半年,他認識了一個有背景也更年輕的女孩子,並宣告和我分手。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打蒙了。為了挽回他,我放棄了學校的校招,每天給他買早飯,希望他能回頭,可他只是把我從車裡推了出去,讓我不要再糾纏。就在舍友們簽了騰訊、網易的工作時候,我的世界被抽空了,被人徹底拋棄。


他希望我不要去投資人那裡吵鬧,給了我一筆分手費,我用這些錢在學校周邊租了一個房子,將自己封閉起來。我不回家,也不敢跟父母講實情,只能說剛參加工作養不活自己,靠他們補貼一點生活費活著。為了省錢,我總在睡覺,因為那樣不餓,每天只需要吃一頓,三四個月的時間瘦到七十九斤。


偶然,看見前男友和現任在朋友圈裡秀恩愛,我胸部正中的那塊就酸得一直往下墜,自己一個人哭。就這樣,我在廣州蹲了半年,每次房東問我怎麼不去上班,我就說謊自己是寫東西的,其實,每天睡了吃吃了睡,就是在等死。


那大半年的時候,我最大的願望是地球突然爆炸,這樣一切都結束了。我知道自己難以接受,在這個城市最貴的地方留下過香水味,還是只能把睡覺的枕頭放在城中村。


後來,前男友發簡訊說想我了,我心裡惴惴地去了他的住處,他說他仍是愛我的,只是我不適合結婚。我心裡居然沒什麼波瀾。第二天一早,我連內衣褲都沒來得及收拾,趕緊走了。很快,我就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END-


閱讀原文


DSC0003.jpg


推薦閱讀:


>熱文【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附上多個媒體的反駁。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