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0.jpg


本文來源:海哥商業觀察(微信id:hgsygc)

作者:海哥

共享是個筐,什麼都往裡裝!

中國的投資人、創業者,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一股力量。指哪兒打哪兒,要誰好誰就好,要誰亡誰就亡。


過去兩年最火的共享經濟,就拜他們所賜,把一些企業捧上了天,待搜刮完紅利、薅完羊毛,然後再把它們狠狠的摔在地上。以共享之名,行搶劫之實,創虛假繁榮,造資源浪費。一地雞毛、滿目蒼夷。


這不是聳人聽聞,也不是鼓弄是非。一切都擺在眼前,從O2O到共享經濟,到無人貨架,到人工智能,到區塊鏈。


有一群人,他們造風口、造潮流,他們所向披靡,他們出手兇狠。他們賺得盆滿缽滿、抽身離去,離下多少人負債累累、舔舐傷口。


DSC0001.jpg


共享單車,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僅2017年,共享單車企業融資總額就達258億人民幣。


它們,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把一些年輕人送上巔峰,然後放手讓他們自由落體墜下;給一些製造企業帶來高潮,待共享單車停擺,急劇減產而暴斃衰歇;給街頭巷尾添上五顏六色,而後廢銅爛鐵、堆積成山。


如此多金,如此代價,也就換了一個摩拜、ofo、哈羅以及正在恢復氣血的小藍,成就了那少數幾個人的盆滿缽滿和人生巔峰。也就換來了個新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虛名。


DSC0002.jpg


請那煽風點火者,請那推波助瀾者,請那拍手稱快者,捫心自問:抱著那一輛輛車仔細端詳、研究、心想,這是哪門子的新四大發明?


有人會說,這就是商業!那是,我啞口無言。我們的大把社會資金、大量人力物力財力、所有社會的目光,就這樣簡單的一股腦的聚焦於縹緲的潮流和風口。敢問,人工智能廣泛應用的進展怎樣了?生態環境、生命科學、太空飛行、疾病災害這些的創新研究怎樣了?


我們在潮流裡翻滾,別人在科技軟實力上狂奔;我們在朋友圈裡表達祖國的強大,人馬斯克把私人火箭送上了天。

2018年清明之際,以摩拜投入美團的懷抱為標誌,中國共享單車的故事算是正式完結。


伴隨著曾經的共享經濟熱潮,共享單車之後,共享充電寶、共享睡眠倉、共享雨傘,什麼都裝進了共享這個筐。當然,等待他們的是一個個的倒下。


清明假期,我們再次盤點這些一個個激情至死的亡魂,以讓後人警醒、讓來者慎重。


1、共享單車:投入超600億,幾乎全軍覆沒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2017年共享單車領域融資金額達258億元。


2018年,頭部範圍的共享單車企業中,ofo3月再融8.66億美元(近55億元),摩拜賣給美團計37億美元(約233億元),滴滴接管小藍單車耗資不詳。


僅對看得見的金額進行統計,加上占用的押金,共享單車累計投入應該會超過600億元。


DSC0003.jpg

▲2017年共享單車融資統計


隨著摩拜賣身美團、阿里加碼ofo及投資哈羅、滴滴接管小藍,共享單車領域的頭部公司,基本宣布全部繳械成為巨頭生態中的一枚棋子。


共享單車故事獨立講下去的時代,基本結束。


想一想去年那些相繼倒閉的第二陣營的公司,賣身或依附巨頭對還存活的共享單車公司而言,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DSC0004.jpg

2017年陣亡的第二陣營共享單車企業


這些公司能夠出現在公眾視野,已經算幸運的。更多的共享單車企業,你我甚至還沒見過它的顏色、聽過它的名字,它們就已經銷聲匿跡。


DSC0005.jpg


2、共享汽車:去年融資近15億元,前途未卜


伴隨共享單車火熱,2017年下半年開始,共享汽車也開始受到資本關注。


2017年下半年以來,共享汽車融資明顯加碼。


其中,PonyCar、Gofun、TOGO途歌等共享汽車品牌新一輪融資的金額都突破一億人民幣,PonyCar的C輪融資金額更是高達2.5億人民幣。據媒體數據統計,去年共享汽車融資近15億元。


DSC0006.jpg


目前,共享汽車的融資金額遠不如共享單車行業多。


但共享汽車所需要的資金可能遠超過共享單車的需求。共享汽車前期投入的成本要遠高於共享單車。


因此,受資金限制,規模難以擴大,用戶使用的便利程度也不會高。目前,也看不到巨頭參與其中。


同時,共享汽車的盈利問題,可能更加遙遙無期。此外,共享汽車還面臨停車費用高、充電困難等諸多影響用戶體驗的問題。


DSC0007.jpg


去年,就有2家共享汽車宣告壽終正寢。


友友用車創始人李宇曾對媒體表示:「共享汽車目前難盈利,費用完全不能打平成本。」盡管有預測共享汽車會是個大市場,如果最終要打出規模,那必將是一場比共享單車投入更大的消耗戰。


共享充電寶:融資20億,風口正在銷聲匿跡


要不是王思聰與陳歐關於共享充電寶「吃翔」的打賭,共享充電寶很多人都不會有特別的關注。


即便如此,乘著共享經濟東風的共享充電寶也融資達20億元。去年,該行業還一度創造了「40天達成12億元融資」的商業奇蹟。


DSC0008.jpg

而實際上,去年上半年開始,共享充電寶就開始洗牌。偽需求、不符合手機發展趨勢、行業混亂,共享充電寶盡管還有的在強撐,它甚至不可能有一個如共享單車一樣的未來。

B DSC0009.jpg


據媒體報導,剛剛到去年底,樂電、小寶充電、泡泡充電、創電、放電科技、PP充電、河馬充電等7家企業,均已走到項目清算階段。


共享雨傘、共享睡眠倉、共享紙巾,幾乎淪為笑談


對於共享雨傘,人們最深刻的記憶應該是共享雨傘成為了一門變相買傘的生意。


流傳在網路上的笑話是這樣說的:


繁華路段,最近出現了一批共享雨傘,共計3萬把,押金19元,半小時收費0.5元。可投放沒幾天,雨傘就全部被人拿回家!這將是一段經典的行銷案例,必將載入中國銷售史冊!最主要的這還是無人銷售。


DSC00010.jpg


去年下半年開始,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出現了「共享睡眠艙」服務,半小時6元,裡面有恒溫空調、小風扇、Wi-Fi、插座等設備。但因安全隱患和治安隱患等因素,共享睡眠倉幾乎都已經被公安部門叫停。


就連衣服也都打起了共享的概念。盡管有報導,有共享衣櫥的公司做得風生水起。真的是格局限制了我的想像,真不知道什麼樣的用戶,是要靠租衣過日子的。


即便她們會租一陣子,這個生意燒錢和盈利的問題,恐怕也是個大難題。


DSC00011.jpg


去年11月,號稱融資了8000萬的多啦衣夢共享租衣APP顯示無法正常經營,頁面呈空白狀態。


面對退錢要求,多啦衣夢拋出一句話:「要錢沒有,用衣服來抵。」其失敗根源,無非是用戶對共享租衣的需求並不剛性、盈利模式不清晰、服裝和快遞等成本巨大。


接下來,甚至還出現了共享電腦、共享手機......共享幾乎成為了各行各業的一劑「春藥」,短暫的激情過後,必然是萎靡不振甚至一敗塗地。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100EC.CN)發布《2017年度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2月,共有190家共享經濟平台獲得1159.56億元投資。


該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師陳禮騰認為,2017年共享經濟行業存三大痛點:一是行業同質化現象嚴重缺乏創新。二是商業模式不清晰。三是資源掌控能力不足。


同時,該研究報告還指出,2017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規模約為52850億元。


但是,無論共享經濟領域湧入了多少投資、市場規模有多大,擺在我們面前的恐怕還是:看似大而美的市場,能夠有效的整合成清晰的商業模式嗎?能夠帶來一個個行業真正的繁榮嘛?


到今天,我們看到的卻只是:投進去1000多個億,最好不過一個滴滴,以及只能委身巨頭的摩拜、ofo及哈羅們。


如果要說,我們的共享經濟,除了發明了一種新的搶奪市場方法論外,很難找不到它們給中國的科技、社會帶來了怎樣的創新和改進。


DSC00012.jpg


有這麼一個笑話,大概能夠表達此刻我內心最想說的話:


中國受過極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們,聚焦在被稱為「創業導師」的中年男人們周圍,一起徹夜不休地燃燒生命,只為在一輪又一輪如何送菜送飯、洗車洗腳、美容美甲、搭訕艷遇、借高利貸、聯結窗簾和電冰箱的挑戰賽中博出更好的名次,然後擊鼓傳花,快速傳給下一棒......


大西洋和太平洋彼岸很多巨頭公司的創始人,他們在骨子裡並不是商人,而是geek。熱衷於創造新奇的事務,熱衷於解決難題,熱衷於在某個極細分的產品上把質量和性能或功能做到極致,這是geek的天性......


科技,在這一刻,非常殘忍的拉開了國與國之間的差距。


QQ20180509-124543_meitu_1.jpg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