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i黑馬(微信id:iheima)


作者:常皓靖


DSC0000.jpg


「如果讓你選擇,你會選大城市的一張床還是小城市的一套房?」


這是個老生常談,卻隔段時間就猝不及防地火一次的話題。


等等,在你回答這個來自靈魂的拷問前,先了解一下這份《2000年中國各地人口淨流入流出示意圖》。


圖的作者風雪祁連,用每個縣的常住人口除以當地戶籍人口再減去100%,來顯示大陸每個縣區的人口淨流入流出。


DSC0001.jpg

▲綠色框住部分為貴州大致區域。紅色為流入,藍色為流出,深色為流入流出率高,淡色為流入流出率低。


果不其然,GDP近年一直在倒數第5、6名徘徊的貴州(排名更靠後的是西藏、寧夏等),成了人口淨流出率最高的省份之一。


前幾年播出的《變形記》中,經常會有十幾歲皮膚黝黑的貴州農村留守少年,獨自一人砍柴燒水做飯,問他們爸媽呢?肯定是去廣東打工了……


事實上也是如此。


據統計,截止至2015年6月,跨省流出的580萬人中,近7成去了廣東和浙江。


「天無三日晴、地無三裡平,人無三文銀」這句形容貴州的古語,或是當地人背井離鄉打工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近幾年,曾北漂20餘年、時任貴陽市委書記的陳剛,總是公開極力呼籲大數據人才來做「貴漂」。


他表示,他在北京執政時發現房租占到北漂薪水支出的1/3,精神可嘉但過得太苦,繼而不遺餘力地推介山美水美的貴州,並承諾凡是大數據頂尖人才來貴州發展的就獎勵10萬。


「不要嫌這10萬少,可以在貴州付個首付了,在北京連個廁所都買不了。」


大數據,是貴州從2013年設立的新方向。在省主管的規劃中,要「一年補短板,兩年不落後,三年要領先」。


而儲備大數據人才,是貴州發展大數據產業的關鍵步驟之一。


這是一個進擊的落後省份的故事——曾經的能源大省,欲憑借「大數據」這個時髦概念,轉變經濟結構,摘掉全國落後的帽子。


它的想法萌芽、困難阻撓、推進過程,或可以對你我有所啟發。


兩個影響貴州歷史進程的大事件


在原始時期,貴州山多、石多、洞多,適合原始人生產和生活,但到了農耕時代,優勢變劣勢,貴州因無肥沃的土地和無便利的灌溉條件,在原始時代積累的優勢漸漸不再,成了只有貪官污吏才發配去的苦寒之地。


DSC0002.jpg

▲電視劇《瑯琊榜》裡,謝玉要被發配到黔地


一直以來,由於沿海、交通便利等原因,大陸東部發展速度高於西部。而在新中國成立後,大陸經濟史上有兩次大規模的人口和生產力的戰略西移,貴州便是受益地區之一。


1、三線建設時期(1965年-1978年)


20世紀60年代,中蘇關係不斷惡化,邊境武裝衝突不斷,勃列日涅夫上台後,更是咄咄逼近中國。那幾年又有美國侵略越南,且隨時準備北犯中國;中印武裝也衝突不斷…….


戰爭形勢,已經到了最嚴峻的時候。備戰也成為影響黨和國家政經戰略的最重要因素,三線建設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展開的。


所謂三線建設,是按大陸地理區域劃分的,沿海地區為一線,中部地區為二線,西南和西北地區為三線。


總的來說,彼時工廠大多集中於大城市和沿海地區,要把他們統統搬到靠山、隱蔽的三線去。在當時的主管人看來,加強後方建設可以增強戰備力量,即使敵人不進來,也可以當做建設內地的長遠考慮。


位於三線腹地的貴州是三線建設的重點省份之一。在此期間,川黔鐵路全線通車、貴昆鐵路交付營運,一大批現代化企業、科研和教學單位搬遷至貴州,更為重要的是,電子工業、國防科技工業得到了長足發展。


DSC0003.jpg

▲三線建設讓貴州工業得到了長足發展


在三線建設完成的1978年,貴州省工業總產值達到了41.27億元,工農業總產值中的比重也由1965年的37.1%升至59.1%。至此,工業成為貴州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


2、西部大開發(2000-今)


進入2000年,中國政府意識到,東西部發展差距在逐年拉大,有必要用東部的剩餘經濟發展能力,用以提高中西部地區的發展。


貴州是西部能源大省。資料顯示,21世紀初期,省內含煤面積占全省總面積的40%以上,相對集中於貴州西部的六盤水和畢節,所以素有「西南煤海」之稱;而水能是貴州僅次於煤炭的重要能源資源,水能和煤炭的雙優勢,讓貴州成為少有的可以用「水火互濟」發展電力的省區之一。


DSC0004.jpg

▲圖為貴州煤炭資源分布圖


「西部大開發」戰略中,貴州也自然而然地選擇了以「西電東送」和資源轉化為重點。


不可否認的是,西部大開發初衷是好的,也確實讓貴州的GDP邁上了一個新台階。


然而,西氣東輸、西電東送、西煤東送等工程,猶如抽水機,將貴州的優勢資源全都抽走了,讓本是能源大省的貴州,在2011年左右,面臨資源枯竭危機。


DSC0005.jpg

DSC0006.jpg

DSC0007.jpg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制圖:i黑馬


不僅如此,環境與發展的矛盾也在加劇。數據顯示,2008年,西部萬元GDP能耗為2.02噸標準煤,比全國平均水平高出83.6%。


當然,這和西部省份本身也不無關係。貴州經濟本就是靠資源拉動,采掘和原料加工業比重較高,鏈條短,利用率低,且發展模式過於粗放。若不及時調整,很可能走像東三省一樣「因煤而興,又因煤而衰」的老路。


這就給貴州的主政者出了個難題:既要保護好老祖宗留下的綠水青山,又要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貴州的經濟到底應該何去何從?


為什麼要發展大數據?


看到這裡,很多人或許會有這樣的疑問:這麼高端的產業,和這麼落後的貴州,能有什麼關係?


i黑馬(ID:iheima)試圖從兩方面分析貴州發展大數據產業的原因:


1、先說為什麼只能發展大數據


如前文所述,若想不走東三省的老路,貴州的發展必須擺脫原有資源的依賴,重化工業自然不在此列。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農業和旅遊業。


貴州地處雲貴高原,全省地貌可概括分為高原山地、丘陵和盆地三種基本類型,其中92.5%的面積為山地和丘陵。在這種地理條件下,幾乎不可能進行規模化和機械化種植。


而且,貴州和廣西、雲南一樣,喀斯特地貌廣布。


喀斯特地貌,又稱巖溶地貌,只有滿足了地表附近有節理髮育的致密石灰巖、中等到較大的降雨量、地下水循環暢通這三個條件,才能促使喀斯特發育。其地表崎嶇、耕地面積小,土層薄、土壤肥力弱,且地表容易缺水,不利於農業生產。


DSC0008.jpg

▲圖為貴州的喀斯特地貌 來源:視覺中國


目前,貴州的糧食作物以水稻、小麥、薯類為主,糧食作物中煙草、茶葉更為常見。早前,當地曾有過「要想富得快,烤煙加油菜」的說法。


旅遊是貴州的經濟支柱之一。截至2017年底,貴州共有71個風景名勝景區。在剛過去的五一,貴州收入133.46億元。不過,旅遊業受經濟波動比較大,GDP還是需要其他產業的支撐。


DSC0009.jpg

▲圖為2018年全國各省市五一旅遊收入前十名


2、再說為什麼適合發展大數據


①天氣涼爽,耗電量低


數據存儲成本中,有近50%是耗電,這其中又包括兩部分,一是本身機櫃的耗電,可以靠技術革新來解決,二是空調的耗電。空調耗電量與室外溫差有關,溫差越大,耗電量越大,反之亦然。


由此可以推斷,天氣涼爽有利於降低空調耗電量。


而貴州屬於亞熱帶季風氣候,地處北緯24°~29°,平均海拔1100米,平均氣溫14℃~16℃,夏季平均氣溫只有22.5℃,相較其他省份,氣溫低得多。


另外,如上文所述,有著豐富的煤炭和電力資源的貴州,本就是全國電價最低的省份之一。


DSC00010.jpg

▲圖為各省電價圖,年份不詳


②安全


貴州不在主要地震帶上,發生破壞性地震的概率極低。而且,20世紀以來,大陸共發生800餘次6級以上的地震,但貴州均在名單之外。


DSC00011.jpg

▲圖為國內主要地震帶分布


另一方面是電的安全。貴州電網屬於南方電網體系,獨立於國家電網之外,即便其他省份發生電網癱瘓事件,貴州也不會受到影響。


③空氣潔淨


貴州空氣很乾淨,以貴州省會貴陽為例,2018年3月份,空氣質量達標率達到了100%。對於需要潔淨空氣的大數據存儲而言,好處在於不需要一層一層地過濾了。


貴州大數據的四個發展階段


孟慶國所著的《雲上貴州》一書,以主管小組四次會議的召開作為時間節點,將貴州大數據的發展分為探索初創期、紮實推進期、創新引領期。


i黑馬(ID:iheima)在此基礎上,根據自己的理解,將其分為四個時期。


1、謀劃期(2013年8月-2014年5月)


事實上,貴州想要發展大數據純粹是巧合。2013年,移動、聯通、電信要在南方建數據存儲中心時,選擇了貴州,貴州便想順勢推出大數據的名片。


彼時,若是提起貴州要發展大數據,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很可能是,這不會是玩票吧?2013年8月,時任貴陽市委書記的陳剛,找到柳傳志表達了貴州要發展大數據的想法,不出意外地被潑了盆冷水,「這麼高端的產業,和這麼落後的貴陽,能有什麼關係?」


不過,他人的不看好沒影響到貴州主管班子的決策,反而,讓他們加快了步伐,有了一系列動作。


2013年底,貴州兩會期間,貴州以省的名義在京舉辦大數據產業招商會。


2014年2月,印發了兩個相關文件。


2014年3月,貴州•北京大數據產業發展推介會在京舉行,時任貴州省省長的陳敏爾親自推介。


14年5月,貴州省大數據產業發展主管小組成立。


2、探索期(2014年6月-2015年2月)


貴州正式發展大數據的標誌是2014年6月第一次小組會議召開,會議闡明了把發展大數據產業作為貴州省戰略選擇的原因。此外,會議還明確了大數據產業的三個關鍵問題:數據從哪裡來,數據放在哪裡、誰來應用數據。


這一時期,不管是引導各部門遷雲至「雲上貴州」,還是為招商引資而辦的各種推介會,都是以政府為主導的——政府搭台唱戲、築巢引鳳。


在此期間,貴州大數據產業的發展,還停留在數據存儲、加工上,但這些只是一味利用貴州氣候優勢,消耗水電資源,根本沒法讓大數據應用在貴州落地生根。


3、推進期 (2015年3月-2015年6月)


2015年3月,主管小組在召開的第二次會議上首提「注重大數據開發應用」後,由此,貴州的發展重心也開始從「基礎設施建設」向「應用開發」轉變。


2014年8月,貴安大數據產業發展聚集區開始建設;


2014年9月,大數據商業模式大賽開賽;


2015年6月,數博會舉辦,馬雲、馬化騰、周鴻禕、郭台銘等人到場。


期間,馬雲的那句「如果大家錯過了三十年前廣州、浙江的機遇,今天一定不能錯過貴州」,成為了日後主管班子推介貴州的最好話術。


同月,習大大考察貴州後,感嘆道,「貴州發展大數據確實有道理。」


DSC00012.jpg

▲圖為馬雲在數博會


與此同時,貴州還開始強化培育市場主體的重要性。


在2015年6月召開的第三次主管小組會議上,強調了要為產業業態和為應用商創造良好環境。雲上貴州就是政府主導、市場化運作的典型代表。


具體來說,是政府搭建好基礎設施層、系統平台層後,將雲應用平台層、增值服務層、配套端產品層進行市場化經營。


4、創新期(2015年7月-今)


2015年7月,大數據產業發展主管小組第四次會議。此時,主管小組考慮的問題更進一步——如何建立一個全新的大數據產業鏈和完整的大數據生態系統?


會議明確提出要開始探究大數據產業信息重要發展業態,包括三類:


一是大數據核心產業(大數據存儲、大數據加工等);


二是大數據關聯產業(智能終端、集成電路等);


三是大數據延伸產業(智慧健康、智慧旅遊、智慧能源等)。


值得一提是,2018年2月,中國內地的iCloud轉由雲上貴州經營。


這被外界看作是繼吸引微軟、高通、富士康、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之後,貴州「蝴蝶效應」慢慢顯現的標誌。


甚至有專家預測,僅iCloud這一項業務,將為貴州每年帶來10億美元以上的穩定收入。

DSC00013.jpg

▲圖為iCloud服務轉由貴州經營


貴州大數據產業崛起的殺手鐧


事實上,當大數據的概念橫空出世時,不僅是只有貴州看到了這一時代性機遇。而貴州能從中脫穎而出,究竟做對了什麼?


1、後發先行


需要把這四個字拆分來看,一個是「後發」,一個是「先行」。


先解釋下「後發」的經濟學含義。「後發優勢」最早由美國經濟史學家亞歷山大格•申克龍所提出,是相對於「先發優勢」而言的一個概念。


其核心觀點是,一個國家和地區經濟結構變遷的可能性,相當大程度上取決於其技術變遷的可能性。後發地區的技術進步可以依靠引進,而非發明創新。這樣的好處,一是降低風險和成本,二是加速技術變遷和經濟發展。


再回過頭來看貴州的發展,就是發揮了後發優勢。


與北京等發達地區相比,貴州沒有歷史包袱,也沒有其他產業的負擔,反而能更好地按下加速鍵。


若要發揮後發優勢,需要積極引入先發地區的經驗。貴州主管班子曾去到美國矽谷、印度班加羅爾學習。


之所以是重點學習這兩個城市,是因為貴州和這兩個城市有很多類似之處。


以班加羅爾為例:19世紀以前,班加羅爾只是一座泥磚壘成的要塞,英國殖民者只是因為這個德幹高原上的城市天氣涼爽,便把兵營搬了過去,並在此建立印度的軍事工業體系。


之後,科研院所和人才也相繼被吸引過來,產業鏈條就這樣一環環連接起來。


20世紀70年代,班加羅爾的電子信息產業開始起飛,及至2006年,班加羅爾的信息工業產值已占印度的33%以上,更是獲得了「印度矽谷」的美譽。


DSC00014.jpg

▲圖為班加羅爾的位置示意圖


一言以蔽之,班加羅爾初期憑借良好的氣候和資源優勢發展起來,而後又能從資源和氣候優勢中跳脫出來,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創新中心。這對貴州有著極強的借鑒意義。


再看「先行」。投資人們喜歡用「Timing」解釋為什麼投一個賽道,對於大數據的發展也是如此。


在時任貴陽市委書記的陳剛看來,「先行」包括兩個方面,


一是每個省份都處在同一起跑線上,「大數據沒有絕對的權威和規則,貴州去探索,可能就是領先者。」;


二是發展的時間卡的正好,「早五年貴州發展大數據沒有機會,晚五年可能就錯過了這個機遇。」


2、主管小組的推動及容錯環境


2014年6月,貴州省成立了大數據產業發展主管小組,組長為時任省委副書記、省長陳敏爾,常務副組長為省委常委、貴安新區黨工委書記秦如培,貴陽市委書記陳剛和分管副省長王江平任副組長,省直相關單位主要負責同志任組員。


在主管小組的推動下,貴州從上到下普及大數據,要求各級幹部學習大數據知識,並且每年組織考試,成績會作為評職稱的重要參考標準之一。2014年,開始向省一級主管普及大數據知識,2015年到了廳局級,2016年處級,2017年科級……


在第一次主管小組會議上,確立了強調要以「摸著石頭過河」的態度和「釘釘子」的精神推進工作,允許先行先試、寬容失敗。


大數據是新事物,無經驗可遵循。正是這種容錯環境,讓政府官員勇於嘗試,而不是故步自封、只一味地追求政績。


3、頂層設計


如前文所述,貴州並不滿足於只做數據存儲中心,而是做到了從數據存儲到開發應用的逐步跨越,這為貴州產業轉型打下了基礎。


與此同時,貴州也逐漸完成了從政府主導到市場積極參與的轉變,這是讓創新充滿活力的重要保證。


而且,貴州發展大數據是組合拳的打法,i黑馬(ID:iheima)將其總結為:賽+會+展,來招商、吸引項目落地。

其中,「賽」指的是大數據商業模式大賽。


首屆大賽歷時7個多月,貴州通過開放脫敏的政府數據、設置專項獎金、優秀項目投資等方式,吸引了8000餘個項目參賽。而貴州也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引進優秀的項目落地。此外,匯集的創意也可以直接應用到社會治理中。


「會」指的是數博會。數博會的籌備期長達幾個月,會前幾個月會先召開新聞記者會,然後去北京等城市招商預熱,以保證數博會期間的效果。


貴州出現過兩次招商引資高峰,一次是有時任省長陳敏爾親自參與的貴州•北京大數據推介會,而另一次,就是在2015年的首屆數博會之後。


「展」指的是大數據峰會。2015年,首屆貴陽大數據峰會與數博會同步舉辦,政府主管、專家、創始人共話大數據的難點、發展方向等。


更為重要的是,貴州主管班子發展思路清晰,十分明確他們之所以發展大數據,要圍繞解決「數據從哪裡來,數據放在哪裡,數據如何應用」三個問題展開。


要堅持「數據是資源,應用是核心,產業是目的,安全是保障「的核心理念,並要努力完成「一年補短板,兩年不落後,三年要領先」的總體要求,而且,基本要求及細枝末節的事情都會以立法的形式確立下來。


貴州的短板是什麼,怎麼補?


1、區位優勢不明顯


地處中國西南的貴州,區位優勢並不明顯,距離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物理空間上較遠。並且,貴州在交通上也不占優勢。不過,在一定程度上說,區位劣勢是「天注定」的事情,這點是無解的。

DSC00015.jpg

▲黑色部分為貴州


對於貴州來說,只能像班加羅爾等城市一樣,靠產業集聚效應等更強的優勢,來淡化區位劣勢。


2、人才短缺


貴州起初要發展大數據時,最被詬病就是人才問題。


誠然,相較於其他省份,貴州的高等教育確實落後了一些,本地只有有貴州大學這一個211大學。


人才方面,貴州現在是兩條腿走路:


一來,貴州當地可以提供基礎性的服務型人才,比如大數據前端的呼叫中心產業,門檻低(只需要會說普通話和操作電腦即可),已吸納了上萬當地人就業。


二來,種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通過創造良好的環境來吸引高端的人才。但是,大數據人才本就短缺,貴州提供的10萬元激勵政策,真的能吸引來人才嗎?


尾聲


從數據上看,貴州的大數據產業發展確實如火如荼。2014年,貴州大數據信息產業做到規模總量1460億元,其中貴陽超660億元。2016年,貴州的大數據相關產業增加了93.38億元,增長66.6%。


不過,如果非要說大數據是貴州的名片,也還談不上。召開遵義會議的遵義,以及下轄的茅台鎮釀造的國酒,恐怕還是更有名些。


道路正確,卻依舊任重而道遠。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