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0.jpg


「600多個日與夜後,我告別了渣渣輝、My Little Airport與何藩照片中的香港,帶著她的雀斑來到你面前。」


本文來源:網易新聞-人間工作室-看客專欄(微信id:pic163)


攝影:王申


編輯:胡令


1

2016年4月,我買了一張從北京西到九龍的車票,在飛馳的京九線上,用24小時走完2000公里的山川與河流。


不同於以往的出差,這次的遠行沒有回程。


即將遷居香港的我,懷揣著對未知旅途的興奮與不安,一路向南。


之後的兩年間,我以一位異鄉人的身份,慢慢靠近這座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拍下這些再日常不過的照片。


它們可能是雙層巴士上層偶然瞥見的某個畫面,也可能是下午四點鐘中環某束不可描述的陽光。但更多的,是上下班途中的隨手拾遺,沒有主題,也毫無準備。


600多個日與夜後,我告別了渣渣輝、My Little Airport與何藩照片中的香港,帶著她的雀斑來到你面前。


2


這是一個遊客無法感知的香港:不艷麗但氣質自成,不矯情但務實高效。


每天搭乘天星小輪上班,絕不僅是出於「文藝」,而是可以省出7.3元的過海公車費。


樓下目光所及處,就有琳瑯的士多、餐廳、私家診所與說著「歡迎光臨」的7-11便利店;步行3分鐘以內,必有能滿足出行需求的巴士或港鐵站。


香港人在去年超過日本成為全球最長壽的地方,這得益於健全的醫療體系和政府龐大的醫療補貼。當然私人醫療體系也同樣重要,占據香港約一半的市場。相對高昂的收費背後,是快速優質的服務,市民可根據病情和財力自行斟酌。


誰也無法否認,香港是一座人人便利的城市,而便捷高效的背後是嚴苛到發絲的法律法規。


你無法忽視那些街頭巷尾寫著「高額罰款」和「xxx即屬違法」的警告,不親切卻十分有效。


雙層巴士的二層不光有風景,還有一排留予老弱病殘的愛心專座,隨時等候需要它的人。


扶手電梯上,無論長者或少年,都默契地空出左邊的通道,留給陌生的趕路人。


以及港人是出了名的愛排隊。據說這是源於1953年的那場石硤尾大火,井井有條通向水源與物資的隊列,讓5萬多個無家可歸的災民迅速找回了生活的體面。


3


《變形金剛4》的取景令香港的天空出了名,位於港島鰂魚湧的五棟60年代大廈,圍出了一部真實的港人奮鬥史。


屋廈雖破舊,此間的居民卻有著令人意想不到的「美麗」。這是香港引以為傲的地方,它藏在街角巷膠的最最深處,藏在一絲不茍的男士髮膠和女士腮紅裡——它的名字叫「尊嚴」。


如果你也著迷於香港的雀斑,那你也讀懂了我的照片。


DSC0001.jpg

▲灣仔碼頭,彩虹從海面升起。這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必經之路。上班前假如在這兒吃上一碗皮薄餡靚的灣仔碼頭水餃,那麼人生也不過如此

DSC0002.jpg

西貢外海,青年男女乘船前往東平洲國家地質公園。這座離島緊挨著深圳大鵬灣,從馬料水碼頭啟程90分鐘後才能抵達。這裡沒有香港手機信號,取而代之的是「中國移動」或者「中國聯通」

DSC0003.jpg

市民乘坐百年歷史的天星小輪上渡海。香港是一座中西合璧,傳統和現代兼容的城市。每一個人在自己的軌跡上有序前行,互不干擾

DSC0004.jpg

港島南區的赤柱,戀人在岸邊相擁。赤柱不光有監獄,更有著迷人的海岸線

DSC0005.jpg

尖沙咀碼頭,鴿子在碼頭公共交通交匯處聚集

DSC0006.jpg

尖沙咀碼頭,市民排隊乘坐公車

DSC0007.jpg

午後的中環半山,「港式光線」打在路人的臉上。每當看到這樣的光線,我便愈發懷念何藩的那個年代

DSC0008.jpg

中環,穿著長衫校服的女學生站在路邊。如今香港仍有十幾家學校以長衫作為校服

DSC0009.jpg

灣仔,午後的陽光打在雙層巴士和紅色計程車上

DSC00010.jpg

中環的孩童

DSC00011.jpg

尖沙咀誠品書店,人們在夕陽下讀書

DSC00012.jpg

香港屯門黃金海岸酒店,遊客在泳池旁曬著初冬的陽光

DSC00013.jpg

購物者在海港城穿梭。海港城是香港最大的購物中心及奢侈品集中地,擁有約50間餐館、1間大型電影院、3間酒店及450間零售商店。香港實體零售業受網路購物衝擊較少,人們更願意出門逛街

DSC00014.jpg

香港新界靠近羅湖關口的地方。對岸的深圳高樓崛起,而香港這邊仍舊保留原始景象。邊界對我來說,總是充滿了儀式感

DSC00015.jpg

新界元朗,市民在公共遊樂場打乒乓球。這裡看起來像極了我的家鄉


沒踏足過油麻地,你也許只能看見一個「假」的香港。


這裡是香港最難以說清道明的一片「小王國」,混亂如麻,油膩滿滿。


然而逼仄的巷道與錯雜的廣告牌下,卻藏著最真切的港式日常,以及無數個一念才滅一念又起的無明。


DSC00016.jpg

老人跨過彌敦道

DSC00017.jpg

麻地廟街,女子在街頭等待「生意」


DSC00018.jpg

油麻地,一家酒店玻璃上的影像

DSC00019.jpg

油麻地,一家商鋪的廣告牌映襯出老舊的居民樓

DSC00020.jpg

油麻地,食客在享用香港傳統甜水

DSC00021.jpg

午後雨後初晴光線描繪中的廟街

DSC00022.jpg

油麻地,等車的年輕人看著手機

DSC00023.jpg

油麻地,人們在五光十色的廣告燈箱下等公車

DSC00024.jpg

油麻地,暴雨下的紅色小巴車。紅色小巴車在當地被稱為「紅VAN」,由私人營運,以速度快,無固定路線和司機脾氣「火辣」而著稱。一部《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電影,用科幻的手法描繪了這種神奇的交通工具

DSC00025.jpg

油麻地果欄,市場中的一只貓

DSC00026.jpg

油麻地,廟街夜市

DSC00027.jpg

港島鰂魚湧於60年代建成的五棟大廈,為了能夠最大限度地用來居住,犧牲了公共空間和陽光,也造就了香港獨有的一線天


QQ20180529-135941.jpg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