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0.jpg

在孫嶺峰的棒球基地,孩子們正在訓練。受訪者供圖


「憑什麼孩子家裡窮,就必須一輩子比別人矮一頭?」孫嶺峰說。


他希望能將孩子們打造成一支頂級棒球隊,或者至少,把他們培養為不卑不亢、能適應主流社會的人。


本文來源:剝洋蔥people(微信id:boyangcongpeople)、新京報


記者:張艷東


他們是一群6到11歲的男孩子,有的父親去世,母親不知去向,輾轉於親戚間過活;


有的出生於單親家庭,父親在監獄裡服刑;有的監護人尚在人世,但遭遇事故致一級傷殘,喪失勞力能力……


他們從河北、寧夏、西藏等地,來到北京市昌平區的一處占地20畝的民辦棒球基地,免費學習棒球和文化課程,盼望著能通過棒球改變人生。


現在,他們不僅有好的教育和生活,其中的4名孩子還代表國家棒球隊走出了國門,赴日本參加了比賽,並取得了「2017年小馬聯盟ECC杯」亞太區選拔成長組冠軍的成績。


基地負責人是前棒球國家隊隊長孫嶺峰。孫嶺峰在2009年退役後,擔任過江蘇棒球隊總教練、參與經營中國棒球聯賽,因為覺得「這些事情釋放不了我的能量」,於2016年元旦投身這項公益活動。


「給我十年時間,我一定能把這些山溝溝裡來的孩子,送進美國棒球職業大聯盟,這將是一件轟動世界棒球界的事。」孫嶺峰說。


DSC0001.jpg

▲棒球隊在比賽中奪冠。


「我就是要他們接受更好的教育。」


2015年12月,孫嶺峰第一次見到5歲的小雙時,他跟著在河北淶源打工的二伯生活。孫嶺峰照例想向監護人解釋棒球的發展。


「不用,我聽不懂,你就告訴我給孩子讀書、管吃住嗎?」


「管。」


「行,你接走吧。」


可小雙卻抱著柱子嚎啕大哭,哭喊著「二大爺你不要賣了我」,對孫嶺峰又咬又踹。小雙父親因病早逝,母親不知去向,小雙便跟隨大伯生活。孫嶺峰找到他時,大伯也已病故,小雙以為二伯要把他賣掉。


退役8年,孫嶺峰始終想在中國推廣棒球,嘗試過各種角色——江蘇省總教練、企業CEO,還舉辦了中斷數年的棒球聯賽。但是幾年下來,棒球在中國依然不溫不火。


「我要改善中國棒球的生態環境,終極目標是辦中國的棒球職業聯盟,但首先得讓更多人了解棒球」,這事顯然急不得,他的第一步計劃是從少兒培訓開始,可尷尬的是很難找到孩子,這項運動的確太小眾了。


恰巧,孫嶺峰曾給朋友幫忙,為幾個貧困家庭的孩子做過短期棒球培訓,他發現「這事兒不錯」。


2015年底,孫嶺峰牽頭搞起了強棒愛心棒球基地,為貧困兒童、「事實孤兒」免費做棒球培訓。


DSC0002.jpg

孫嶺峰帶領愛心棒球隊訓練。


現在基地裡的14個孩子都是慈善機構、地區教育局的重點幫扶對象,孫嶺峰通過這些機構來尋找適合打棒球的苗子。


只要符合家庭極度貧困、身體無疾病、7歲以上三個條件,並且能通過體能測試,孫嶺峰就會和對方監護人協商,把孩子領走。所謂適合,主要指身高和爆發力——沙包能丟多遠。


「打棒球本來就是中產階級運動,我就是要他們都接受更好的教育」,孫嶺峰說,這些孩子每人每年的培養成本5萬餘元,項目經營費用每年200萬。這些錢主要由孫嶺峰和他的幾名合夥人出,也得到了社會人士的捐助,昂貴的運動器材多是他憑以前的關係四處「討」來的。


第一批孩子剛來基地時,由於長期營養不良,有的孩子吃完高蛋白的食物,消化不了,肚子腫得像皮球一樣硬。牙齒和視力也發育不良。


「我就想著孩子們都缺乏營養,所以下了死命令,每餐必須得有肉」。


11月21日的午飯是羊肉湯、西紅柿雞蛋、地三鮮和魚香肉絲,主食有米飯和饅頭。


小雙捧著腦瓜頂大的碗裡,盛滿了羊肉和魚香肉絲,上面蓋了一個和碗差不多大的發面饅頭,怕饅頭掉下來,小雙抱著碗小心挪著步。「你說他那麼小個,吃這麼多都往哪裝?」廚師笑著說。


經過兩年的訓練,孩子的身體有了好轉。前幾天,孫嶺峰帶著孩子去體檢中心做檢查,醫生告訴他,孩子們的牙齒和骨骼都好了,身體素質在北京市平均標準以上。


DSC0003.jpg

學校離訓練基地步行只有五六分鐘的距離。


「學打棒球先學做人」


11月21日清晨7點,基地的「生活指導員」李姐,已經打掃好了庭院,落葉規整地堆積在楓樹地下的土坑裡。


孩子們6點鐘準時起床,一間宿舍三四個人在20分鐘內,要收拾好宿舍並完成洗漱,床單不能有褶皺,被子必須疊成豆腐塊,換完衣服後,還要再檢查一遍衣櫃確保整齊。沒收拾好,「孫教練會彈腦殼,特別疼。」


DSC0004.jpg

按照運動員管理條例的規定,被子要疊成豆腐塊、床單不能有褶皺。


吃過早飯後,孩子就像完成規定技術動作一樣,刷碗、擺凳子,然後依次到牆角背上書包,排隊上學。


孩子們來自五湖四海,孫嶺峰從2015年8月份開始,尋找官辦學校收留。但都被學校以「我們這裡沒有這樣的先例」拒絕。直到去年10月份,他輾轉找到南七家民辦小學才解決上學的問題。


南七家小學校長高常偉說,孩子被打散到各個班學習文化課,基地教育力量緊張,並且派了專門的老師每天到基地指導學習。「我也是個搞教育的,知道不容易,這點小事兒,能幫就幫」,一年7萬餘元的教學費用,也由學校負擔。


孩子們的時間都被嚴格規劃好,上午在學校學習,每天下午1點半開始訓練,5點半結束後總結會。6點半開始寫作業和復習,9點鐘上床準時睡覺。周末訓練強度增加到8小時。


「學打棒球先學做人」,11歲的小劍把孫嶺峰經常提起的這句話,抄寫在了《弟子規》的課本上。在他的腦袋裡,這句話指的是一個個具體的規則:在場上,看到地上有球棒和手套不能跨過去,必須繞著走,不能拿球棒指別人;穿著運動服行脫帽禮,沒穿也要鞠躬問好……


近代棒球發軔於英美,有「中產階級運動」之稱。作為團體運動,除了體魄和體育技術,棒球對運動員的判斷力、場上溝通、情緒管理和禮儀都有很高的要求,在日本和韓國,棒球被視作「培養年輕主管者」的活動而奉為國球。


「憑什麼孩子家裡窮,就必須一輩子比別人矮一頭?」孫嶺峰說,他希望能將孩子們打造成一支頂級棒球隊,或者至少,把他們培養為不卑不亢、能適應主流社會的人。


「孩子們出身貧苦,比同齡人更懂事,他們都明白,如果不是家裡實在不行,沒人願意送他們來。」孫嶺峰說,


「都聽話」。


DSC0005.jpg

39歲的孫嶺峰沒有孩子,在訓練基地裡「當爹又當媽」。


「帶出個棒球的姚明,就圓滿了」


下午1點半,氣溫4度,14個孩子脫下羽絨服,一邊換著短袖T恤一邊跑向訓練場,開始了4個小時的訓練。


練習項目是擊傳球,帶隊的是孫嶺峰的師傅,前國家隊教練張錦新。


DSC0006.jpg

張錦新不喜歡被人拍照,他說自己就是個教練,出名的事兒交給運動員就行。


張錦新擊出一個個高拋物線球。外場的球員接住後,傳給內場球員,再丟給接球手。


負責內場中樞位置的張超腿腳慢些,趙劍大聲喊著「往前迎球」。幾輪下來,速度沒有達到張錦新的預期。


他把隊員們叫到角落裡,「大寶(張超)你技術動作都是對的,但你的臂力最強,要給外場的同伴創造機會,多來回跑動接球,棒球成就別人就是成就自己。」


沒輪到上場的孩子也沒閒著,沒人指揮,四個人提著球棍到角落裡練習擊球。按照規定,每人每天要完成擊球200次。


68歲的張錦新去年臨近退休,還是想做棒球的事。這時,他的大弟子孫嶺峰幾次三番找到他,邀請他來愛心基地參觀,並軟磨硬泡地請他擔任總教練。


看過孩子,張錦新覺得至少有四個能進國家隊的苗子,「你什麼報酬也別給我,我再給你帶出個能打進美國大聯盟的世界冠軍,帶出個棒球的姚明,我就圓滿了」。


美國棒球職業聯盟在棒球界的地位,就像NBA之於籃球。其實早在2000年,張錦新弟子王超曾被美國球探發掘,進入西雅圖水手隊。


但幾年下來,最終仍沒拿到世界冠軍。張錦新說,這是他的「心病」。


DSC0007.jpg

基地裡最小的運動員李海鑫,只有7歲。


所幸,這群孩子讓張錦新看到了些希望。


2017年7月份,基地選拔出幾個孩子,赴日本參加2017年小馬聯盟ECC杯比賽,迎戰印度尼西亞隊、越南、香港和韓國隊。4局比賽贏了3場,並被組委會評為「亞太區選拔成長組冠軍隊」。


孫嶺峰最初給自己定的軍令狀是10年,但現在看起來,也許還要更久。總有些事超出他的預料。


基地的民非組織資質,從2015年開始他就在各個部門間周旋,但至今也沒能辦下來。今年10月份,他找到北京啟愛慈善基金會,成為掛靠在該基金下面的項目,這才解決了合法性的問題。


外界的質疑聲一直有,有些還來自他的朋友。「你丫有病吧?」「你是不是拿這些孩子賺錢?」


他總是一句話懟回去,「你先把這幫孩子養活了試試,再談賺錢的事。」


他說自己的耳朵被這些傳言磨出了繭子,「等這幫孩子長大了、優秀了,你們就知道我做這件事的價值,我就能救助更多的孩子,能收100個,絕不做99個。」


DSC0000.jpg


閱讀原文


>為什麼棒球在中國火不起來?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